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自己多年事件

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总会在不经意间想到曾经的经历,给无数人说过,都只不过当个笑话罢了。而我呢?一直处在恶性循环中,直到大学之后,才渐渐释怀。小时候,我和堂姐是我奶奶爷爷在农村抚养大的,直到小学6年级才去城里读书,还记得大概是在三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是夏天,我奶奶他妹妹的老公死了,叫我奶奶去参加葬礼,奶奶顺便带我姐也去了,那一天是周末,先说下我奶奶吧,她那时候是一名基督徒,原因可以后续说,也是我、奶奶、爷爷一起亲生经历的事情,让我不得不信鬼神之说,虽然到现在我还是一名无神论者,但有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回到正题,那天如往常一样,我和爷爷看了一会电视,在八九点就准备睡觉了,当时床上一床被子,竖条三叠放在我们中间,方便晚上太冷可以盖被子,当爷爷熄灯后,我就闭上眼睛打算睡觉,但是,就在闭眼不到1分钟的时间,我听到了送葬声由远至近经过我家门前,就是那种敲锣打鼓,吹索拉的声音,我停了一会不对劲,就开灯叫醒我爷爷,问道,爷爷,你听到刚刚外面的声音了吗?他说没有,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声音消失了,我就当做是自己幻听了,不以为然,熄灯继续睡觉,但是,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同样不到一分钟的时候,我依旧听到了这个声音,我睡不下去了,一下弹了起来,开灯问爷爷,他依旧没有听到,的确,两次叫他挺的时候,我就听不到这声音了,就好像刻意只让我听到似的,这次我不敢再关灯了,开了大概十来分钟,我爷爷说怎么不关灯,其实我想在开灯的情况下看能不能听到,幸好,这次没有听到那声音,我也算松了一口气,就给爷爷说,可以关灯了,灯灭了,我总感觉不自在,总觉得会有事情还会发生,全身就感觉很阴冷,不出所料,果然有事情发生了,重头戏来了,一个冰冷的手掌印在了我右边的屁股上,是多么真实的感触,我至今都不会忘记,不,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一个机灵跳了起来,问爷爷,爷爷,你刚刚摸我了吗?他迷糊的说道,没有啊,的确啊,中间还有一床被子,那么远,怎么可能摸得到呢?再说了,那是一双没有任何温度的手啊,至今我都无法释怀,从那之后,不管是冬夏,我都会裹着一床被子,像个木乃伊一样的不露出一丝身体,直到大学,室友问起我为什么裹得这么严实,我说了下我的经历,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当听个笑话罢了,我只想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有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