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三则之二

时光荏苒,行云流水,老子又当干部了,这回是日本第一制药(北京)有限公司副工场长,牛X再加上个“更”字。还是不长教训,尾巴朝天。2001年夏天,跟同事一起去普陀山游玩,要知道:那是观音大士的道场啊!我们游玩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镶在墙上的巨大金色的“佛”字,不知道是哪位杜撰了一个“临时抱佛脚”的游戏,站在距离这个金佛字的墙5-6米远的地方,闭上眼睛,向墙走去,手向前伸,摸到佛字的最下面的“脚”上,大吉。我跟团外出旅游多次了,很讨厌这些导游们搞得这些不伦不类的所谓“文化”,大家一起去的,也就是凑个数,也摸了一回,恰好摸到佛字的那“丿”的尖上,本来是非常吉利的事情,正好是“佛”字的一只脚上,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简直就跟邪魔附身一样,竟然找死地说:我靠!我摸到佛鞭上了。竟然还三番五次地讲这个笑话,同事们都是骇异的眼神,甚至是没有人附和,连笑都不敢笑。后来,自己也觉得在观音大士的道场说这些话似乎有些不妥,但当时就是控制不住,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肠子都悔青了。结果就倒霉喽!回来以后就赶上公司换了总经理,日本人,叫太田黑真男,那个天啊,变得那叫一个“黑”呀!太田黑,我们都管它叫“天太黑”,以前是“资本主义大锅饭”,这回是彻底吃不成了,挤兑得我又抑郁了。这回更严重,两次自杀未遂,一次使用罂粟碱,10支,每支5mg装,直接静脉注射,可能是过期了,其中有两支安瓿瓶颜色有点浅棕色了,也没看生产年代。注射完了,心脏狂跳1分多钟,差点房颤。完了没事儿了,娘希匹的!第二次自杀是上吊,没准备绳子,自己来到“八一湖”(钓鱼台后面),找了一片松树林,用围脖儿绑在松树枝上,就着斜坡自己就吊上去了,尿都出来了,觉得屎就要出来的时候,意识逐渐模糊,身子一滑掉了下来,围脖儿还在树上绑的好好的。我坐在土坡上喘粗气,有个农民工模样的人经过此地,看了看绑在树杈上的围脖儿,又看看我,十分惊异的眼神……后来,就因为这个太田黑真男离开了第一制药,就开始了东一口西一口的讨饭生涯,怎一个“惨”字了得。直到今天……永远也不会对佛道神祇不敬了,呜呜呜……很奇怪的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观音大士在惩戒我,直到最近才明白过来的,你说怪不怪?有没有高人能够指点一二?奇怪的地方有两个:其一,既然观音大士痛恨我的无理,怎么没让我死掉?其二,派来惩戒我的居然是个日本人,有点想不通。是不是因为他是个“鬼子”呀?----------------
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X记录(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