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诡事(二)

这天刘五爷从一个村子忙完活计,已经是晚上了。因为这个村子不大,谈不上有大车店住宿的地方,五爷只能收拾行当,准备连夜赶路,计划赶到下个村子在找地方投宿。由于是夏天,天气到了晚上也跟着凉爽起来,五爷挑着挑子急忙忙赶路,也不觉得太累。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夜里。因为山村的路人也稀少,路上只有刘五爷一人,冷冷清清的,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虽然是夜里,因为刘五爷常年跑街串巷的,也习惯了。路就算不太熟悉,但是也能分辨方向。这时就来到了一片树林子,这片树林子五爷曾经走过,这里本来是坟场,而且在日本鬼子侵略时期,这个地方也有个刑场,当时经常在这里枪毙人,虽然到了近代,这里的四周改成了耕地,早已没有了过去那种可怕的事情,但是因为阴气太重,就算白天走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阴森森的。这个林子不太大,全部是村里栽的榆树,经过这么多年,榆树都长起来了。五爷加快了步伐,心想再有几步路程就要出这个树林子了。走了一会儿,五爷就发现不对劲。按时间算,此时应该走出树林了,可看看四周朦朦胧胧的,还是身在其中。五爷心想可能晚上的缘故,自己走的慢了,所以把挑子在肩膀上正了一正,又开始走起来。就这样又走了好大一会儿,一看周围,还在树林里,四面是黑乎乎的,一棵树连着一棵树,前边更是看不到头,五爷停下了脚步。又仔细环顾了四周,没错!确实在树林里,而且还可以隐约看到树林里几个孤立坟头儿。五爷的汗开始冒出来,心里十分清楚,肯定有古怪,所以就把挑子里的一块油布,扯了下来。这块布平时五爷用来擦手的。本来是白色的,但是被五爷用的脏兮兮的。五爷放下挑子,就把这块布绑在了路边的一颗树枝上。绑好后,五爷挑起挑子,继续往前走。就这样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往路边的树上一看,那块布还绑扎在树上。五爷彻底心凉了,难道遇到鬼打墙了。五爷早就听说过这样的事,没想到今天自己遇上。五爷不信邪,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大步赶。就这样一路走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抬头往前一看,有一点光亮,好像是油灯的亮度,忽隐忽现的。总算有亮光了,五爷心里稍稍的安慰一些,接着就奔那个光亮一路走去。说来也怪,这个光亮看似就在眼前,但是走来走去,这个距离似乎不变。无论是紧赶慢走,那个光亮一直保持相似的距离。五爷心里更是不知如何是好。说着就加快了步伐,也就在这时,只见那个光亮似乎越来越近了。五爷赶紧往那个光亮处靠近,这时五爷就发现,那个光亮似乎来自一件房子里,透着窗户照射出来,具体看不太清,刘五爷心里有了谱儿,看来总算来到村里的人家了。就当五爷往那个屋子跟前迈步的一刹那,只听扑拉拉一声,划破夜空。五爷吓得差点跳起来。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一只夜猫子,从旁边的树上飞走了。刘五爷虚惊一场,稍稍的缓了缓神儿,低头再一看前边的光亮不见了。而四周的天也亮了起来,透过头顶泛白的天,也看清了眼前的路。这时再看脚底下,哪里来的路,是一片荒地,而就在眼前的脚底下,赫然的是一口大井,只见这口井的井口有五米多宽,能看清井里得水泛着白花花的光。这种井在当时的农村很常见,都是各村的村民挖的,遇见大旱之年,可以用来灌溉浇地。五爷看此情景,再往前迈一步,自己就会掉进井里。后背一阵冷汗冒了出来,如果不是那只突然惊起猫头鹰,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淹死了。看来真是明明之中自有天意啊!因为是夏季,天亮的比较早,这时的天已经发白了,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五爷又看了看这周身的一片荒地,四周杂草丛生,已经偏离了山路很远了。五爷赶紧挑着挑子,往山路上来。而那个树林就在前边,五爷顺势就上了正路,走进了树林。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了那颗帮着油布的树,那块油布还完好无损的绑在树杈上,而在这棵树的旁边就是一座坟,看这座坟的坟头刚长出来的杂草,像是一座新坟。这惊险的一夜总算过去了,五爷精疲力尽的坐在路边,拿出了烟袋,整整一口气吸完,此时的心里才算平静下来。出了树林,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就看到了一个村子。这个村子不小,三三两两的炊烟已经飘起来。等到彻底亮天,五爷找了一个街边小吃,此时人也不多,就一个中年男人忙乎着炸油条,五爷要了一碗豆腐脑和两根油条。大口吃了起来。那个中年男人忙乎完了一阵,走过来跟刘五爷打起招呼“老哥,看着面生呢,这么早就起来吃饭啊?”“我是跑生活的,昨晚走了一夜的路,刚好赶到这个村。”五爷答道。“是从南边过来的么?”中年男人说着,用手指了指五爷来的方向。“是啊,是啊。”五爷只是回答了,却没有提起昨晚上所遇之事。男人听五爷一说,似乎顿了顿,想要说什么,可又给硬生生憋了回去。五爷看了看中年男人的样子,知道肯定有事,就问道“伙计,有什么不对么?我是外乡人,有事您还得多指教。”听五爷这么一说,那个男人就坐到五爷对面,盯着五爷看,五爷被他看的心里直发毛。接着那个男人就说:“既然大哥昨晚从那边走过来的,没什么事,那我就不妨跟你说了。”“在夏初的时候,这个村子发生一件事,在村东头,有个姓史的人家,老两口有个闺女,今年刚22岁,这个闺女长的在这十里八村的都数得着的。话说这个闺女和南村有个小伙子,因为是同学关系,所以就处上了对象,小伙子也是挺精神的,不过这小伙子家里不富裕。当史家老头子知道这件事之后,极力反对!并且把闺女锁在了家里。这个闺女也是个倔脾气,在一个晚上,趁家人不注意,就偷偷跑了出去,然后就跑到了村南头的那口大井,就生生的跳了进去!等到家人找到以后,人早已经淹死了,尸体捞上来的时候,这个闺女穿的是一身红色的新衣服,嘴张着,眼睛瞪的大大的,看到的人都吓坏了!”五爷听这个男人一说心里就有点明白了。就接着问“伙计,是不是这个闺女就埋在了村南路边的树林里啊!”中年男人一听,继续说:“自从这个史家闺女死后,这个村可是不消停了,晚上经常听到村南树林里传来女人的哭泣声,声音断断续续的,让人不寒而栗。更可怕的是,自从那以后,这个村子发生了好几件死人事件,都是在那口井淹死的,其中有好几个是晚上赶路的人。从那以后,没有人敢晚上从那边走。”五爷一听,再一联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的境遇,不免后背发冷。然后就把昨天夜里所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这个男人说了。这个男人也是十分惊讶,连连的说刘五爷这个人命大,肯定是福事做得多了,冥冥之中自有神灵保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