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藏当兵那些事 2

上次因为工作原因只说了两件事,这次我决定在过年之前把所有经历的 听说的全部说出来。 事件有点多 我还是把每个故事分开来说。1上次我也说过了西藏是老革命用命拼回来的,所以在营区能挖出先人的遗骨也是正常的。记得16年新年的时候,中队搞建设 要把训练场两个小土坡挖平 用来扩张训练场。因为规定了时间 一天内必须挖平,就交给了我们班 当时我带班上两个新兵负责运土 其他人负责挖,下午四点差不多快挖平的时候 我刚把一车土运出去倒了回来,就看到他们挖土那里所有人都围过去了 队长喊我们所有班长过去集合 我就看到有一具遗骨在土里埋着 队长说这是老革命的遗骨 叫我们过去一人点一支烟 就当给老革命上香 然后再把他挖出来给安葬 我是一班班长所以就带头开始点烟,后面的班长也在跟着给老革命上香,到目前还没发生什么事 当最后队长开始点烟的时候 第一次打火机被风吹灭 第二次点烟点了一半烟灭了 第三次刚把烟插进土里 因为小山坡被挖空的缘故 上面掉下来一块石头不偏不依砸在队长手上 烟也被土淹没了 当时真觉得很诡异呀 怎么会有这种巧合 队长养了快一个月才养好手上的伤 后来队长叫不动这小山坡 叫我们在这里修一个烈士墓 老革命的遗骨一直没动他 (我觉得如果当时是砸的我们这些班长的话 估计队长还是会叫继续挖的)这个事可能纯属巧合 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得尊重革命先烈!2这个故事是一个兵龄16年的老兵告诉我的,当时他才入伍 而且西藏的营房条件不好 他们那个时候更不用说了 而且环境艰苦 医疗也不先进 他当兵第二年去乡下执勤 乡下有很多野狗 他的一个同年兵去逗狗 被狗咬了一口在腿上 当时他们都太小了 根本没有什么马上去打狂犬疫苗的这种意识 他的那个同年兵被咬了以后也没有给其他人说 就给他说了 他们都没当回事 以为就是皮外伤几天就好了 结果在执勤第三天伤口就开始发炎 然后开始发烧 四肢无力 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事情严重性 给上面打电话派车来接 在总队医院接受治疗过后 有所好转 然后被转送到机关卫生队调养观察 ,当时我老兵是陪护 一直陪着他 但是很不幸在机关卫生队一个星期后 他同年兵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去世了 最后医生说是突然性的什么东西导致他死亡 我老兵当时很伤心 他自己怪自己没有及早劝他战友去治疗 。之后诡异的事就开始了 老兵说当时他同年兵是在二楼去世的 二楼是杂物间和几个空房间 当时为了隔离病人 安排他战友在二楼 所以二楼一直没有人 直到他战友走了过后也没人在二楼住 而且二楼也打了封条的 ,但是每天晚上楼下卫生队的 都能听见上面有人在走动 还有关门的声音 。二楼可是什么活的东西都没有 ,有些胆子大的 听到声音过后上去看 所有房间都看了一遍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晚上还是会听见楼上有人在走动 来回走动那种声音。 老兵后来发烧去卫生队住院 晚上也听见过这种声音 当天晚上他说他梦见去世的战友了 给他说他已经回家了过得很好 还叫他在部队好好干这些话。之后老兵出院了 没多久卫生队重建 老卫生队拆了 成了空地。老兵说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也是在部队唯一一次。3这个事很多在西藏当过兵的都知道,每年去西藏学技术的 都会在中途住进一个兵站休息一晚上 第二天继续出发。听他们说 这个兵站最开始是住的解放军的一个中队, 有一天晚上可能哨兵打瞌睡 ,藏恐分子翻入营区 当时正是战士们熟睡的时候 藏恐分子们把中队所有人的脑袋割掉了放在营区的院子里面放了一排(这种整个中队被砍头的故事 老西藏 或者西藏当过兵的多少都有听说过),只有一个哨兵没死 哨兵下哨回来看见营区院子里 全是自己战友的人头 当场就疯了 逃命一样跑了 再也没找到他。之后不知道怎么重建的 这里成了一个兵站 紧挨着那栋老楼修了栋新楼 路过休息的就住在新楼 老楼一直没拆 只是那两层楼 每个房间全部打上了封条。很多人说晚上能听见老楼里面有喊口令的声音 还有些半夜起来上厕所时看见老楼二楼窗户里有个人在看他 ,传得最多的就是有个不信这些的人去老楼里面“参观” 走到二楼就听见他尖叫着跑出来整个人的脸都白了 他说他看见一个没头的人在房间里面做俯卧撑!但是这些毕竟都是传出来的 我当年学技术也去过这个兵站 去之前就听说了这里的种种事件,到了过后那老楼确实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也真的全部打上了封条的,但是窗户全部封死的并不可能会出现有人在窗户盯着人看的事情,但是其余两件事就不知道真假,我当时住了一晚上屁事没有 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4最后一件事也是我听别人讲的 但是最诡异的一件事,因为太真实了!退伍时,一名送兵干部给我讲的。他是一个看守所中队的中队长,有一天晚上他吹紧急集合 集合完毕过后得报数清点人数 本来集合完毕应该有35名人员 但是报数过最后一人报的36,意思就是多出来一个人。他很生气叫重报,但最后一名报数还是36,当时他有多生气当兵的应该理解!他说最后报一次再错所有人受罚,然后又继续报数 ,这次所有人报得很慢 都怕出错最后所有人都没出错,但是最后一名还是报的36 ,所有人都很懊恼明明自己没报错怎么还是多了一个人出来,队长听见了每一个人报数 由于晚上看不清每一个人的脸,所以不知道多出来的是谁,他站在前面自己清点人数却没任何问题,就只有35个人 。然后他又叫了一句重报,这次没错了是35名。之后他讲评 准备带回 再一次清点人数的时候,最诡异的事发生了。还是在报数,因为之前的事情 所有人都很小心一个一个的慢慢的在报数 ,队长也跟着在走动着听是哪里不对,最后没有问题35人 ,就在这个时候队长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一个根本不像是人的声音,报了一个36,所有人都听见了,都开始慌了,因为晚上他们的哨兵是没有佩戴对讲机的,就只有队长一个人有。所以不可能是人为的,当天晚上所有人战备状态没有睡觉,队长之后去查那个报36的那个频道来自哪里 也没有查到。后来他们中队的人都在传是很多年之前一个外出被藏恐分子杀死的那个老兵回来了,但是具体是谁报数的36,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个故事真实性应该还是有的 因为之后问了几个当时在场的同年兵他们给我说的和队长说的 都基本一致。这些灵异事件 当兵之前本来我就有点相信 当兵经历了过后我更加相信了。所以不管有些是不是谣言 ,我都不会直接去否决。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