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声音

外婆家是亲戚里面房子面积最大的,有两层楼房,一个院子,院子一边还有厕所,由于是柱梁结构的房子,不用墙体承重,到了七十年代中期,家家户户在院子里都扩建自己的房子,外公也不例外,请了亲戚们帮忙不但扩建了房子,还把屋里的厨房也改建在院子的另一边,旧厨房做了房间。这样每层都有两个房间。在那个年代,最大的娱乐就是亲戚聚会,因为外婆家地方大,还可以住一个晚上,最高纪录一晚上睡了23个人,男眷睡客厅,女眷和孩子们睡房间,所以我们经常在周末或节假日去外婆家玩。五岁那年一个周末的晚上,亲戚们又一次来到外婆家,晚饭过后大人们聊天,看电视,打扑克各自娱乐,我们这些晚辈们跟着舅舅玩康乐棋,就是一种扔骰子走步数的棋子,先到终点先赢。玩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到了10点了,我们得先睡觉。当时我睡的是有两张自制的木做的双人床的那个旧厨房的房间,两张双人床的高度一模一样,放在窗户两边,两个下铺之间放两张凳子再放个床板铺上席子,刚好与两边下铺齐平,这样可以连着睡三个大人或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当时安排上铺睡表姐和小姨,下铺睡我和妹妹,妈妈,还有四姨。那时妹妹才一岁多,和妈妈睡一边下铺,四姨睡另一边下铺,我睡中间的床板。其他亲戚也安排好睡觉的地方,不详述。妈妈把睡着的妹妹放在下铺的床上,并勒令我也要快点睡,就出去继续聊天了。当时房间关了灯只有我们两兄妹,因为地方干净,点了蚊香,所以也不用挂蚊帐。我睡不着,害怕头上那小窗户有什么东西伸手进来抓我。这是当时大人们讲的那些嗷呜婆(与北方大马猴齐名的一种专抓小孩的怪物,其实来源于古代一个叫坳胡的丑面将军)抓小孩的故事吓的。那小窗户只有一扇窗,上面密密麻麻地装了窗枝,那是怕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有人伸手进来偷厨房的东西吃。窗户也挂了窗帘,我睡在底下看上去,只能看到窗帘缝隙那一丁点窗户外面的黑暗。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外面的有声音,那声音像当时的手扶拖拉机的声音,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地响。声音不大,像从远处传来的。窗外是条小巷,叫三巷,外婆家是二巷,前面那条是一巷,共有三条小巷。小巷不宽,大概两辆摩托车并排再多一点的宽度。我还想着怎么有手扶拖拉机能开进小巷呢?那声音的节奏和音响确实跟手扶拖拉机一样,它响一会,停一会,每响一次就像往三巷这边靠近一点。大概响了五六次,就停了。这时候亲戚们也开始睡觉了,先是表姐和小姨进来上了上铺,然后四姨和妈妈进来。妈妈进来我假装闭起眼睛装睡,很快房间灯关了,外面也关灯了,大家都睡了。就在关灯后不久,那手扶拖拉机的声音又响起来,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地响,这次好像到了三巷另一边的巷口外面,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地经过二巷的巷口。声音比刚才大,但不至于很吵。大概到了二巷巷口,又停了一会,再响起来,嚓嚓,嚓嚓,嚓嚓嚓嚓。。。。。。我觉得这声音像经过外婆家门口了,如果是真的手扶拖拉机,会有很大的噪音,但这个声音不大,有点忽远忽近的感觉,不恰当地形容,就是不会吵着别人睡觉的那种。就这么嚓嚓,嚓嚓地过去了。屋里的人也没有什么动静。那声音响响停停,逐渐远去。但一会又回来了,这次我听到的是好像在三巷的上方,嚓嚓,嚓嚓地经过。我这时还想二楼的亲戚们会不会听到,可是整个屋子也没有动静。我瞪着眼,从窗帘底下露出那一点空隙看着外面黑暗一片,虽然啥也看不到,但在黑暗中,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一划而过。那声音响响停停地过了三巷上方,就没响了。我正想着是什么东西,突然听到两声凄惨的猫叫,来自三巷对面人家的房顶,还有猫跑过房顶的声音。那猫叫很难用文字形容,小时候听猫叫听得多了,包括猫打架也见过,但从来没有听过那么惨叫的猫叫。现在想起来,那两只猫像是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猫跑过去后不一会,那手扶拖拉机的声音又响了,这次好像在三巷另一头的巷口,所以很小声,但我听得很清楚。过一会渐渐大了一点,好像又绕到了一巷那边,然后又绕回来二巷口,然后慢慢地越来越远地离开。第二天起来,我以为只有我一个听到,没想到全部亲戚都在议论昨晚的怪声音。亲戚们说刚躺下不久就听到了,舅舅睡二楼,说那声音好像在屋顶上方,他想去看看,但又觉得是远处的工厂开机器,就没起来。表姐说她迷迷糊糊地听到声音挺害怕的,怕有什么东西进了屋里,但后来听到是在屋外,才稍微放心。我也告诉亲戚们,我躺下不久就听到了,好像从三巷那边的巷口传来的。大姨父也说他早也听到这个声音,以为是远处有拖拉机经过。大家一致都认为像手扶拖拉机,又像工厂某些机器声音,但奇怪的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附近?手扶拖拉机是不能开进来的,最近的小工厂也隔着两条街道,而且小工厂的机器声也不是这种声音,更何况小工厂是不开夜班的。左右前后的街坊邻居也听到了,都在议论纷纷。有个街坊说他当时起来,在二楼客厅的窗户看出去,什么都看不到。他还想拿电筒照,但他老婆害怕,不让他照,还把窗户关了窗帘落下。一会儿那声音好像经过他家屋顶上面,他也害怕了,不敢看了,怕那声音落下院子里来。大家议论纷纷,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最后派人找到派出所反应情况,派出所的民警也来了,在周围勘察过,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勘察的时候我和表哥表弟一起看热闹,我还主动反应刚躺下就听到那声音的事,还记得那民警叔叔笑着拍拍我肩膀说小胖子不要害怕,我们会查到的。大家还问是不是敌对势力的新式武器,派出所答复一定会查清楚的,但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从那以后也没有听过什么怪声。直到今天,亲戚们说起这个事,也是不解,后来认为应该是UFO之类的东西吧。这件事当年没有上新闻,应该是出于保密的原因。----------------
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X记录(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