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发生的怪事

我有个业余爱好就是喜欢练跆拳道,我们道馆每年都会有一次3天2夜的集训。都是广东省内,不会出省。2015年8月中旬,我们去的是阳西集训。第一天早上坐车,中午到达目的地,简单吃过饭休息后就去阳西的沙扒弯集合,跑一会步,玩一会游戏,然后就下海游泳。晚上就烧烤。诡异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一整天都很诡异,并且晚上睡觉前大家闲聊一个个细节拼起来才知道。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主要就是分组玩游戏,其目的是学会团结,那时候《跑男》很火,我们的游戏也是抄跑男的,我们一共7个人,除去教练,就还有6个人,分成3组,有几个任务,最先完成所有任务的有惊喜大礼。任务就是类似:在摩天轮下拍照、找裸着上身的男人拍照等等之类的。其中有一个任务是,我们的手机收到一张相片,是一个山上有点像悬崖的地方,有个角度拍照能拍到自己和海,看起来很唯美,我们就是要求找到这个地方,然后拍其中一个人的照片就算完成任务。(如图),我搭档给我拍的照片,拍的不是很好,其实这个地形是我再走出去一点就能摔下去的地形。要去这个地方,只有一条上山的路,我们每个队有经费,因为一开始我和我搭档都比较大手大脚,导致经费紧张,上山的时候就是靠两只脚走上去的,我们是最后一队上山的,其他两队都是花钱坐三轮车上去的。我们上山上到一半的时候,教练骑着小绵羊在我们前面,因为他要去“监工”。我们到山顶的时候,其他队的坐上三轮车准备下山了,教练骑着小绵羊在三轮车后面,我就赶紧按照要求拍了照片微信传给教练,我们还没有走,怕不合格要重拍要再回来。我们一直没有收到教练的回复,我就给教练打电话过去,第一个的时候,电话那边一直接不通,就是没有“嘟嘟嘟”声,一般信号不好打不出去的时候就是这样,连嘟嘟嘟声都没有。我挂了之后又打过去,对话那头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我又挂了,隔了2分钟左右又给她打过去,这下就直接关机了。因为快要中午了,8月的太阳简直不要太毒。我和我搭档就说算了,不等了,不合格也不重拍了,反正我们已经落后其他队了,所以我和我搭档就回去了。下午游戏也在进行,我就不说细节了。广州禁摩,而且寸土寸金的,单位房一般都没地方放摩托,所以出门基本都是公交,地铁,打的这3种模式,日常生活都接触不到电动车那些二个轮子的,更别说自己骑了,骑单车都没有我们的份(那时候没有共享单车)。所以到了晚上,我们提议租小绵羊去玩。因为白天的时候教练因为监工,她过足了一天的小绵羊瘾,我们连碰都没碰到。我们7个人,租了4辆小绵羊。有一个人落单了,后来就说某个师姐自己骑一辆,其他人就2人一辆。我那天晚上就是心里很怕,总觉得隐隐不安,加上我真的不会骑,所以我就死皮赖脸的要坐教练的后座(因为她比较强壮,坐她后面我才心安。)我们先在路上骑了一会,因为人多,不能开太快,不刺激,于是教练提议上山,就是白天玩游戏我们走过的那条山路。其他人都说好,我其实不太愿意,但是不想扫兴,而且少数服从多数,我也没反对就上去了。说说这条上山的路吧,左边其实就是靠山,山上有竹子,有树,有坟。右边看起来是野草,其实是假象,不要以为野草是平地长出来的,其实都空的,能看到野草只不过是它们长的很大而已,扒开野草看的话,根本没有平地,都是那种很陡的斜地,站不稳人,不知情踩一脚绝对踩空摔下去。那条路一开始走大概走5分钟左右吧,左边有个酒店的,也是靠着山,看起来格局很高。然后再往上就没有任何人家了。最重要的是那条路完全没有路灯,全靠小绵羊的车灯照亮前方。我们4辆车隔着一点距离往上开还是挺亮的。路上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上山,上到山上的时候,有一个白炽灯的灯亮着。有几对小情侣和2辆机车摩托。大概是山下那个酒店的客人,灯也是那个酒店拉的。我们去到的时候走了一辆,其实那里晚上完全没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连下来走动都没有,就是停车随便望了几眼就说走了。下山的时候,那个自己骑一辆小绵羊的师姐先走(毕竟她自己一个人,怕她出事),我们剩下的三辆差不多是并排着走的。山路不宽,我跟教练说我们落后一点吧,不要太挤了。我刚说完这句话,我们这辆小绵羊就死机不走了,我就着急喊住前面的人,让他们等我们,因为我们的车灯也不亮了,前面的2辆停下来,师姐那辆走了,然后我们说1辆留下来,另一辆去追师姐。大概过了5分钟左右吧,车好了,又开始走了,在车死机的这段时间,我坐在后面左右看,看见了坟,我还指了一下给我教练看。还听见“唰唰唰”的声音,就好像别人走路碰到花草树木的那种声音。我一直很怕,我怕后面莫名其面伸只手把我拖走她们想救我都救不了,或者有什么东西搂着我或者趴在我肩膀上我不知道,因为听说鬼魂那些没有重量。然后我突然想起,不能指坟,如果指了的话,就要咬自己的手指,几岁就咬几下,还要对着指的方向原地跳,几岁跳几下,我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这个是我从小就知道的,而且从小指了坟就这么做。但是这个时候让我下车原地跳我死都不愿意,所以我就是一直咬着自己的手指,一直心里默念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恶意的之类的话(不迷信,但是害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照做也没有坏处)师姐和另外一辆车停在路边等我们,师姐说她不舒服,让我们赶紧下山。这正合我意啊,我也很急切的想要下山。然后又开始走。有个男生,广西的,很喜欢灵异的东西,他自己以前说过他爷爷就是道士(我不知道是不是道士,总之就是那种跟鬼打交道的),他小时候还看过他爷爷做法的那种,他跟我说,刚刚该不会是你的“朋友”来找你吧?我有点生气,这个男生很喜欢说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是我的朋友,这不是他第一次说了。他说完之后,我教练也起哄说,XXX,你朋友来找你了。然后其他人也起哄说,XXX,你朋友在你后面,你陪他们玩一会吧。我是真的又急又怕,但是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小气,开不起玩笑,所以我就没说话。就在他们起哄的时候,右手边的山上突然蹿下来一只黑色的猫从最前面的师姐那辆车前面跳进左手边的野草里。然后师姐就发脾气让他们不要再乱说话,然后就没人说了。下了山还了小绵羊又吃了点宵夜,我们就回房洗澡那些,然后聚在教练那间房玩游戏,宣布今天游戏的获奖者之类的。然后就说起今天的事。上山的路靠着的那些山有坟我以为只有我知道,但是我教练比我早知道。白天玩游戏的时候,其他队友坐着三轮车下山她骑着小绵羊跟在后面,手机有震动,她停下来看手机,然后发现她的苹果手机点开微信的时候死机了,她就关机重启,然后看到我的未接电话。就给我打回来,通了之后,听不见我的声音,然后她的电话就又死机了,蓝屏而且还一直震动。她就关机了。一边再开机一边看周围的环境。她说她发现她连人带车被人移到了左边。她说她明明记得,下车的时候是靠右边行驶的,因为右边靠山,有树,树枝垂下来能遮阴,本着靠右行驶交通规则和能乘凉,她一直靠右行驶,停车的时候也是靠右停的,等她打个电话关个机什么的再看她就在左边晒太阳了,她的手机再开机也是蓝屏+震动,她手机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死过机,一次都没有。所以她干脆就关机骑着小绵羊下山去了。就打电话的事我有3个疑问。1、第一个电话,我给打给她的,我那边明明显示没有信号,根本没有打出去,她的手机为什么有我的未接电话?2、第二个电话,是我给她打的,我那边显示的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是我给她打的,而且她正在通话中,但是她说她看见我的未接电话给我打回来,然后接通了之后蓝屏+震动。3、一般手机关了机,别人打电话没有接到的话,一开机就会有未接电话的提示,第三个我打她电话的时候是关机,但是记录没有第三个未接电话。我打电话的细节我没有跟别人说,就简单说了一句山上没信号。玩游戏的时候我借口说要看今天拍的照片,看了一下通话记录,确实有我的未接电话和她打电话给我的记录,按时间记录的是,就是第一个没打出去的电话但是她有未接电话显示,第二个是她打给我的记录,没有第三个关机的未接电话记录。再往上就是下午的通话记录了。白天决口不提这件事,晚上等我们提议的时候又带我们上去。我问师姐,她是不是看见什么了,因为我觉得她下山的时候不是很正常,我问她我们车坏了的时候叫她有没有听见。她说她真的没有听见,她是近视眼,没带眼镜上山。她走最前面的,其他三辆车的车灯的射程也在她小绵羊的范围之内,她车技不熟怕出事,而且自己视力不好就很专心开车。她要不是因为前面的路不亮她看不太清自己停下来等我们的话,她可能就开进野草里摔下去了。她的近视眼帮她逃过一劫,也算死里逃生了,所以就有点怕了。怕吓到我们忍着不说,等她们起哄的时候,那只黑猫从她车前很快的蹿进了野草丛,她就真的怕了,所以就生气了。再说我吧,我其实也没什么,教练白天经历的事情,我压根不知情,晚上上山的时候也还没有坦白这些,我白天的时候最多就是吐槽了一下这个地方很山,又说是旅游景点却连信号都没有。我没有往灵异方向想,等小绵羊死机的时候,我看见了坟,然后想起了白天电话的事,又听见了一些声音,加上心理作用吧,我就开始往灵异方向想。但是还能安慰自己,这里除了我还有3个人,我不是自己一个人。然后他们喊我的大名,说是我的朋友的时候,我就真的怕了,假如真的有什么东西的话,那“它们”都知道我名字了,我会不会不幸啊?感觉到师姐的不正常和黑猫,我感觉我深信不疑了。等散了之后各回各房睡觉的时候,我趁我室友刷牙的时候,大概了一下方向,原地跳足了我的年龄,然后刷牙,上车,那晚没有关灯,厕所的灯留着,电视那里有个小小的夜光灯也开着。一整晚没有发生什么,但是我因为怕也没有怎么睡好。第三天我们就坐船去玩了一会潜水,洗完澡等了一会旅行社来接我们的车也到了,我们就踏上了回广州的归途。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天白天+晚上遇到的事,是真的我们冒犯了“它们”,而我诚心道歉悔改得到了原谅,还是真的巧合+心理作用在作祟。我觉得很多时候真的宁可信其有,也不要狂妄自大。当时信一信,可能真的能避免很多事。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