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诡事三(出殡)

所谓出殡,就是在山村人死了,从生命垂危咽气之前的那一刻起,到入土为安之间这个整体过程。在农村对于红白事是十分看重的,红白事也就是分为红事和白事,红事包括娶妻生子或者高中及第的好事,而白事就是人死了所办理的丧事。而丧事又分为两种,一种叫喜丧,也就是说老年人,因为年老体衰正常的原因死亡情况。另一种叫暴丧,也就是说人在非正常情况下死亡的丧事,包括车祸、上吊、喝药等等,这种死去的人不是经历正常的生老病死,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今天我们所讲的出殡,是对于喜丧这一类的情况。死亡,对于每一个人都是闻之胆寒字眼,每个人都希望自己长命百岁,生命永存,无论从社会最底层的贫民百姓,还是社会最高层的高官皇帝。但是生命只是一个过程,每个人都逃不开生老病死这一自然循环。古往今来,特别是那些最高层的人们,总盼望自己得到永生,从秦始皇三千童男童年海外寻药,但近代人们通过科技手段延长生命,但最后都是徒劳,慢慢的人们开始懂得,人终归有一死,既然阻挡不了这个结果,那么就希望自己死后的灵魂能在另一个世界里得到永生。在中国所谓的灵魂也就是说的鬼魂,最后都会进入到阴藏地府,通过十殿阎王一层一层的审判,最终走向该去的去处。在人世间善良的人,最后可以成仙,或者转世为人。而那些在阳世间无恶不作偷鸡摸狗的人,最后的下场会被阴间的刑罚一遍一遍的折磨,最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或者转生到下一个轮回,变成鸡鸭鹅狗等等的动物。当一个人快要咽气的时候,亲人们会围在身边,这个时候在周围的还有这个将死之人上一代人也会来到他身边,别人看不到,但是快要咽气的人是可以看到的,比如他死去的父母回来,算是来接他一起离开,不过7岁以下的孩童是可以看到的,因为7岁以下的孩童,没有经历世俗的污浊,眼是比较明的,因此那个人快要死了的时候,是不允许小孩在身边的。这时候快死的人会经历短暂的回光返照,大家都明白这是快不行了,然后赶紧让亲人把寿衣给穿好,不要等到人死了之后再穿,主要两个原因,一是人死了身体僵硬,不太好穿衣服。二来如果咽气之后再穿,将来亲人做梦梦到他的话,他穿的会是旧衣服。当咽气之后,死去的人的魂魄会离开身体,还会游离在周围,这个时候还不能称之为鬼,只能算是魂魄而已。这个魂魄会漂浮在周围,眼看着发生的一切,并且它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时候在农村会有专门的人,也就是人们所称的半仙儿,会用草纸轧一个假人,然后通过特殊手段,把死去人的魂魄,附到这个假人上,以免它乱窜。附上之后,让死去人的儿女抱着这个假人,一路哭送,把它先寄放到村子周围的庙宇里。这时候死去的人,已经穿好了寿衣,棺材也已经摆到了院子里,棺材一般都是红漆覆盖,被支放在两个长凳之上,棺材头朝向大门口。棺材的内部用粉纸糊好。这一切准备就绪,众人会抬着死去的人放到棺材里面,然后盖好棺盖。棺材头放着头香,棺材头的下方会放一个磁瓦盆,是用来放置烧完纸钱之后的灰烬的。死去之人的亲属会三三两两的过来烧纸祭拜。通过半仙儿算好出殡的时辰,一般都是上午。大家就做好准备等待出殡。出殡的时辰必须是吉时,等到时辰将近,会有个面别的仪式,会有人打开棺材盖子,让至亲和死去之人最后一次面别。这时候是不允许哭的,更不能让眼泪滴到棺材里。等到仪式进行完毕,众人会把棺材盖子盖好,用铆钉定死准备起灵。当棺材被抬起的时候,死去之人的长子,会把那个装着灰烬的瓦罐顶在头顶,双膝跪地。身体的前方放着一块石头,然后猛地一低头,把瓦罐准确的摔在石头上,这叫摔丧盆。如果盆子没破,会有死去之人的亲属赶紧拿起瓦盆,双手抱住赶回到家里,然后放到米缸里用米谷埋起来,此时这个瓦罐就称之为聚宝盆。如果摔破了的话,罐子里的灰烬会散落到地上,在灰烬之上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印记,有的如鸡脚印,有的如牛蹄子印,也有像人的脚印。这些脚印对应着死去之人来世会投胎成什么。完成之后,众人抬着棺材上路,家族里的女性每人手里拿着一截柳木做成的哭丧棒,一路跟随哭泣,到了半路之后,女性是不可以进坟地的,会把手里的哭丧棒扔到路边,然后返家。其他人抬着棺椁进入坟地,在准确的时辰里下葬。这一切结束,也就代表着下葬的程序走完了,也就是把死者的肉身入土为安。之后要等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进行最后一步—送盘缠,也是整个出殡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把死去之人的魂魄送走。时间来到下午,太阳刚要偏西,家族里的亲属,会带着各种用具,来到村子西南头的空地上。如果死去之人是男性,需要轧一个纸马,女性的话是轧一个纸牛,这是有讲究的。这些纸牛马会充当死去之人去往阴间之路的脚力,至于女性的纸牛还有个特殊用途,在通往阴间的路途上,会有一条大河,浑浊不堪。女性魂魄来到河边,需要把生时用来洗涮衣物的脏水全部喝掉才可以,此时这个纸牛就派上用场了,它会负责喝这些脏水。家人还会煮一些饺子,称在碗里端来,另外带着一个洗漱盆和梳子等洗漱用品。都准备妥当之后,死去之人的儿女会到放着纸人的庙里,把纸人一路抱过来。这时有人会过来给这个纸人洗漱净面,还要喂一些饺子给这个纸人。最后会拿着镜子照一下假人的面部,这时候七岁一下的孩子,是可以透过镜子看到死去之人生前的样子的。一切进行完毕之后,众人会把纸牛马和纸钱,连同这个纸人一起烧掉。此时那个死去的人才真正的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了,也开启了他的阴路之行。刘五爷讲完这些,太阳已经偏西,我听得入神,已经忘记了时间。刘五爷咂咂嘴对我一笑,“小子,还没听够么?”我虽然见过出殡的大概样子,但是对于一些细节还是模棱两可,更是对于那些神乎其神的讲究不太相信。就随口说“五爷,你说人死了,送盘缠的时候真的可以被小孩看到么?”刘五爷一抿嘴说“你还真别不信,我就亲身经历过…..”然后点上旱烟吸了两口,又开始说起。那时候刘五爷还年轻,也就是三十多岁正是走街串巷卖手艺的时候,有一年秋天,天气渐冷。在外面转了几天,由于天冷,活计也不多。刘五爷挑着手艺家什儿往村里赶,到了村头已经太阳末山了,依稀可以看到村里的人家影影绰绰的出现在视线里。刘五爷也是松了口气,心里盘算着总算快到家了,赶紧回到家喝点白酒暖和暖和身子。说着把挑子使劲往肩头颠了颠,往不远处的破牌楼走来。这时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人,侧着身子坐在一头黄牛背上,正与他迎面走来。刘五爷心里犯了嘀咕,这么晚了谁会骑着牛出村呢。由于过去人们出行,除了走着就是套着驴车,或者骑着牛马赶路,刘五爷也没有在意,就继续迎着那个人往前走,随着两个人越走越近。刘五爷也渐渐正的看清了那人的面目,原来是何家的老太婆,这个老太婆七十多岁,平时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是没事的时候挨家挨户的串门。所以刘五爷再熟悉不过了。说话间两人就走到了跟前儿,刘五爷赶忙打招呼“何家大婶子,您这么晚了要去哪啊?”只看何家老太婆,穿着一身新衣服,坐在牛背上,脸上红扑扑的却没有一丝表情,显得木讷而僵硬,只是侧眼看了一下刘五爷,说“我没啥事,出趟远门。”说完就把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坐在牛背上跟他错身而过。把刘五爷整的莫名其妙,心里想这个老太婆平时不怎么出门,而且是个话痨,见到别人嘴里总是家长里短的说个不停,今天是怎么了呢。刘五爷只是自己摇了摇头,继续往村子里走去。到了家里,刘五爷刚放下挑子,就看到村里的喜子叼着烟过来了,刘五爷就顺嘴问了一句“喜子,刚才我看到何家老太婆骑个牛出村了,也不知道干啥去了。”喜子猛地停下脚步,愣住了。然后嘴磕磕绊绊的说“你,你刚才看到谁了?”刘五爷也是一愣,说“看到了何家那个爱串门的老太婆啊!”喜子惊咋的说“这个老婆昨天夜里死的,今天出的殡啊!”刘五爷心里一惊。喜子又说“今天真是见鬼了,不光你一个人看到。”刘五爷虽然心里害怕起来,但是听喜子一说,也想知道什么事情,就让喜子把今天发生的事说说。喜子把烟头掐灭就跟刘五爷说了起来。这个何家老太婆有两个儿子,她平时跟二儿子一起生活,何二家是一个普通的三间黑瓦房,两口子和几岁的孩子住在西屋,而老太婆自己住东屋。昨天夜里这个老太婆起来去厕所,因为农村厕所一般都是在房子外面的不远处。她起来上厕所开门的声音,何二听到了,他知道自己的老母亲有半夜上厕所的习惯,也没有多想。结果过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听到老太太回屋的声音,心里隐隐的觉得不太对,就穿好衣服赶紧出来看一看,他们家的厕所是在房子的东侧,何二从门口出来,往房子东面一看,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了地上躺着一个人,何二心里一惊,赶紧上前查看,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老母亲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一摸鼻息,早已断气了。就这样第二天上午安排了出殡下葬的事情。到了下午送盘缠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在,喜子当时也在。大家把纸牛和纸钱用火点着,就要快烧完的时候。这时只看何二家的孩子站在火堆旁一动不动的,这个孩子是何二的儿子,也是何家老婆唯一的孙子,这个孩子五六岁。众人都很纳闷儿,这个孩子为什么站在那里愣神儿呢。喜子就走过去说“都走了你还站在这里干啥!”说着就把孩子拽到了身边。这时就听这个孩子说“你们别烧了,我奶奶都活了。”听孩子一说众人吓了一跳,赶忙说“小孩子知道个啥,别瞎说!”这个孩子一本正经的指了指火堆边上的桌子,说“我没骗人,你看我奶奶在那吃饺子呢,我也要吃!”这时孩子的妈妈赶忙走过来,一把抱起孩子就走,摸着孩子的头说“不吃那个啊,咱回家妈给你糖吃。”众人也收拾下火堆赶忙离开了。刘五爷听完喜子说完,天已经黑透了。赶紧敷衍了几句,进屋打开了灯。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拿起酒桶猛灌了两口,但还是觉得后背还是一阵一阵的发冷。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