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诡事

山村里稀稀拉拉的鞭炮声不绝于耳,这代表这年关将至。快过春节了,人们都在为过年做着准备,各家各户办年货,杀猪宰羊,贴春联,迎财神,处处都显出浓浓的年味。我家里养了一 口大肥猪,二百多斤重,这在农村就算大猪了。因为村里人口少,乡亲们相互之间比较熟悉,关系也是比较融洽,所以大凡哪家要是杀猪的话,都会顺便请村里的人吃杀猪菜。今天正是我家杀猪的日子,一大早刘五爷就过来了,也跟着家里人忙前忙后,至于这顿杀猪菜和烧酒是少不了他的。来到了下午大家都酒足饭饱之后,各自散了去。刘五爷今天高兴,喝的晕晕乎乎也回到了他家里。因为是光棍,所以自然他的家也是比较简陋,就是一间破瓦房,墙围子还是用夯土堆砌的,当时村里其他人家基本上都用上了砖瓦了。进屋就是一个灶台,连通着一铺火炕,一个暗红色的柜子横摆在地上,剩下的都是些锅碗瓢盆的简单摆设。我正在家里帮忙收拾东西,母亲这时喊我:“今天剩下不少杀猪菜呢,给你刘五爷送点过去,要不咱家也吃不完。”我是因为平时经常听五爷讲故事,所以跟他关系不错,赶忙说:“好嘞,都盛好了,我这就去。”这时已经到了傍晚,村里已经零零星星的点起了电灯,我端着母亲盛好的一大碗杀猪菜,就直奔刘五爷家。到了五爷家的房子前,屋里没有开灯,想必五爷今天多喝了几杯,肯定睡觉呢。我轻轻的磕了磕木头门,喊了声“五爷!”没有动静,接着又喊了两遍,还是没有反应,心想睡得还挺死。接着就提高了嗓门大喊了一声。这时才听屋里传了一阵轻咳,接着就看着屋里的灯亮了起来,随后应了声:“进屋吧,快进屋。”我推开了门走进屋,一看五爷披着他那个破夹袄,半依偎在火炕里面的被垛上,炕上的火盆里的碳火烧得挺旺。刘五爷见我进来,赶忙招手让我挨着火盆坐下,我随手把那碗杀猪菜放到了锅台上,就坐到了火盆边儿。五爷点起烟袋,对我笑了笑:“小子,又让你拿来这么多,你看我,这连吃带拿的,都不好意思了。”“客气啥,反正家里也吃不了,你别嫌弃就行。”然后我又接着说:“五爷,刚才是不是睡实了,喊了你好几遍你都没搭茬。”五爷摇了摇头,“我早就醒了,没看火炕都烧完了,要不哪来的这盆碳火。”我更是差异了,“那合着您是听到了,故意不搭腔呗。”“要说故意,也可以这样说。但是呢我有我不搭腔的理由。”听五爷这么一说,我更加的好奇,就说:“那这是为啥呢?”五爷就打开了话匣子:“咱们这样的山村,本来人烟就稀少,所以经常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儿,特别是到了下午,太阳一下山,由于没有了阳光照射,阴气这时就会上升,所以好多鬼怪都会出来乱串。人要是年轻力壮,火力旺盛的话,还没有关系,就算遇到了,这些鬼怪都会绕开你。要是那些年老体衰,或者身体虚弱的人,就很容易撞见。因为这样的人身体阳火不旺,鬼怪很容易上身。”说着就吸了口旱烟,接着又说:“就说我吧,毕竟岁数大了。对这方面需要更加谨慎,特别是晚上有人喊你的话,不能轻易回答,除非过了三声之后,如果还在喊你,就可以答应了。”我听着更加的诧异,就问:“为啥要等到喊完三声之后再答应呢?”五爷顿了顿,语气肯定的说:“因为鬼叫人是不会超过三声的!”“那如果要是一不小心,先答应了呢。会咋样?”“那就犯了大忌,闹不好会发生很多古怪的事。”五爷把烟斗在火盆边沿儿上磕了磕。接着五爷就说起了一件事。故事发生在邻村,距离现在已经好多个年头了,当时五爷还很年轻。这个邻村就在我们村的上边,相距两里多地。这个村叫前营子。村子跟我们村规模相当,五十几户人家。一进村子的第一户人家姓梁,这梁家在过去可是大户人家,慢慢的随着时代发展,到了这一代已经落魄了,现在只剩下哥儿俩,老大叫梁东,老二叫梁北。这个老大已经四十多岁了,至今没有娶妻生子,也是光棍一人,平时村子里的人都叫他梁大。老二还不错,娶了一房媳妇,家里还有个孩子,十多岁的样子。父母去世的早,哥儿俩相依为命到现在,感情也是不错,所以一直没有分家,还生活在一起。平时梁大自己一人住东屋,而梁二一家三口住西屋。靠着几亩耕地,日子过的平淡,但也算安稳。话说也是那一年的春节,家家喜庆祥和。转眼就来到了大年三十,整整下了一天的大雪,雪停之后,时间也到了晚上。在山村有熬年夜这一说,就是每年到了年三十晚上,每一家无论男女老少,都要熬夜不睡觉,管着这一年精神的。因为家家户户熬年夜,所以村里的人就会相互的串门,或者几个人凑在一起打打牌,消磨时间。又赶上这一年三十晚上下大雪,这属于吉兆,正所谓瑞雪兆丰年,预示着这一年会风调雨顺,所以家家户户都很热闹。梁大属于闲不住的人,又赶上年三十晚上,所以早早的吃完晚饭,就去村里的别人家串门了。平时因为一个人无拘无束,也喜欢玩几把小牌,虽然爱玩,但是经济条件在那摆着呢,根本没有什么余钱,所以别人玩,他只能在旁边扒扒眼儿,跟着别人瞎热闹。时间来到了晚上十点多钟,这时梁大就觉得自己心里犯突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感觉浑身不舒服,所以就离开了赌局儿。别人还很奇怪,这个梁大今天是怎么了,以往赌局儿不散,他不离场,而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离开了呢。梁大出了赌局儿,就奔直回到了家里,此时也快将近午夜了。梁二一家三口没有出门,在西屋看着电视节目。梁大自己回到东屋里,就合衣躺进了被窝儿。梁二在西屋也很纳闷,心想今天大哥是怎么了,回来的这么早。往下也没有细想,就继续看电视。此时的时间就来到了十二点,也就是午夜时分。家里的墙上挂着一支老一代留下的钟表,铛,铛,铛的响了十二下。又过了一会儿,就听到梁大的屋里有动静,因为是东西屋,所以听得比较真切,接着就听到了外屋开门的声音,因为是木头门,所以每次开门都会发出轻轻的嘎吱声儿,梁二知道是大哥出去了,心想肯定是起来上厕所去了,也没有在意。梁二一直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时间就过去了大半个时辰。怎么没听到有人开门进屋的声音呢,难道大哥是睡不着起来又去串门了?这些疑问始终缠绕在梁二的脑海里,梁二又一想是不是大哥上完厕所早已回到屋里了,没有关外屋的木门。所以就从火炕上下来,披上大袄,穿上棉鞋,从自己的屋里出来了。来到外间一看门关的很严实。梁二就顺便的走向东屋。来到东屋之后,梁二打开了灯。只见火炕上铺着一床棉被,棉被的最上面压着一件大袄,梁二认得这就是大哥平时穿的大棉袄。再往地上一看,梁大的那双大头棉鞋规整的摆在地上。这时梁二就犯了迷糊,心想着这人要是出去了,天气这么冷,肯定要穿着大袄和棉鞋啊。如果没出去,那么人在哪里呢?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儿,赶紧把衣服穿好,就往屋外走。因为是年三十,每家每户都要长夜亮着灯。这是过年的习俗。梁二家也不例外,在外屋门口的房檐下,亮着一个灯泡,所以整个院子是亮堂的。梁二家也是标准的农村三间瓦房,院墙是石头堆砌而成,大门口是一扇小铁门。由于是村子的第一户人家,往南是一片耕地,冬天的地里没有庄家,被雪覆盖着,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再往远去就是村里的南山,而出了大门口往北去就是直通村里的小路。这时梁二已经来到了大门口,往北边的小路看去,因为是雪后的路,被杂七杂八的脚印覆盖,已经是分不清谁走过。梁二借着黄晕晕院灯,往南边的大地看,只见一串独立的脚印,顺着大地往南而去。蹲下来仔细观察了脚印,发现这样的脚印明显是光脚的,根本没穿鞋子。看到这些梁二后背一阵发凉。联想到大哥的棉鞋还在屋子里,就觉得事情越来越严重。说着就赶紧跑进屋里,大声喊道:“媳妇,赶紧穿衣服起来,去街里喊人,咱家大哥不见了!”梁二媳妇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但是看到梁二着急的样子,赶紧穿好衣服,就去村里喊人。不大一会儿功夫,梁二家门前就聚集了一些人,都是村里的人闻讯赶来的,梁二把具体的情况向大家做了个简单的介绍,然后众人带着手电筒就跟随着那串脚印向南山走去。也庆幸下了这场大雪,地上的脚印清晰可见。大家顺着脚印穿过大地,就来到了南山脚下。南山脚下有一片松树林,而松树林的下面就是梁家的祖坟所在地。而那串脚印就直奔祖坟而去。众人都是心惊胆战的跟随着梁二。说话间就来到祖坟这里,大家拿着手电筒向坟地的四周晃了一晃。这一晃不要紧,只见在一座坟头的正前方,直挺挺的躺着一个人,浑身一丝不挂。而他的周边已经一点雪没有了,就像被人清扫了一般。众人心里一惊,赶紧快步走上跟前,梁二上前把手电往这个人的脸上一晃,果然是梁大。此时已经昏迷过去了。梁二着急着把自己的大袄赶紧脱下来,盖在梁大的身上,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借着大家的手电一看。只见梁大的鼻孔、嘴里,甚至是耳朵眼儿里,全部被塞进了沙土。而梁大脸色铁青,眼睛紧闭着。众人一摸梁大的胸口,心跳还在,所以赶紧拿树枝,把鼻孔和嘴里的沙子掏了出来。等掏干净之后,只见梁大深深的喘了一口气,但是还是处于昏迷状态。紧接着众人七手八脚的把梁大就抬回了家。到了家里,又是放到炕头捂暖身子,又是灌姜水,一顿折腾,梁大终于缓了过来,慢慢的也就清醒了。梁二坐在炕边儿,就说:“大哥,你这是咋啦啊?”梁大缓了缓神儿,就跟大家说了起来。当时从赌局儿回来,梁大就觉得不太舒服,就脱了大袄,钻进了被窝,以为是最近熬夜熬的,睡一觉就好了。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到院子里有个女人的声音喊他,“梁大……”“梁大……”声音轻弱,夹杂着尾音,不过听着很清晰,梁大迷迷糊糊的就“哎!”的一声答应了。紧接着梁大身子就不由自主的起来了,跟着这个声音就来到了院子里,往大门口一看,就看到了他的母亲站在那里向着他招手,随后梁大就跟着他的母亲一路走。也说不上自己是真实的还是梦里。总之就是一路跟随着。慢慢的就看到前边有一户人家,亮着微弱的油灯。他的母亲就把他领进了屋里。到了屋里就对梁大说:“孩子,这是咱家,你看你爸爸也在呢。”梁大就看到一个老头,背对着他坐在一个凳子上,始终没有回头,但是看着背影,梁大认出这就是他父亲生前的样子。接着这个老婆就说:“儿啊,你是不是饿了,家里有饭菜你吃点吧。”然后就端上来一盘菜和一晚米饭。梁大本来不饿,但是身体却不听自己使唤似的,拿起那碗米饭就吃了起来,而且还是狼吞虎咽的。一会就吃完了。接着他母亲又端上了一碗,让梁大无论如何的也要吃完。梁大不由分说又是端起来就吃,就这样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迷迷糊糊中就觉得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当一切清醒之后,已经是在自己家的炕上了。五爷讲完这些,天已经黑的透透的了。我还是深陷在故事的情景里不能自拔。“五爷,那这个梁大,最后咋样了。”五爷听我问他,就说:“时间太长也不记得了,只知道那个梁大活了没几年,就在他家祖坟边上的松树上,上吊死了。”从那以后,只要是晚上别人叫我名字的话,我从来都是过了三声再答应,一直如此。真的害怕哪天一不小心答应了,结果……你有过午夜被别人叫名字的经历么?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