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噩梦

我想对于每个人的童年而言,都差不多是在天真和快乐中度过的,但是对于我而言,童年的快乐在我的记忆里只占据了为数不多的位置,剩下的就是那挥之不去的噩梦。我生活在重庆的一个偏远小镇里,父亲出来的早,所以我从小就是在小镇里长大的;我母亲是另一个县里的人,由于上学的地点和生活的地点一样,我的生活倒是平淡无奇,百无聊赖的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的生活完全被它改变了。从小我的外公外婆就特别宠我,因为我是家里的长子,(封建年代有特别的思想)所以我每年的假期都会在外公外婆家里过,和他们一起生活的还有我的姨娘姨叔(是我母亲的妹妹,妹夫),因为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条件念书,所以我姨娘很早就没有念书了,后来认识了邻村的姨叔,也就在老家生活了下来。他们也不喜欢出远门打工,也就在家耕地,务农,加上当时很赚钱的烟草类农作物,所以在老家的时间就多了起来,这也是前提…..我清晰的记得那是2009年的夏天,刚放暑假的我已经快适应不了天气的炎热,提出去外公外婆家过暑假的建议(海拔高的原因,气温会比当地低),父亲也同意了,当天晚上我们就到了外公外婆家(我们那离外公外婆家差不多开车4个小时,现在路修好了差不多1个半小时),吃过晚饭就和外公聊起了以前的故事……………外公年轻的时候体格还是很强健,当时的阶级分为上中下农,外公家那时候是中农,勉强能够吃饱饭,不过当时的下农就面临着饿死的风险,特别是在59年到61年这个3年是那个时候最难度过的3年,当时盛行的大锅饭也没有人去参与制作,所以更多的人变得越来越懒,最后导致饿死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当时到了山上果实盛开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进山找食物,野果、野草、树皮、蕨根、能吃的都被吃光了,不过还是有人熬不过当时的那3年;愈来愈多的尸体被集中掩埋,到后来没地方埋了,当时有一个地方被人们发现了,当地俗称“羊刨地”,因为那是一个深坑,直径约为15米,宽为12米,深度未知的深坑。当时没地方埋了的尸体就都在这里被处理了(直接扔下去,听声音大约30米左右的深度,有水声),不过这也就造成了后来闹鬼的根本原因。和外公聊完后就洗脚睡觉了,不过在床上始终会想这些事情,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差不多快10点了,吃过早饭,我做了一件令我现在想起来都后背发凉的决定……….吃过早饭的我就拿着一把弯刀(农村砍柴用的刀)出门了,我要去看看,去那“羊刨地”看看。沿着田埂的路一直往下走,穿过一片烟地,就进了林子,刚出的太阳还不是很热,不过知了已经开始求偶活动发出“知知知”的叫声,在林子里面走着,枯叶断枝被我踩得“嘎嘎”作响,越走越深,偶尔一声的斑鸠叫声让林子气氛愈加诡异,林子里的蚊子也在耳边呜呜的叫着,心情也越来越沉重,行了快10分钟左右,前面豁然开朗,约莫2亩地宽的空地显现出来,不过诡异的是这个2亩地没有任何农作物,似荒凉了很久,杂草有大腿高,没有任何脚印的痕迹,这个时候我的心跳速度逐渐加快,眼神有点飘忽,壮着胆深吸一口气往前走去,走了约莫3分钟就到头,深坑边有一人高的树木遮挡,深坑下面黑黢黢的一片,我也只有在边缘往下看,一阵风吹来,腐烂的杂草味道扑鼻而来,令我眉头一皱,心里暗叹一声,没什么好看的,走了;而就在我回头的瞬间,深坑里突然发出一阵不似人叫的声音,似过年杀猪的声音,令我头皮发麻,转身拔腿就跑,中途没有歇气,直接就跑到了家里,外公看我气喘吁吁的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给外公讲了我的经过,外公脸色一变,叫我回屋里去不要出来,这几天就在家里呆着哪也不去,我也是吓蒙了,回到屋里直哆嗦。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有缓过神来,然后浑浑噩噩的吃了晚饭,姨叔刚好今晚要给烤烟加煤碳,我看了一下时间22点半,我就坐在灶门前(灶头烧火的地方)发呆,不知不觉过了1个小时,我突然想上厕所,我就叫外公陪着我出去上厕所(农村的厕所是没有灯的,而且是养猪的猪圈),外公在外面站着,我就在里面方便,周围漆黑一片,心跳骤然加速,便赶紧解决完出去了,但是我始终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感觉我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然后就回到屋里,翻来覆去终于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吃了早饭就在灶门前坐着,想着昨天的事,久久不能平复下来,外公也过来给我讲,那里堆积的死人太多了,怨气也积累了很多,人一靠近就会出现幻觉,叫我以后别去那里了,我忙着答应下来;到了晚上的时候,吃过晚饭就和姨叔一起看电视,因为今晚要给烤棚加煤炭,要等到1点过才可以加,提前加就浪费了,外公叫我早些休息,碰巧白天的时候去菜园里摘了一些糯玉米。准备晚上烤来吃,就等到了现在,肯定不能睡,就给外公说了一声,跟姨叔一起,没有多大的问题的。好不容易熬到了1点过,姨叔打算去加煤炭了,我也跟着他一起去,烤棚的位置就在马路旁边,里家大约100米左右,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和姨叔打着手电就出发了,夜晚还有一些虫鸣和狗叫,夜空的星星在天空中数不过来,一闪一闪的,说话间就到了烤棚的位置,我也兴奋的把糯玉米放在一边,等着姨叔把门打开,刚把门打开我就叫姨叔把玉米放进去,然后我们就在那沟壑里等着,很快,玉米就熟了赶紧把玉米拿出来,烧得很黑,也没有洗就开始吃了,正吃着挺香的,我眼角往旁边一瞥,就突然看到了令我毛骨悚然的东西,在我前方大约200米的竹林里,一片漆黑,却有两个绿油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我当时就傻了,忘记了玉米是什么时候从我手里掉下去的,姨叔看我玉米掉了,问我怎么回事,我让姨叔往竹林里看,他也看了过去,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他说有什么东西?我说那里有一对眼睛,绿色的!没有看到?当时我就懵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捡起旁边的石头就往竹林里扔了过去,仿佛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我一下子就虚脱了,瘫坐在地上,石头扔进了竹林里,不过却没有砸到那东西,倒是打到了竹子“啪”的一声就掉地上没了声音,我再次看去,却没有了那绿油油的眼睛,不过此时的我已经被冷汗打湿,浑身没了力气,瘫坐了几分钟后缓缓站起来和姨叔一起回去,他问我怎么了,我感觉说出来他也不信,也就没有和他解释;回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绿油油的眼睛,失眠,那一晚没有睡着,也不知道是几点,天开始蒙蒙亮,鸡也开始每天清晨的打鸣,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到11点的时候就被外婆叫醒了,说该吃饭了。休息了一会感觉恢复了一点,就下床去吃饭了,姨叔也给外公说了这个事情,父母也知道了,他们说我大惊小怪,应该是猫或者狗的眼睛,但是他们在聊着聊着,我也在想着,但是只有我知道那绝对不会是猫或者狗的眼睛,因为那是一双冰冷的眼睛,我能感觉到它看我时的表情,一脸冷漠,毫无感情,或许也只有我能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更是一场我以后再也不想体验的体验。后面我就回家了,后续也没有出什么事情,现在每次去外公外婆家,也不会再到处乱跑,因为在深山老林里,哪里都是危险。到现在我再经过那条田埂的时候,我也会敬而远之,保持一颗敬畏的心有些东西不管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都不是你能揣摩的,也许也只有亲身经历过后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我是不信在经历了。(本故事由真实事件改编)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