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下文的故事—15. 格劳克斯的下午茶       

我经常去一家胡同口的咖啡厅,它的老板是一个刚四十出头的男人S。穿着讲究,气质出众,他总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个人安静的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从窗前路过的人们。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有幸与他交谈了几次。S年轻时曾经留学意大利,所以说的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和英语,还会简单的拉丁语、希腊语和法语。他本来学习的是艺术设计,但是留学期间却深深的被咖啡和摄影给迷住了。几年下来,不仅周游了整个欧洲拍摄美景,还尝遍了欧洲的咖啡,是一个阅历丰富又风趣幽默的有魅力的男人。我很喜欢和他聊天,不仅仅是因为可以学习他对咖啡的认识,更多的是为了难得的相遇之时他所讲述的旅途故事。“如果我不在这个咖啡店里,那就一定在世界上另一个国家的咖啡店里。”S总是这样对我说。我也总是喜欢安静的和他一起看着街道上的风景,然后等待着忽然一瞬间袭向他的déjà vu拉开一个故事的序幕。这样的时候其实并不多,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闲聊,但他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看着窗外的人和街道。“为什么每次都坐在这个位置?”我问道。其实我大概知道答案,不过是习惯使然之类的。总之,这是我会这样做的原因。“我在找一个人。”S回答。我有些惊讶和不解。他说的是“找”人,但明明却只是坐在原地看而已,而且,人海茫茫,他何时才能看到那个人正好经过这里。“你相信命运这种事情吗?”S问我。我想了想,无法给予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不信。”S继续说道:“但有些事情很奇怪。越是你不相信,它就越要找上你。好像争一口气要证明什么一样。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我依然没回答。他不需要我的回答。我只是安静坐着,等待着S即将为我徐徐道来的这个故事。S的故事2001年的春天,S做了一个决定,在他研究生第二年的时候休学去希腊做一次为期三个月的深度旅行。他只是打包了简单的行李,背起了自己的相机,简单的为那一次旅行做了一个计划。没想到,这个计划却被一个喷嚏,彻底打乱了。“Salute!”S坐在一间露天咖啡厅里,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地面,几只海鸥在悠闲的落在街道上,海浪的声音从不远处阵阵传来,他对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女人递上了一张纸巾说道。“这该死的花粉。谢谢你。”女人接过了S的关心,说道:“你是从意大利来的?”“是的,女士。”S说道。“女士?”女人忽然大笑,从硕大的帽檐下露出了一张精致的脸庞。“请叫我格劳斯就好了。”S完全被眼前的这个女人迷住了。她玫瑰色的红唇露出的迷人微笑连空气都可以融化,一双绿色的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显得格外神秘而动人,高挺的鼻梁和突起的颧骨像是米开朗基罗专门为她打造的,细长的脖子连着挺拔的背部,一件一字肩的红色连衣裙不仅很好的展露了她美丽的锁骨,还突显出了她妖娆的曲线。红色的头发在帽子下面随风起舞,散发着一种类似于薰衣草和迷迭香结合的气味,在这个下午充斥了整条街道。连猫儿经过都要为她欢叫,让人情不自禁的觉得仿若要跌入梦境中一般美好,也恰到好处的挑动着那看不见的情欲。S觉得脸上发烫,心跳加快。语无伦次的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你打算去街角的餐厅。”格劳斯看着S说道:“做为对绅士的谢礼,请记住我即将要对你说的话。千万不要点他们家的Mousaka。”“为什么?”“记住我说的话就可以了。”S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会记住的。“另外,”格劳斯又继续说道:“我觉得还是现在告诉你比较好,这将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如果需要租房的话,最好在晚上八点。我觉得对面三楼的那个阳台我很喜欢。”说完摆动着红色的裙摆,像随风飘舞的花瓣一样离开了咖啡厅。S并没有领会格劳斯的话,只是因为她说的一句“这将不会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见面”而心花怒放。他喝完了杯中的咖啡,走到了街角的餐厅。不知为何,竟然只记得格劳斯提起的Mousaka。第二天,S改变了自己的日程安排,迫不及待的再一次来到与格劳斯相遇的咖啡厅。刚进门就碰见了也同时到达的格劳斯。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海蓝色的长裙,一边用绿色的眼睛和粉红色的双唇向S打招呼,一边用手随意的整理了自己的长发。“这么巧。”S说。“你觉得是巧合吗?”格劳斯轻快的看着S说道。今天,两个人终于坐到了同一张桌子边。“你还是点了Mousaka,我亲爱的朋友,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刚坐下格劳斯就对S说道。“你怎么知道?”S有点惊讶。“帕尔马干酪,永远是帕尔马干酪。说什么白干酪更健康,这是创新。但都错了。传统的东西还是保持传统的样子最好。”格劳斯说着。一旁的S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觉得我说的有问题吗?”格劳斯忽然略带严肃的问道。S拼命摇头,然后解释道:“我赞成。我举双手赞成!”“那你最好现在就站起来。”格劳斯忽然命令一般的说道。“什么?”“站起来,五秒钟之内。”格劳斯说完开始倒数。虽然摸不清状况,但是S还是选择了听从,她在格劳斯数到三的时候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几秒钟,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惊呼的声音。S转身看到自己的座位从椅背上开始,全被打湿了,新鲜的还冒着热气。“实在抱歉先生。”服务员一边擦着椅子一边说道:“还好您起身了,我真的不敢想象这一杯热咖啡洒在您身上还有这件白衬衫上会是什么样子,真是太糟糕了。”S没有理会刚才发生的一切,而是惊讶的看着格劳斯。格劳斯只是淡淡的看着手上的菜单,没有说话。“你,等等,怎么知道,”S有点语无伦次:“你是怎么知道的?”格劳斯只是给了S一个神秘的微笑,然后说道:“秘密。”“这,太不可思议了。昨天也是,今天也是。”S说:“我是说,你怎么知道对面三楼的那间房在八点才能出租。还有,刚才的咖啡。”关于昨天的事情,是这样的。S始终念念不忘格劳斯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他就像是被下了迷药的人一样,魂不守舍的竟然心心念念的走到了格劳斯说的那个三楼,但是他到达的时间太早了,七点五十分。但是十分钟又能有什么差别,S这些想着。他敲开了那间房门,走出来一个佝偻着背的妇女,她一脸冷漠的看着S,对于到来的访客并不表示欢迎。S向妇人询问房屋出租的事情,但是却被妇人拒绝了。S有些失落,就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妇人又追了出来,忽然答应将房子租给S了。原因是刚才她接了一个电话,她的小女儿邀请她去住一段时间,所以她打算用较为低的价格将房子租给S三个月的时间。S满心欢喜的交了定金,他看了一眼手表,晚上八点十分。也就是说,妇人接到电话追上S的时候,大约就是八点的样子。“你是怎么做到的?”S问。“你要是真想知道,那就请我去你的阳台看风景。”格劳斯说。格劳斯的这一句话,为S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大门。自从那一次看风景之后,他们还一起看了夜景看了日出,听了歌剧去了海边,吃了美食喝了美酒,牵了手逛了街。格劳斯会教S希腊语,S会帮格劳斯吹头发,还会一起做brunch,两人看起来就像是蜜月中的小夫妻无疑。这应该是S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像自己这样的穷学生连交女朋友都困难,更别说遇到一个像格劳斯一样美丽的女人了。这种感觉比中了一千万还要美妙。“你不会去那家设计公司的。”两人依偎在一起的时候格劳斯说道。“为什么不?”S问。“因为你要回到你的国家,你要开一间咖啡厅。”“什么?”“我说的没错。你不会去做那份工作的。”S看着格劳斯,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说出这类的言论了。虽然不太喜欢,但是更另S惊讶的是,无论什么事情,格劳斯都能准确地预知,一点不差。“你到底是谁?”S忽然抛出了这样一句话。但是说出来之后又立刻后悔了。格劳斯却没有在意,她起身双手抚摸着S的脸说道:“太可惜了,我们只有这三个月的时间。”“你可以跟我回意大利吗?”S问。“我不能,至少现在不能。”“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这样的对话只会把人逼疯,显然格劳斯在这方面比S要拿手很多。“亲爱的,你要信我,听我说你要回去你的国家了,但是没有关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格劳斯抱住S说道。“我没有打算回意大利完成我的学业,你说的对,我确实对我学的专业不感兴趣。”S说。“我说的不是意大利。”格劳斯淡淡的说。就在这个时候,S的电脑收到了一封邮件。格劳斯对他说:“你应该看看。”S打开了邮件,对方是很久没联系的朋友,最近自己开始创业,看到社交网络上S的一些咖啡评论和日常更新,希望他能够和自己一起创业开一家咖啡厅。“资金都到位了,就差一位合伙人了”朋友邮件中这样写道。“原来你指的回国,是中国。”S说。“你应该回去,你的家人也需要你。”格劳斯说。在狐疑中,S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竟然姐姐。姐姐在电话那头先是客套的寒暄,最后忍不住说道:“最近妈妈的身体不太好,老毛病又犯了。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大家吧,我们都挺想你的。”S已经下定决心回国了,但对于发生的一切仍然不敢相信。“你过来。”格劳斯在阳台对S说。S走到格劳斯身边,让她玫瑰的头发靠在自己的胸前,然后听见格劳斯说道:“女人。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孩子。穿着绿色衬衫的老男人。一边走路一边抽烟的女人… …”格劳斯说着,S看着街角拐弯处走过来的人,下一个人永远和格劳斯描述的一模一样。“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魔术吗?”S问。“我也不知道。”格劳斯转身看着S,眼里充满了遗憾的样子问道:“你害怕吗?”S看着眼前的格劳斯。远处是一片深黑色的大海,海岸边的点点霓虹模糊了颜色,她只穿了一件自己的灰色T恤站在这样的风景前,衣服对她来说有些太大了,但却依然美的不可方物。S摇了摇头。格劳斯笑了。还和第一次遇见她的那天一样,灿烂的带着香气的笑容。之后的时间,S已经记不太清是怎样度过的。只记得他们喝了很多酒,就像是最后的狂欢一样;也说了很多话,就像是最后一次的倾诉一样。天亮之后,S身边的床已经空了,也凉了。只有枕头上留下了一张纸条:“我是为了你,才来到了这里。我的爱人,我们还会再见的,相信我。”S彻底休学回国了。回国之后S记得格劳斯对他说过的一些“建议”,包括合伙人的背叛,生意的不景气,自己努力之后的收获,以及他所得到的成就,一一都被言中了。但是,在格劳斯预言过那么多应验的话里,只有一句至今还未成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明天我就要飞罗马了,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所收获。”S笑着对我说。对于预言和命运这种事情,我总是充满了疑惑。到底是格劳斯的话对S产生了心理暗示而演变成了现实,还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着有预言能力的人呢?古希腊文化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有所了解,特别是其文化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希腊神话。古希腊神话中有这样一位人物角色。他出生的时候是人类,身为渔夫的他误食了一种草药之后,竟然有了不死之身,并且长出了鱼尾和鳍独自生活在海底。他是传说中的海神,具有预言的能力,他的名字叫做格劳克斯。但传说中的他是一位男性,而且也无法拥有人类的双腿。可是,这么久远和不为人熟知的古希腊之神,不知道是否也存在着一些误解和错误的描述呢?毕竟,这一切没有人能够证明。就像是S说的这个故事一样,充满了未知的神秘的色彩,唯有再一次拨开她的面纱,或许方可知晓。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