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见到的灵魂附体经历

我是个阳气比较旺 的人,从小到大眼睛几乎没有看到过。我姐姐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从小到大,看见过妈妈好多次点了香,嘴巴里叽叽咕咕的为姐姐驱邪。然而,今天,我要讲的事,是发生在一位技校同学身上的。交代下背景。我学习不好,没有考上高中,填的志愿里的学校也没有中,妈妈找关系给我找了个技校,我的宿舍是410,在我们隔壁409宿舍有个女孩,我们都叫她小阮,小阮是个体制比较差的女孩,平时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有的时候下晚自习了,我们喜欢几个宿舍的聚在一起聊天。那个时候就听说小阮经常可以遇到不干净的东西。那个时候听到最多的就是小阮的姐姐经常上她的身。小阮的妈妈,一共有过3个女儿,最大的姐姐比她大十几岁,还有个二姐姐,在她妈妈肚子里7个月的时候,因为妈妈和爸爸离婚了,妈妈引产掉了。后来小阮的爸爸和小阮的妈妈结婚生了小阮。也就是说小阮和两个姐姐都是同母异父的,由于小阮对于爸爸来说是晚年得女,所以,爸爸妈妈很疼爱小阮,大姐姐也参加了工作,加上妈妈二婚,也不太来往。唯独这个胎死腹中的二姐姐,经常会找到小阮,找她的麻烦。那个时候,小阮总是会跟我们说起这些事,别人信不信,我是不太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半信半疑的。有点信是因为我的妈妈信这些东西,加上小的时候经常看见妈妈给姐姐搞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仪式。不信呢,又是因为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鬼。话不多说,切入正题。在3年的技校毕业后,我受小阮的邀请,去她家玩几天,她家在江苏昆山,学校领完毕业证书后,我与小阮买了短途的汽车票一起去了她家。她家在昆山火车站对面的一个小区里,算是个闹市区。她爸爸妈妈为人也比较热情。吃过晚饭,我和小阮一起回到了她的房间。一进去就被惊到了,我看见小软的床是贴着墙壁的,可是,奇怪的是,她的床和墙壁之间还夹着一块超级大的落地镜子,和床一样的长。当时我就问她,我说我们那的老人都说过,卧室里不能放太大的镜子,更别说对着人放,我说,你就不会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吗?她说我已经习惯了。这时候小阮的妈妈听见了,跟我说:“我女儿体质比较弱,经常会碰见不干净的东西,我找人问了,说让我这么放”当天晚上,我和小阮一起睡,总之是睡的不安稳,第二天起来,浑身乏累。到了晚上,我有两个朋友(男性)说晚上一起去玩,小软说,她很想去,但是她妈妈晚上天一黑就不让她出门,最后我们偷偷溜出去了。那天,我们玩的很高兴,去了酒吧,喝了点啤酒,也没喝多少,喝了两瓶啤酒,小瓶的那种。然后就出来了,我们开车回昆山,半路上,小阮说要上厕所,我说你等会,找个公共厕所,谁知,她却突然很生气的说,你再不停,我就现在下去,我朋友没有办法,只能在马路上靠边停,让她下车,可谁知,她下面做的事,让我跌破眼镜,她一下车,也不找地方,直接就在马路上脱裤子尿尿,我的两个朋友还有小阮的另外两个小伙伴也很尴尬。后来她上车了,我们就走了,路上我说:”阮阮,下次我不敢让你喝酒了,你怎么喝多了那么没底线的”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任何。后来下车了,她又开口跟我的朋友说,现在太晚了,我回去会被妈妈打的,你给我们4个女孩子开两个房间。总之,到后来是拗不过她,就开了两个标间,我两个朋友在房间里跟我们打了两幅牌,小阮去洗澡了。等我们打了好久,小软都没有从卫生间出来,我就去看看她,我看见她躺在浴缸里,诡异的是,浴缸里根本就没有水,我没多说,就叫她快点出来。她马上就好了。我就回到他们那里,刚没有一会,小阮出来了,但是!!!她一丝不挂的就这么走出来了。我当时真的生气了,我心里想 ,这个人的酒品真的是太差了,我立马扯着被子给她裹上了,我跟她说,以后我不带你出来玩了,你怎么能这样。我那两个朋友实在呆不下去了,就走了。另外两个女孩子说也要和我们一个房间睡,说害怕。我就帮她们把隔壁房间的床垫,被子一起拿到我们房间,我和小苗苗一起打地铺,小阮一个人睡一张床,还有一个比较胖的小琴也睡一张床。没过多久,小苗苗和小琴就睡着了,我其实很困,但就是睡不着,没过多久,我听见小阮再床上翻来覆去的呻吟,听着好像很不舒服,我怕她万一吐再床上,就麻烦了,于是,我起来看看她,只见她皱着眉头,闭着眼睛,表情痛苦的很。说实话,当时我一直都是以为她是喝多了的,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她从酒吧出来就开始有邪门的征兆了,只不过,当时都不会往这方面想。话题扯远了,会不会觉得我啰嗦~言归正传,我轻轻的叫她:“阮阮?你没事吧?我看你是不是要吐?我给你拿个垃圾桶过来?”她不理我,我又问了一次。她突然睁开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久,突然开口问我,你是不是叫(我名字),我楞了一下,我说:“你就喝了两瓶啤酒,怎么就醉成这样了,你一晚上做的都是什么事,你怎么可以当着两个男人的面马路上就脱裤子尿尿,还一丝不挂就从卫生间出来?”她说:“反正又不是我的身体,有什么关系?”我说:“你以后不要跟我出去玩了,看你这样我害怕,真要是喝多了出了事,我带你出来的,我怎么和你家里人交代?她说:“你到现在不知道我是谁?你以为我还是阮++?我说,那你是谁?她说:“我是她 的二姐,你知道你刚刚为什么翻来翻去睡不着么?因为有个小鬼在你边上,他跟了你一路了;想上你的身,可是你阳气太旺了,上不了,只能一直跟着你。”我有点半信半疑,前面说过,毕竟从来没有见过鬼。她又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信,我下面说个事,是跟着你的那个小鬼告诉我的,我们这一路,那个小鬼跟着你,我跟着我妹妹。”她停了一会,继续说:“你的妈妈是不是生了你和你姐姐,你是老二,但还有一个老三,是个男的,只是在5个月的时候,你爸妈把他打掉了?”当她说完这些,我心跳加速,浑身就像是被电了一样。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的,她说的是真的,如果不是她说起来,我或许真的就把这件事忘记了,还是我刚懂事那会,妈妈因为姐姐被那个弟弟上过身过后告诉过我,那么多年了,不提,真的是几乎要遗忘了。而且,如此隐私的事,我也不会更是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所以,我信了。当时,我终于知道要害怕了,我坐在床边上,一动不敢动,真的是生怕我一动会惹怒她,我颤抖了都,我抖着问她,那你想怎么样?她说:我要把我妹妹带走!凭什么我在下面那么辛苦,受人欺负,衣服也没有,而她那么幸福,妈妈那么宠着她!我一听,那还得了?我就尽量平复她,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可以在极端害怕的时候临危不乱。我说:“你不能带她走,她是无辜的,你想要什么你可以和你妈妈谈,你如果把她带走了你妈妈会伤心的,再说,你妈妈当初放弃你,也许真的 有苦衷,哪有妈妈不爱女儿的”。她一听,哭了,哭的好伤心,就在这时候,小阮的哭声吵醒了另外两个姑娘,她们一看她这样,立马明白什么情况,然后都害怕的哭,不敢靠近,我被她们哭的更害怕,我想逃出去,但是,我又知道,如果我跑了,小阮怎么办?万一她真的把小阮弄死了,我怎么交代?于是,我叫另外的两个姑娘不要哭。然后那个鬼说:“你以为我不想去找我妈妈么?可是我们家大门上有符镇着,我根本进不去,你现在就带我回家,你把门上的符撕了,我就可以进去了。就在这时,我看见床头柜有个电话,我说:“要不我现在给你妈妈打电话,叫她过来,你先耐心等着,你千万不要害你妹妹,我答应你,一定把你妈妈叫来。她点点头。另外两个丫头,都说,我们去楼下接阿姨,其实我知道她们是害怕。我心里想,你们把我一个人留下来,让我和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一起。可是已经晚了,她们一溜烟下去了。我是半边屁股都坐麻了也不敢动。过了没多久,她妈妈来了,小阮,不对,我可不可以说是那个鬼,飞快的从床上跳下去,扑通一下,跪在她妈妈面前,一边哭一边说,自己多么的苦。她妈妈说:“我早就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当初也是没办法,你要是好好的,我过年逢节的给你多烧点,你再要是不听我的话,再来找上你妹妹,以后不要怪我不认你!”说完,她妈妈就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说来也奇怪,这一巴掌下去,她居然清醒了,浑然不知刚刚发生的一切。她妈妈有些埋怨的口气对我说:“我说了晚上不要出来,你们还偷偷跑出来,还好,碰上的是我二女儿,要是运气不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然后我们一群人就回家了,连房间都没有退,等她们把我从床上扶起来一瞬间,我发现我的腿已经被吓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路都不会走了。小伙伴们,也是这件事后,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鬼的。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我妈妈的陈年旧事,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但是我还是相信,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