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诡事七(死亡预兆2)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庆子只觉得外屋的门,嗞咛咛的一声打开了,感觉着就进来一个人。因为当时农村的房子普遍都是三间房,推开门进来就是外屋,东西各有一个灶台,这里平时就是烧火做饭的地方,然后越过东西两边的灶台,各有一个门口,分别是东屋和西屋,也就是卧室。正常情况下东西屋的门上,会分别挂着一个门帘,除了保暖以外,也防止外屋厨房烧火时,烟会进到里屋来。话说庆子在梦里就觉得有个人进到了外屋,就站在门帘外,隔着门帘看着是个孩子。此时的庆子,也分不清楚是不是梦里,总之特别真实。只听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爹,我是柱儿,我回来了。”庆子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他孩子小名就叫柱儿,这分明就是自己儿子。庆子有些激动,“孩儿啊,你咋回来了啊!”“赶紧快进屋啊。”只听那个孩子又说话了,“爹啊,我不进去了,我就是想你了,回来看看你!”“孩子,爹也想你啊!真舍不得你啊。”“爹,我在那边好冷啊,就我一个人,你跟我走吧。”那孩子几乎央求道。“好的!”庆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紧接着呼啦一下就醒了,一摸自己的脸额还挂着泪珠。庆子坐了起来,打开了灯,这时他媳妇也醒了。就问庆子,“半夜起来做什么?”“刚才做了个梦,梦见咱儿子回来了!”庆子就说。“你这就是想儿子了,再过几天就是咱儿子忌日,到时候去多烧点纸钱,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吧!”说着,他媳妇翻了个身,继续睡去。庆子跟五爷说完这个梦,一仰脖儿,灌下去一大口酒。刘五爷看着庆子喝完酒,赶紧宽慰一下庆子,“兄弟,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人死不能复生,别想那么多了。”这时庆子自己又喝了一杯。五爷赶紧拦了下,因为庆子平时滴酒不沾,这样非得喝醉了。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幕幕,五爷总觉得不太对劲儿,至于到底哪里不对,五爷也说不上来。这顿饭一吃就是一个多时辰,五爷觉得也差不多了。时间也来到了午后。五爷就说:“庆子啊,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今天也得往回赶了。”说着就喊老板娘过来结账。这时庆子一下站起来,顺兜里就掏出钱,说什么也得结账。五爷也犟不过他,所以庆子就把帐结了。说完两个人就拿着自己的行当家什儿,从小饭馆出来。小饭馆就在路边,出了门口就是横贯村里的土路。两个人站在路边,商量着下一步是继续串串村,还是直接回家。庆子喝的不少,但是一切都正常,说:“大哥,今天别干了,感觉累了,回家吧。”五爷应承着就准备回家,就在此时,突然就看着原本站在身边的庆子,放下行当,奔直冲向路中间,速度十分之块,冲到路中间低头像是捡什么东西。说来也巧,不知道什么时候路上过来一辆拖拉机,这种车,就是有个车头,后面挂着一节大车厢,十分的笨拙。当时在农村有些家庭置办了这个东西,也属于农用车一种,平时拉土拉石头用。这一切来的十分突然,这个拖拉机开的也是十分的快,刚好在庆子冲到路中间的一刹那,已经开过来了。只听嘭的一声,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庆子身上,由于车体笨重,根本刹不住车,撞到后还开出了一段距离,只见车轮子就在庆子的胸口碾压了过去。这一幕来的太快,所有人没有反应的时间,当五爷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五爷放下挑子,赶紧跑了过去,只见庆子躺在车轮下,身体一抽一抽的,眼睛瞪的老大,嘴角往出大股着冒着鲜血。人已经不行了。而五爷低头看了一眼庆子的右手,手里面死死的攥着什么。五爷扒开庆子得手,一看是一张纸钱,也就是死人之后路边撒的那种冥币!刘五爷跟我讲完这件事的时候,眼睛里能看出千万个不舍,连连的摇头“白瞎这个人了,挺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我能理解五爷的心情,风风雨雨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感慨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五爷,你说梦算不算一种预示。为什么会有梦?”五爷抽了口旱烟,接着说:“梦有千奇百种,并不是所有的梦都有预兆,但是有的梦确实很是古怪。”接着又说“我那些年遇到过一件奇事,就是从一个梦开始的。”----------------
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X记录(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