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异

这个故事是老婆讲的。她的老家在山西介休,这个当地的姓名来历就非常怪异。介休,应该解为:介子推休眠之所之意,讲的是战国时期晋文公重耳的一个家臣叫介子推,具有过与晋文公一同避祸的资格,就是在重耳快要饿死的时分,割了自己大腿上的肉给重耳献了一碗肉汤的那位。后来,重耳当上了晋文公,却忘了封赏介子推,介子推就和母亲一同上了绵山——你丫不给我还不要了。晋文公想起来后去找他,没找着。也不知道是哪个二货出了个主见:用火烧,他就出来了。重耳也是个二逼,还真的用火烧了,所以介子推就和母亲一同抱树而亡,死个球的了。后来晋文公命令:清明节的前一天各家各户不能生火煮饭,以留念介子推,名其曰:寒食节。把绵山周围50里封为介子推的封地,所以就叫介休了。你丫早干嘛去了,人都死了还封个球啊?!这个当地有个传说:蛇是不能打的,打了是会报复你的,即便是把蛇剁成几截儿,蛇也能自己接起来,依然可以活着。老婆的小学同学,应该是高几届的,有一个傻斗胆儿,没有他不敢干的,逮了条蛇,非要验证蛇是不是会自己接起来,就把蛇用铁锹铲断,断成了四截儿,然后就调查着这条蛇,等着蛇自己接起来,引得一群小孩子在旁边看,又猎奇,又惧怕,不敢接近,还想看看。上课铃响了,都跑去上课了,下课今后,都跑回来看,还真的看见那条蛇把自己接起来了,断的当地还没有长好,还能看出断的痕迹。看过的人都感觉非常惊讶,还真的能长上啊!老婆是亲眼见过的。别的有一次,这个傻斗胆儿把段成5截儿的蛇钉在墙上,每一段都脱离一段距离,相互之间够不着。蛇还在墙上弯弯曲曲地在动,寻觅自己的身体联接。老婆是亲眼见过的。后边的工作就不知道了,老婆没说,我总觉得这小子的预后欠佳。介休还有一个关于蛇的工作:1976年是一个大凶之年,中心三巨子一年之内全都升天还不算,7月28日唐山大地震,40万人跟着殉葬,几乎快成世界末日了。这一年早春,绵山的确发生了一件极点怪异的工作:北方的蛇一般都是清明之后才渐渐地从蛰伏中复苏,爬出来寻食的。这一年还没到惊蛰,就从绵山上边滚下来三个大蛇球,什么叫蛇球?就是蛇羁绊在一同构成的大球,直径有一米多,几百条蛇羁绊在一同,滚下山来,山以背向阴的雪还没有化洁净,蛇球的缝隙里还夹杂着白雪,黑一道白一道的,看起来怪异极了。这是自古以来没有过的工作,当地人都以为是不祥之兆。蛇球滚到田地里,还没有散开,过了好几天才渐渐散开的,田地里满都是爬来爬去的蛇,气候太冷,蛇行动起来也是慢慢地,都像是电影中的慢动作,看得人肉皮发麻,浑身麻酥酥的,极点不适。老婆是亲眼见过的。看来:“天降异象,必有大变”所言非虚。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