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下文的故事—13. 习惯与改变习惯的方法

K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他的工作、生活、娱乐全挤在一间三十五平米的开间里,而且自得其乐。快递、外卖成为了维持他生命的最重要的来源,他或许是我唯一认识可以真正做到足不出户生存一年的人。但我遇见K的时候并不是在他的公寓,而是在户外的一座小公园里。当所有人都悠闲的遛着狗、谈着恋爱或散着步的时候,K正在用落寞的表情看一群大爷大妈跳广场舞。而我和他会坐在同一张长椅上,纯属意外。一直坐地铁出行的我,突然心血来潮想坐一次公交车回家。于是,下错站了。一个桥东一个桥西,竟然相隔五六站。无奈,我只好散步回去。正好路过这个小公园,便干脆坐下来看看这公园中各色路过的人们,顺便放空一下脑袋。K是在十分钟之后出现的。体重至少160公斤的他,悄无声息的坐在了长椅的另一端,带着厚重的眼镜,眼神呆滞,表情僵硬,头发看上去像刚睡醒的造型,衣服至少几天没换了,可以清楚地看到领口和下摆处的油渍。如果不是他身上散发出人的体味,我一定以为自己也能看到鬼了。我并没有向K搭话的念头,但他的一举一动却吸引了我的注意。他先是大热天里连着打了几个冷战,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仔细盯着看,突然站了起来,大叫一声扔下了手机,惊慌的跑走了。周围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我和被扔在地上的手机一样,无辜的看着K跑远的身影,不知所措。犹豫间,我还是拾起了K的手机。手机只是黑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收了起来,并在原地等待K的回来。结果两个小时过去了,公园跳舞的大妈都散了,也没有看到他回来,我只好带着手机回家了。第二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公园,并在同一张长椅上等待这部手机的主人的到来。手机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开启页面,只是没有密码所以无法解锁,我只能静静的等待。晚上八点刚过,果然,K和昨天一样拖着他巨大的身体出现在了公园里。但他恍恍惚惚的坐在了离我几十米远的另一张长椅上。我走上前,将手机递给他。刚想说点什么,K忽然瞪圆眼睛看着我手里的手机,然后又用同样的惊恐的眼神看向了我。于是,刚想说的话被活活吞了回去。“我不要,拿走,拿走!”K突然对我叫道。“但这是你的手机,你昨晚掉在这里了。”我解释。“不是我的,不是我的。”K双手遮着脸拼命的摆动。我看着手里的手机,全新的iPhone 6 Plus,就算昨天被摔在地上也没有损坏,换做是他人,就是捡到了也不一定会还,更何况是丢弃?我坐到了K的旁边,他的衣服还是没有换。“这真的是你的。”我说着,并将手机放在了他的腿上。K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他惊讶的看着我,好像我递给他的不是手机,而是一把匕首或者一瓶鹤顶红。我刚想说什么,突然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我准备接听,手上忽然被人重重的打了一下。一时间,手里的手机顺势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公园的石板路上。这下轮到我用惊吓的眼神看着K了,短时间内我们两就这样楞在原地,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捡起了我的手机,屏幕已经碎了,黑屏。K看了看我的手机,丧心病狂的又夺了过去,再一次扔在地上,然后狠狠的踩了几脚。彻底没戏了,连修理费都省了。我的手机就像是一只弱小的动物,在K的暴力之下各种器官零件流了一地,掉出来的摄像头像是凸起的眼球,无辜的望向一脸懵逼的我。除了找路人报警泄恨,我更加好奇的是素不相识的K为何要对我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明明我是好心归还他手机的人。“你想让我们对他怎么执法?”警察局里,尽量掩饰一脸不耐烦的警察叔叔问我。“关起来,把我关起来吧。”没等我开口,K自己抢着说道。“这倒好,自己主动认错,态度很好很积极么。那就和解赔偿吧。”警察叔叔说。“不不不,还是关起来吧。”K继续真诚的说。“关不起来,最多就是赔偿。”警察叔叔和K展开了激烈的讨价还价。“关起来吧,我赔不起,关起来,拘留15日。”“哟嚯,还知道拘留15日呢。那也不行,没有这个规定,这个事情最多就是赔偿。”他两在我面前一来二去的说了半个多小时,我就这样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相互理论,场面不像是警察局更像是在菜市场。“三天,就三天。”K说。“不行不行,一天也不行。”“那就两天,一个晚上也可以。就这么定了,就一个晚上先!”“你当这是酒店啊,我说了一天也不行就一天也不行!”“好了好了!”我实在忍不住插了一句:“处罚、赔偿都不要了。”说完,我打算自认倒霉的离开,没想到K却追了上来。“对不起,对不起!我虽然是故意摔你手机的,但是我告诉你原因之后你就会感谢我了。”刚灭的火,瞬间又被他点燃了。这也是K的神奇之处,他总能非常诚恳的说出让人觉得非常欠揍的话。于是我和K来到了一家冷清的餐厅,坐下之后他没有急于解释,而是不紧不慢的开始点菜然后吃了起来。他还时不时的不忘记招呼我一起吃,结果一个人风卷残云之后,抬起脸竟然对我说道:“你带钱了吗?”我看着K,觉得这个人的脸皮已经厚到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我起身要走,又被他拉住了。“我会赔你手机的,你先等会儿。”K说。我已经无奈了,却又抱着一丝“我看你还能怎样”的心态坐了回去。没想到,这一坐竟然就是一晚上。K的故事就像我之前介绍的,K是一名游戏软件工程师、宅男。他的活动范围几乎仅限于他的公寓范围之内,而且对于这种生活方式和状态已经维持长达三年,习惯已经让他完全深陷这种生活之中,无法自拔了。K还有一个爱好,看网络直播。大多数时候是一个漂亮女孩自弹自唱或者不停地吃东西,但也有时候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总之这些视频直播网站为了吸引像K一样的宅男们,除了美色,猎奇也是不可或缺的元素。K每次看视频直播的时候,基本上固定在晚上工作结束之后。直播之所以能让K感兴趣,就是因为所有的一些都发生在此时此刻,和观看者的时间维度一致,就会给人制造一种很真实的亲近感。虽然隔着屏幕,但有时候K就觉得主播好像就坐在自己面前。而且线上留言这一个功能也帮助主播们虏获了不上芳心,只要留言、送礼物就可以让那些集万千宠爱的主播们注意到自己,无论是表白、关心都能让人感受到这个人的真实存在。久而久之,好像彼此就熟悉了一样。但是一个成功的主播,一晚上就有上百万条留言,到底谁和她说了什么她根本来不及记住。这就是快速消费时代的网络,即时、高效,情感和个人形象都变成了一种消费品。最近,K一直登陆的直播网站忽然新加入了一位主播。年纪目测只有16岁左右,声音甜美,面容姣好,身材玲珑,直播内容更是大胆。于是吸引了不少粉丝,导致其他同时间段的其他主播的频道里变得门可罗雀了。就是这段时间里,原本网站排名第一的ID为“茜茜公主”的主播,瞬间掉到了第二,而且点击数远远低于第一名的新宠。也就是因为这样,“茜茜公主”另辟蹊径,一改往日风格,直播内容也越来匪夷所思。K注意到这件事情,是在一次直播观看结束之后。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午夜了,正打算退出直播窗口关电脑睡觉,却发现在直播网站上,一排排鲜艳亮丽的粉红色之中,有一个直播房间是漆黑一片的。仔细看,好像有人的影子在挪动。K抑制不住好奇,那个黑色的直播房间就像是黑洞一样,深深的吸引了他。K点看那个房间,跳出来了一个窗口。放大,依旧是漆黑一片,似乎还有人在里面小声的碎碎念。K很好奇,他想看清楚这个画面里到底直播的是什么,那个声音到底又在说些什么。于是,他不知不觉中凑近了电脑屏幕。忽然,屏幕动了。那是一只硕大的瞳孔,然后看到了眼白,再来才是整只眼睛。屏幕里面传来了笑声,像是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猫,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K吓得向后退了一大段距离,差点抱着键盘把电脑屏幕砸了。他迅速关闭了窗口回到了主页面,看到了房间的名字,正是“茜茜公主”。K咒骂了一句,然后关掉了电脑。事情到这里忽然有了意想不到的发展。K忽然工作上出现了问题,所以连着几天熬夜修改程序。一周里面除了上洗手间,几乎和他的电脑桌连为了一体,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终于,几天后问题处理完毕。K松了口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床上。特别累,但是就是睡不着。他干脆拿起手机,打开了直播网站。出乎意料的,一个直播窗口直接弹开并开始播放,但直播间里却显示一片漆黑。K想起了之前的那一次不愉快的经历,他迅速关闭了直播窗口,退出了网站。K打开社交软件,但没想到,打开社交软件也跳出了那个漆黑一片的直播窗口。K吓了一跳,直接退出了软件。结果,无论K打开任何手机软件,弹出的都是同一个直播窗口,ID显示“茜茜公主”。K对于恐怖片里的老套情节也略知一二,于是立刻关闭手机电源,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以此来给自己一点安慰。但睡意已经全无了,K只好走进浴室,打算洗个热水澡重新唤起睡意。从浴室出来,K也小心翼翼的先扫视了整个屋子,确认没事之后才回到了卧室。K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酝酿睡意,却一直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回头,赫然发现自己的电脑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黑漆漆的画面中,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音响上的荧光灯不停跳动,视频里的声音不断的在升高。依旧是被人踩着脖子一样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顺着K的后背爬过他的头皮,不寒而栗。电脑窗口里的画面也越来越暗。但偏偏越是黑暗,却越是看的清晰。画面里是一个女孩,披头散发的对着镜头痴痴的在笑。她左手拿着一把美工刀,右手举起放在屏幕前。忽然,美工刀狠狠的划过她的手腕,镜头上能看到飞溅的血点。女孩一边笑着一边用尖细的声音喃喃的说着。“我看到你了。”“嘻嘻嘻…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你了。”“哈哈哈哈哈哈。”“上次我就看到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惊叫一声,穿上衣服就夺门而出。但是那个声音仿佛还一直萦绕在自己的耳边,那个画面也不断地浮在自己眼前。K一边走一边不断地环顾四周,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对于K来说草木皆兵。他一直走,直到走到了人群中才放缓了脚步。毕竟是一个常年未出门的人了,对于周围忽然围绕的人群还是有些不适应,刚才在恐惧驱使下小跑的几步也让K觉得筋疲力尽。他在热闹的一个角落里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世界,内心恐怖的情绪也缓和了一些。突然,他右手边的口袋传来了震动的声音。K将手小心翼翼的伸进裤子口袋里,虽然预感到了也触摸到了那个熟悉的触感,但还是无法相信,口袋里的竟然是自己的手机!出门前明明没有带手机!最后一次拿起也是洗澡前了。最重要的是,自己清清楚楚的记得已经将手机关机了,怎么现在即出现在自己口袋里而且开机了呢?K拿出了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他犹豫着,还是谨慎的滑开了屏幕。还是那个直播房间,还是那个笑声,还是那个镜头!就连血点都没有清理,只是流了下来,变成了一道一道的血痕,在屏幕上格外刺眼。K瞪大了双眼,大叫一声,扔下手机就跑走了。他不知道该跑向何处,只好在恍惚间四处溜达。终于在天亮之后,壮着胆回到了家里。他将久未开启的窗帘和窗户全部打开,把电脑屏幕转向墙面。再检查了一遍自己其他的电子设备,能装进柜子里的都打包藏好,能不用的就全丢了。终于,家里有了一些改变。K也疲惫不堪,倒在床上就昏睡过去了。再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候的事情了。而且,也不是自然醒。“咚!咚咚!咚!咚咚!”K是被这样的声音吵醒的。在睡意中,K的听觉被这个声音挑动着,每一下都好像是有人在敲打着他的鼓膜。K清醒了一些,仔细用思绪顺着声音摸索。这个声音很单调也有一些规律,像是从墙里面或者柜子里面发出的敲击声。寻思到这里,K忽然清醒了。屋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熄灭了,但是“咚咚咚”的声音却没有消失。K再一次的夺门而出,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冲下了楼。双脚无意识的交替运动着,不知不觉又把他带到了熟悉的地方。K再一次在感受到人群的热闹之后,瘫在了一角。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该怎么办?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他一点头绪也没有。“你也别用手机了,说不定会缠上你的!”K压低了声音诡异的对我说。我忽然对眼前的这个胖子起了一丝同情,但比起这个,还是更加生气他砸了我的手机。“好吧,竟然如此我也不追究你什么了。”我无奈的说。“你相信我?”K惊讶的看着我问道。“难道你说的是假话?”“不不不,绝对真实!”K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面颊两边的肉都快飞了起来。我起身要走,K再一次的拦住了我。“那个,您留我一个联系方式吧。手机,我一定会陪的。”K终于露出了愧疚的表情说道。我递给他一张名片,并不是真的期待他会还钱给我,而是想以此作为与他的一个了结。在与K告别的第二天里,我忽然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某某小区发现一具女尸,已经死去多日,经法医鉴定系自杀。此女子原为知名直播网站当红女主播,粉丝百万。得知其死讯的粉丝们,纷纷在其主页发起了吊丧活动… …”新闻还配有图片。我好奇将图片一一点开,都是这个女孩身前在直播时候的截图,俏丽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屏幕的一半都被满满的留言填满。女孩的头顶上显示着她的直播房间号码,还有ID号,“茜茜公主”。本没有打算细看,但忽然看到了一张眼熟的脸。那是一个ID头像,和许多弹幕留言一样出现在画面中。一张胖胖的脸,细小的眼睛藏在厚重的眼镜后面,羞涩的露出一个微笑。这不是摔我手机的胖子么!我再仔细看这些截图,几乎每一张都有他,而且有的甚至是被他刷屏了。“我好爱你!”“我会永远爱你的!”“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不管你怎么样都美,我都喜欢。”“我会好好爱你的!”… …仅仅九张图,这样的留言就不下百条!再和K见面的时候,是一个月之后了。这几天里我一直用电脑联系工作,还翻出了几年前的诺基亚手机作为临时的代替品。K打电话给我说要把手机钱给我,我便应了。我们还是在那个小公园见面,他向我走了过来,递给我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手机钱。”K说。看上去像是黑市交易。我没数,只是看着K说道:“你是不是瘦了?”K掩饰不住的开心说道:“是啊。搬家了,现在不是自己住了,有一个室友,是健身教练,没事我就跟着他运动运动。”“肯定是个美女吧?”我说。“不不,是个男生。美女谁跟我住啊。”K又说道:“看美女还是要去网上看。”“你还看直播呢?”我惊讶。K点头。他告诉我,他在搬家的时候顺便将以前的所有旧电脑都卖掉了,买了全新的装备,已经不会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情了。而且,现在的他也改变了不少。不再一直宅在家里写程序了,有时候还会出门社交、去参加一些朋友聚会了,生活变得丰富了许多。“你不怕她再找你?”我问。“嗨,我也是自己吓自己。说不定是工作时间长,眼花了,或者出幻觉了呢。”此时此刻K轻描淡写的说道。“家里不闹鬼了?”“以前也没有。其实啊是那天小区停电了,那时候的声音就是电工修理查看电箱时一直发出的声音。我自己误会了。”K说。说到这里,我也不再追问了。反正赔偿金也拿到了,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在回去的路上,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电工查看电箱是否真的会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我不知道,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K的幻觉,那也好。但是,如果不是的话… …那天K丢弃的手机被我捡起来的时候,屏幕确实是黑漆漆的一片。是不是那就是K说的直播视频呢?是不是在我看手机屏幕的时候,其实也有一只眼睛在里面看着我呢?她,是不是也看见我了呢?我背后忽然一阵发凉,拿在手里的钱也不知道要不要再买一部新手机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