鬼学 第十四章 鬼神、鬼神、鬼与神之间

鬼学 第十四章 鬼神、鬼神、鬼与神之间作者:打开基(我通过作者赞同转贴,本文作者具有著作权,非经赞同请勿私行转载、转贴、摘抄或任何方式之引证,改作)鬼学009以下是一篇前期写的相关文章,能够供给重要参阅;『————–其实,从原始「撒满教」的万物有灵论以来,我国传统道教以及风俗宗教中简直是把六合山川、树石花草、碗筷桌椅、床灶门梁全都封了神,特别是在一般风俗宗教之中,其间不乏因拉拢奉承而被「神化」的鬼魅精灵、魑魅魍魉,也有本来神格就不高的,如社神(土地公)、灶神以及神祇周围的兵将(阴兵阴将),乃至所以本来毫无神格的孤魂野鬼,而在风俗宗教中,极多分明扛着正神招牌的,往往又仅仅仅略有鬼通的孤魂野鬼在那儿装神弄鬼、恃势凌人而巳,在此附录清朝大文人袁枚在其笔记小说「子不语」一书中所载的一则故事;篇名叫做:「成神不用贤人」﹕「有位叫李海仲的秀才,为了前住京师参与秋试,从姑苏雇船北上,到淮上时,俄然来了一位旧时姓王的街坊要求搭个便船,李海仲容许了,可是到了晚间,这位姓王的街坊理解的表明自己不是人而是鬼,此去是为了向一位在京帅刑部任职的汪或人索债,由于这位汪或人是李海仲的亲属,李海仲闻言大惊,只需好言相劝,企图居中化解……」姓王的鬼魂总算赞同只需汪某肯还钱,必不损伤他的性命,一人一鬼来到京城之后,由于鬼魂作怪,汪某突得疯病,终由李海仲居中调停,汪家还了债,鬼魂才放过他……李海仲毕竟没考中,一人一鬼又同船回江南,鬼在船上时,全部饮食,只闻一闻而不吞食,但热的食物被他一闻当即变冷……船行至宿迁(江苏省北部的小城)时,鬼魂说﹕「某村唱戏,咱们无妨一同去欣赏!」李海仲容许了,一人一鬼在戏台下看了几出戏,鬼魂俄然不见了,只听到邻近俄然传来飞砂走石之声,李海仲只好一个人单独回到船上……黄昏之时,鬼魂居然穿了富丽的官服回来跟他说﹕「我不跟你回去了,我要留在此地做关帝了!」李海仲大吃一惊地问他﹕「你怎样敢做关帝?」鬼魂笑着答说﹕「世上观音关帝,皆鬼假充。村中唱戏是为向村中关庙中的关帝还愿,那位在村中假充关帝,承受乡民牲礼香火供奉的孤魂野鬼,比我更无赖,连我见了他都很气愤,所以和他打架了一场,打败了他又把他赶走了,方才你没听见飞砂走石之声吗?那正是我在和他打架啊……」最终,姓王的鬼魂就这样留在村中,替代本来那个无赖鬼持续假充关帝承受乡民的供奉,而李海仲则一人返乡,并且替他把索债要回来的钱带给了他的妻子。 」尽管这仅仅一则笔记小说中的故事,可是在这则故事中泄漏的一个重要的消息……在几百年前,我国有常识的文人现已了解到风俗宗教中「鬼」和「神」之间的微妙联系,简略的说,就是容或六合间的确有神,可是,那也绝不是一般人在神坛古刹中祭拜的那些木雕泥塑的偶像,那些大大小小的偶像,时代或新或旧,雕工有精有粗,造形名号虽各自不同,可是附身其上的却未必都是正神,而大多是一些孤魂野鬼冒充的,当然这些孤魂野鬼未必都是无赖的恶鬼,可是,只怕却是占了其间的大多数。那么,相同的问题;在台湾各地,所谓的「通灵人」不计其数,他们所通的「灵」又是什么呢?是「正神」或许仅仅「孤魂野鬼」呢?是祂们?他们?仍是『它们』呢?一切三六九等的「通灵人」;他们自己知道吗?而一般社会群众又有多少人能够清楚的分辩呢? 』——————————–——————————–假如在几百年前的常识份子现已有这样的认知,而几百年后的咱们却关于所谓的「鬼神」如此这般的懵懂无知,乃至是愚蠢的「非其鬼而祭之」,那就真的是愧对先人和古圣先贤了;咱们应该更深化的讨论和思辨,更清晰的认知到:那些神坛古刹中供奉的都是「鬼」罢了,并且绝大部分都是狡猾的无赖鬼!附录:也是前期的一篇文章,供给参阅:雷公专打好人!不论是在民智未开的神权时代,或许是今日科学日渐发达的太空时代,包含我国人及不少的亚洲民族,依然有着「雷公打坏人」的传统观念;假如一个人俄然遭到雷殛而死,绝大多数人即便表面上以为纯属天然的意外,可是恐怕在内心里多少也会有些疑问这个人是不是暗地里做了什么亏心事?尽管不为人知,可是「老天有眼,明察秋毫」或许说是「法网难逃,疏而不漏」,所以一个人必定是做了什么罪孽深重、天理不容的坏事,上干天怒,玉皇大帝才会派雷公电母将他殛死。乃至于,人们也大多信任不孝或许忤逆爸爸妈妈的人,会被雷公打死!平白遭遢食物的人会被雷公打死。可是,这恐怕还真的是千古奇冤呢?由于古早的且不去说,以近代的一些雷殛事情而言;一般绝大多数都是在平整的原野、海上或许高山顶上,很少是在屋子里被雷殛死或殛伤。那么在雷雨交加的时分,终究那些人比较简略待在原野、海上或许高山顶上呢?除了少量爬山、玩帆船冲浪或许打高尔夫球的户外活动者,或许把帐蓬搭在大树下的白痴,绝大多数会冒着雷雨还待在户外的必定是勤勉的农民,待在海上必定是为了讨海过活的渔夫,而待在高山顶上的可能是开荒者、采矿者乃至森林巡逻员等等,试问这些人莫非个个都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的坏蛋吗?其实,假如反过来看;那些暴徒坏蛋、流氓无赖,他们会在雷电交加的时间,勤勉的在田里耕耘或许在山顶开荒,又或许为了捕鱼而在海上和大浪奋斗吗?当然不会,这种雷电交加的时间,他们假如不是正在赌场中呼么喝陆,就是在酒廊里饮酒作乐玩女性,或许正在暗室中密议怎么杀人、掠夺、劫持、勒索………或许有些正在装有避雷针的中山楼或中央及当地议会中开会、自肥、骂三字经………至于忤逆不孝之人一般是绝不愿努力作业以事双亲的,不是好逸恶劳就是狂嫖滥赌的人渣废物,相同的,在雷电交加之际,又怎样可能在户外勤劳的作业而不愿停歇呢?而农民大多是节省惜物的,只需那种暴徒恶棍才会酒池肉林的在那儿遭遢食物。所以,看来那些罪大恶极的暴徒和忤逆不孝的这两种人明显不是雷公电母的目标,被雷打到的反而简直九成九是倒运的「好人」,所以简略而清晰的结论是:并没有雷公。假如有雷公,他非但不是正直无私,反而是专门庇护坏人专打好人的恶魔。假如你是坏人,用不着怕雷公,假如你是好人,打雷的时分最好先躲在安全的当地。假如雷公专打坏人,自古以来就不需求捕快和差人了。所以可见得并没有雷公!仅有的破例是;雷也会打到白痴,就是那种打雷时站在大树下躲雨的。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