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其实经历过才知道(1)

我结婚十一年了,老公是武警转业士官,在我们有孩子以前,老公是个非常典型的军人性格,一切唯心主义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胡扯蛋!我呢?因为是大学生,所以也比较唯物主义,但是我心底里比较尊重宗教信仰,对一些民间的灵媒之事不置可否,我觉得科学固然可信,但是一定会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这个未知领域最好还是抱有一丝敬畏之心的好!下面我想说的是我这个军人老公是怎么从一头倔驴,变成和我一样安静看待世界的吧!最开始,是从我家大宝两岁时候的一次发烧引起的事件,我们家住哈尔滨,孩子两岁多时候,我们带着孩子回鹤岗娘家,那时娘家还在郊区平房,下火车要步行回去,站台有点长,因为是个货运编组站,所以会有机车来回行进,孩子由姥爷抱着在前面走,我提着东西和老妈在后面,大概是一声火车鸣笛把孩子给惊吓了一下,姥爷并没有太细心的注意到,到家孩子就蔫了,啥症状没有就开始发烧,起初还以为是感冒了,后来发现不对劲,除了发烧,孩子还手脚冰凉,不吃东西,贪睡迷迷糊糊,吃了药好几个小时,过了午后就又反烧,而且越吃药越严重,眼看着孩子情况越来越差,无奈之下,孩子大姨说市区有个会看病的老太太,信佛的,说她给孩子看病特别灵,因为是涉及到自己孩子的安危,孩子爸爸没有再像原来那样抵触,和我抱着孩子就去了市里,离车站没多远,就进了一个普通小区,上了楼,进了一户人家,迎接我们的是以为六七十岁的老人,看上去干净慈祥,形象和巫师神婆不沾边,我们拿出二十块钱给她,她也没说话就进里屋,把钱放在供的佛家仙家的香炉下面,上了一注香,我们也很安静地在另一间屋子等着,老人处理完拿着点燃的香走过来,让我们把发烧迷迷糊糊的孩子放到床上,先是给孩子把脉,平静地说再不来孩子就要烧抽了,还说孩子根本吃不下饭,胃里有火,然后告诉我说妈妈要不停的叫孩子名字跟妈妈回来,直到她叫停,告诉爸爸听到她让给孩子开门就赶紧把户门开开让孩子(魂)进来。接着,她就在孩子头顶上方用点燃的香反复做绕圈的手势,让我不停地叫孩子名字,期间她说你们是从远道回来的吧!孩子路上惊吓到了,因为太远,孩子太小,自己找不回来了,念叨了大概十几遍吧,她就让孩子爸爸去开门,说还行,不算太远,孩子回来了!又接着叫了一会儿,她说没事了,给孩子开了几片安乃近和牛黄清胃丸,我们谢过以后就抱着孩子回我姐家了,到家给孩子为了些许小药,孩子当天下午就真的退烧了,而且没再反烧,同事也开始吃东西了,精神状态也好了!全家人也松了一口气!后来,我老公说,他其实一开始心里是非常抵触的,他认为就是在装神弄鬼骗钱的,压根不相信能治好孩子,后来看到孩子真的好起来,他才开始慢慢接受,我后来也跟他说,在解放前,医院里是有个特殊的儿科,叫祝由科,专门治疗小孩子惊吓的,只是后来解放了,大家更相信科学,这个科也就被当做迷信撤销了。有些事咱们可以不去迷信,但是最好还是要抱有一份敬畏之心,至少作为父母,只要孩子平安健康,其他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从那以后,这位军人铁汉再也没有倔哄哄地说某些事物如何如何的话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