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去世后的灵异事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要用科学的态度来对待。以前,唯物主义思想伴随我几十年,我的奶奶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吃斋念佛一辈子,但是无论她说什么神呀鬼的,我都不相信。自从2018年清明前我婆婆去世后发生的一些怪事,彻彻底底改变了我的思想。我是遂宁人,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学教师,下面是我的一些亲身经历,没有半点虚言,因为我发现这个上面的网友多数都是写的真人真事,才有兴趣投稿。我母亲给我算过命,说我不能走办丧事的人家,也许下面我要写的内容跟这个有关吧。一、不药而愈的急病办理完婆婆的后事,我回到了家里,那天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我在阳台上的面盆处洗脸,老公在卫生间,都在阳台上,一墙之隔。突然,紧贴着我右边的小卧室窗台边一个影子一闪而过,往卫生间方向去了。我当时慌了一下,这是什么?我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难不成婆婆跟着老公回来看看。还好当天没事,我和老公好好休息了半天。怪事发生在第二天晚上,吃过饭,我躺在床上休息,玩手机,一直没有睡意。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不舒服,先是心里难受,然后腹部疼痛,我想忍忍就可以的。没想到,疼痛越来越厉害,变成了剧痛,坠痛,像有一只手狠命地往下拉扯。我忍着下床,看看时间,十二点半。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过,感觉到危险了,我赶紧叫老公,他喝了酒,被我喊醒了。他说送我去医院,背我下楼。可是我觉得不行,我一点都动不了,拼命喊老公打120。其实,我家离医院就一条街。可能是人人都有求生的本能吧,我已经软在地上,冷汗直冒,眼皮打架,马上要休克了。老公还是打了120,然后抱我下楼。急救车到了,几分钟到医院。然后一通检查,医生说:“检查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呀,你现在还痛吗?”我说没那么痛了,只是没有力气。医生说如果离医院不远,就可以回去休息,有问题再联系我们,因为你检查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不能随便开药。我的确也没有痛了,奇怪,哪个时候不痛的,检查过后吧。老公带我回家了,我一会儿就睡着了,一夜无事。第二天,我就活蹦乱跳的,跟着老公钓鱼去了。二、不翼而飞的丝巾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有一条紫色长丝巾,放在小卧室里。我把它对折,刚好铺在两个枕头上。小卧室长期没有住人,儿子也在外读书,家里经常就我和老公两人。有一天,我到小卧室拿东西(小卧室就我偶尔去),发现丝巾被人动了似的,整齐地翻开了,露出了一个枕头。我很诧异,但我想看看是什么情况,便不动声色,把丝巾照原样铺好。第二天早上,我又去小卧室,这下让我心里恐慌起来,丝巾整个不见了。我暗暗寻思:风是吹不进来的,卧室窗户关着,外面还隔着阳台,窗户也是关闭的。老鼠吗?也不可能,刚好那以前在一个厨师那里,讨了点对付老鼠的东西,纱窗关完,好久都没有老鼠的声音了。小偷吗?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家里除了大门,其他都没有关,小偷会拿这个破丝巾吗?我也问了老公,他说我哪知道你的东西放哪里。反正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三、从天而降的拖鞋那是六一儿童节那天,早上,我正在穿校服,正对着卧室门口,突然,卧室门口出现了一双拖鞋,没错,就是一双拖鞋。一双冬天的厚拖鞋,我知道家里有这么一双,绿色的,摆放姿势就像人走路,一前一后,但没有看见其他什么。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心想,肯定是老公把拖鞋乱丢,等下我把它拿下去。等我收拾好,一出门,奇怪的是,拖鞋不见了,我刚刚明明看见在这里。不行,我要弄个水落石出。于是,我在鞋柜里找,换季了,我都会把拖鞋洗了晒好,放在鞋柜里。果然,那双绿拖鞋好好地呆在鞋柜里,那我刚刚看到的是什么?四、听到重病住院的人在家里说话我们学校外面有一个小卖部,主要卖点文具和零食,老板娘是廖大姐。办完婆婆丧事,我就回学校上课了。那天下午,我处理完学生作业,走得很晚。小卖部距学校就几米远,我开车出了校门,马上就经过小卖部,小卖部大门紧闭,平时这个时间,学生成群结队,老板都忙不过来。正疑惑着,屋子里却传出了廖大姐的声音:“杨老师……”(杨老师是她小姑,关系处得很好,她一直这么喊的)感觉屋子里有好几个人吧,却只有廖大姐一个人的声音,没有其他人回答。奇怪归奇怪,我赶时间回家,没有想那么多。第二天,小卖部依然大门紧闭,于是我忍不住问同事谢老师,她说:“你请假了,不知道哦,廖大姐现在还不知道脱离危险没有。那天突发脑溢血,好在杨老师跑得快,隔医院近,自己开车几分钟就送到了。送到医院呼吸心跳都停了,抢救了三次,才醒过来。现在送到市人民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少说要住半个月院吧。”这么说,家里没有人,那听到她说话是怎么回事呢?现在,廖大姐好像恢复得还可以,半年多了。听杨老师说,做了手术,她吃不下饭,恶心。后来找了个厉害的神婆,说是她在阴间的什么树,被虫子钻空了,神婆可能想了点办法,反正廖大姐目前好好的。因为我好几个月经历这些事,胆子变小了很多。我家住在闹市区,只要是我一个人在家,就特别怕,好像屋子里的空气都是冷的,常常感觉压抑。一个人睡觉,整晚都开着灯,还不敢闭眼睛。我老公和他们老家的人就请了一个道士,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还给我画了符,长期放包里。不过,现在的确没有什么奇怪的事了,也不怕了。以上我写的,全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