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告诉我的一件事

最近同学聚会,一位以前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跟我多年不见了,见到以前关系好的同学,自然聊了很多事,其中一件事算是灵异事件,现在分享给大家。同学姓刁,外号叫老刁。老刁有个二叔,从农村出来城里在锁厂干了几年,后来在老刁做供销员的父亲帮助下,响应邓小平爷爷改革开放的号召,自己开个小五金店,有配锁业务,旁边再开个小卖部,给老婆管理。老刁平时没事就去二叔店里玩,跟二叔学会了开锁配钥匙的技术,据说还挺熟练,可以独立操作配钥匙机给顾客配钥匙。我们的中学是个小学校,学校不是在大马路边,而是在家属区附近,有两栋教学楼,一栋南楼一栋北楼。这里说的是北楼。教学楼跟其他学校的教学楼一样,都是每层一条走廊的。北楼在学校围墙边,走廊向北,墙外是条大街,不宽,大约并排通过两辆小汽车再多一点的宽度,那时候汽车不多。在三楼以上走廊就可以看到大街,也可以看到对面的旧住宅楼。对面的住宅楼之所以旧,是因为在70年代就建好的,外层虽然偶尔会修饰,但也残破,每层楼也有走廊,走廊对着北楼这边的走廊。北楼5楼是几个办公室,最里面的是财务室。我们读书的时候,教育制度很差,老师打骂学生是常事,我们可以说投诉无门,所以当年调皮的老刁比较恨老师,继而恨学校,但又不得不在此读书。好不容易熬到初中毕业,老刁努力考去外校上高中,但心里那个恨还没解决。于是心中产生报复念头,他侦察过5楼和1楼楼梯的大门,还有学校西面的墙。西面的墙外是条巷子,那时候没有什么小区管理的制度,每条巷子基本都是四通八达的。老刁的计划是:反正毕业了,也考到外校了,去外校读书也安排好去亲戚家住了,等8月底,学校开学前,学生回来报道交学费,就把北楼5楼的财务室给偷了!偷完之后去亲戚家准备开学,他们查不到。老刁通过学校张贴的通知查到回校报道的时间是8月28日,老刁还想这是个好日子,整个暑假有的是时间准备。老刁家的楼下有一户人是老刁的阿姨一家,也是在单位上班,姨父的父母也住家里,两位老人身体不好,姨父和阿姨要经常出差和加班,姨父当时发愁,要是都出差去了,家里老人晚上身体出毛病怎么办?老刁妈妈就说,他们如果都去出差或加班,让老刁睡他们家,万一有啥事,还可以跑上楼找老刁父母。阿姨和姨父非常感动,于是老刁就经常睡在阿姨家。两位老人也知道老刁来照顾他们的,也很喜欢老刁,给钥匙让老刁随便出入,这样刚好给老刁有个准备作案工具的窝藏点。8月28日晚上,老刁阿姨夫妇真的出差未归,老刁像平时那样,照顾两位老人早早休息,他自己也早准备好一切,都藏在阿姨房间的床底下的杂物里。老刁也调了个小闹钟,作案之前睡一会养精神。到晚上23:00,老刁起来,换上准备好的衣裤鞋子,带上工具,就偷偷出门了。老刁当时还想着今晚天时地利人和都适合老子来报复这个狗屁学校!老刁来到学校西墙外,蒙上脸戴上帽子和手套,从一棵树爬进学校,摸到北楼楼下,用开锁工具开了一楼楼梯大门,以前的学校也不安排老师值晚班,晚上除了看门大爷和两三个校工巡查外,就再也没有人了,不像现在的学校有专门保安。而校工和看门大爷老早就睡了。老刁摸黑上楼来到五楼楼梯,刚拐进走廊的时候,无意中向大街对面旧楼的走廊看过去,就这一看就把老刁愣住了!!!老刁说忘记是几楼的走廊,看到有个人形的东西站在走廊上,他以为是住宅楼哪户人家在乘凉,于是赶紧一蹲,摸到走廊上一条柱子旁边躲着,透过走廊栏杆的隔栏继续观察对面。老刁当时想肯定要等这家伙进屋了才动手,但那人形却一动不动。就这么过了大约十来分钟,老刁有点沉不住气了,一边躲柱子后面赶着蚊子一边观察一边想这***怎么还没走,碍事啊!在此期间,那人形所在的走廊的楼下走廊,也有人上楼进屋,当时来说大多是上晚班下班的人,前后一共两个人下晚班回家进屋。但那人形却一动不动,就这么立在走廊那里,对着老刁这边。也不知是背着站还是对着站,反正就是不动。老刁这边观察到的是,那人形有轮廓,明明就是一个人的高度,有头有肩膀的。身体颜色因为黑看不清,样子更看不到了。老刁再看看其他住户,都关灯睡了,只有一两个窗户有灯,但不是在同一层,还挂着窗帘,也没有人在窗前,不碍事。关键就是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这时候月亮快上到正中的天空了,那晚上的月亮不是满月,是下弦月。下弦月照下来,有明有暗的,月光没有直接照着那人形,但照到其他地方,折射不少光照到别处,也看清了一点,那人形,用老刁的话来形容,是半透明又有点浑浊的。老刁还想是不是哪家挂着衣服在屋外,但马上想到,谁会把衣服挂屋外呢?那时候物质匮乏,啥都有人偷,值钱的东西都会收好的。而且那人形也可以模糊看到有脚的轮廓啊。这是什么鬼东西。。。。。。。鬼!老刁想到这里,毛骨悚然!老刁再继续观察,那人形还在那里一动不动,怎么看都是有点半透明的!怎么会遇到这种玩意?!老刁真的害怕了,但总不能耗在这里啊!这时老刁体会到什么叫无助的感觉了,整栋北楼只有他一个啊!老刁再观察一下,那人形还在,这次月亮好像爬高了一点,又看清楚了一点,确实还在,一动不动。老刁不敢再看,连忙溜下楼。到楼梯才发现眼睛适应不了黑暗,只好冒险打开小手电(以前还是用电池的那种)照着楼梯下去,每经过一层都不敢看对面住宅,又不敢跑出声音。老刁说下楼的时候很害怕,一怕被发现二怕那东西跟着。就这样到了一楼,赶紧开门出去。溜到西墙,西墙学校这边的墙面比较残破,有破的地方可以做抓点和落脚。老刁爬上西墙还往北楼方向看一眼,没有人跟着来,老刁跳墙逃之夭夭。第二天把昨晚穿的衣服扔了,工具给了二叔,上午就去亲戚家那里准备开学,一直到国庆才敢回家。不过幸运的是之后一直没有什么事发生,就这么平凡地过到今天。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