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的一些思索

在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纯物质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以科学为依据的,但围绕我们周围发生的一些事或物却使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用科学和唯物的思维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当然,我们无论谁诉说的灵异事件为了能让人读起来不是那么枯燥无味,或多或少参杂了一定的语言修饰,但我相信最起码发生的事实是存在的,很多作者都是根据这个事实进行修饰和加以表述,从而让读者读得津津有味,当然有一些灵异事件通过无数人的转述,少不了有一些夸张的成份,可如果没有夸张和修饰,干巴巴的几个字表达出事情发生的经过,哪我感觉根本没有多大意思。比如一棵树,没有根和叶,那根本就不是树,只能说是一根木,而叶有多少片,根有多少棵,根延伸地底有多深,这种种的一切,都是我们所无法数得清和量得到的,而这些又是我们对树所叙述的根本,但不管怎么说,根和叶始终是存在的,只不过是每个人对根和叶的表述方式不一样吧了!身边发生的超自然现象,有很多用科学的方式得到了解释,但有很多却无法用科学和我们所学到的知识来解释,哪怕解释了,也让我们感觉到不是那么回事。如:“人死后的回魂”现象,中学时我曾问过物理老师,物理老师的回答是“力的作用,在屋子里撒上细灰,周围非常安静,突然放炮仗使地面发生了振动而造成”,但我对这种解释觉得是非常的可笑。又如人们常看见的“鬼火”,科学的解释是坟里有死人的骨头,骨头上有大量的磷,磷的可燃点低,气候干燥磷燃烧所产生的自然现象,可在冬天大雪天看见的“鬼火”又是怎么回事呢?我觉得还有种物质可能不是我们这个空间所能够理解的。又或许是我们所学的知识欠缺,无法理解这种超自然的物质吧了!当然,为了证明这种超自然物质的存在,有许多出名的科学家和教授对此作出无数的探索和研究,但研究成果始终都未得到世人的承认。如伟大的科学家爱迪生晚年的一项研究,这也是他一生当中的最后一个研究项目,研究“灵魂探测器”,爱迪生始终相信,灵魂是存在的,只是缺少一种沟通工具,据说通过大量的实验,还真被他给研究成功了,只是局限于当时的舆论压力而没有公布于世。还有就是人们常听到的一些语言:“来生再见、你对我的恩情,这辈子还不了你,我下辈子哪怕做牛做马都要还你……”,这或许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但也不排除有可能我们的先辈对这个问题曾有过深入的研究。1840年詹姆斯·普雷斯科特·焦耳发现能量守恒定律,其内容为:“ 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别的物体;在转化和转移过程中其总量不变。”那么,一个人生前的能量是巨大的,死后这种能量又到了何处呢?是不是随着人的死亡这种能量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我们所不了解的环境当中呢?这也是我们所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美国神经外科教授“亚历山大”在《天堂的证明》一书当中说明自己在“阴间的旅行”他说这种感觉很奇妙,自己就像蝴蝶,他还说那是一个新的世界,没有痛苦和疾病;马里奥博士一直相信灵魂是存在的,他有一千多个案例。被研究者在接受了前生回溯催眠后,都能说出前生的事迹。绝大部分研究者描述的前生事迹,都证实是真实无讹的。还有许多灵魂学权威的医师、心理学家、科学家组织的研究团体,他们在一个人快死时放在一个称重的床上,这个数据很精确,实验者断气的时候他的体重少了30克,当人类死亡的时候,水分和瓦斯会从人类的肉体释放出来,将这些因素扣除重量后重新计算人体死前与死后的重量却不相等这又说明什么问题?难道我们能大言不惭地说这些科学家和医学博士都是疯子吗?有许许多多的科学家通过化石得出结论,人类的祖先是猿,而劳动创造了人类,可又有谁能通过漫长的岁月亲眼看见猿向人类转变的过程呢?为什么今天的猴子又无法转变成人呢?或许是今天的猴子太懒了,不想劳动所以无法转变成人吧!想想都觉得可笑。当然我些都是书本上得来的知识,而现实中发现的许许多多的奇奇怪怪的事情,是巧合还是超自然现象,我们不得而知。如我们村有一户姓朱的人家,堂屋里无缘无故发现一滩血后,一个月不到,朱姓人家儿子开一辆野马车从平路上自然飞起一米多高而不幸死亡;在一个冬天,外面大雪纷飞,一条一尺多长的蛇跑到我大哥的床下,一年时间不到,我大哥便被医院诊断为癌症而不幸死亡,我们家祖坟前面的黄炎树无故枯萎,两年时间亲堂弟兄和我大伯一起共死了五口人后黄炎树自然转青;端午节前一个月老酒厂后面的山上因修铁路挖山洞挖到一条三米多长的大蟒蛇后端午节那天早上整个山一下子倒塌,十多户人全被掩埋,造成几十人死亡;成千上万的青蛙会突然集聚在一起两三天后自然散去;猫头鹰会无故钻进某家屋里,某家两个月后两个儿子一死一伤;狗会象人一样揉眼抹泪地失声痛哭六七天;放在屋里的棺材会不时发出响声、公鸡在十点左右时会打鸣、一无知鸟人在工程师修建桥梁正搞奠基仪式时要求儿子认工程师为干爹,一月时间不到儿子无故死亡。任何一门学术的存在,都有他存在的道理,无论是佛教、道教、儒教,还是巫师神婆,就算我们是无神论者,但我们谁也不敢冒险在庙宇供佛的地方随便耍狠撒野。鲁迅老先生说过一句话:“世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而自然界的一切均各有自己的使命。一棵树,祭拜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神树;一座山,祭拜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神山。这也有可能是信仰的力量吧!道静老和尚在《入地眼》一书中曾明确指出坟地十不葬:“一不葬粗顽怪石,二不葬急水争流,三不葬沟壕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五不葬神前庙后,六不葬水口不定,七不葬开塘伤龙,八不葬草木不盛,九不藏人居稠密,十不葬龙虎尖头”。我们当地有一坟,名为公主坟,无论春夏秋冬坟上草木均生机盎然 ,不时开着一簇簇的小杜鹃。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会慕名在坟前焚香许愿。当地一夯货听说公主坟前风水很好,找了个半瓶醋的风水师将其父的坟迁至公主坟前,一年时间不到,两个儿子相继死去,难道说这又是巧合吗?这么说,巧合的东西也实在太多了吧?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