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家湾煤矿

这个故事是于天奇讲给我的,也许有些人会问于天奇怎么会有这么多故事?前面我们说过于天奇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他对于一些神秘的事情有着与生俱来的磁场,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个故事是于天奇从他一位朋友那里听到的,他的这位朋友是一位山西的货车司机,人们都叫他耗子,为什么叫耗子呢,听于天奇描述,耗子这个人个头不高,人很机灵,办事相当麻利,在货运这个行业可以说是混得风生水起的。同样故事我们就以耗子为第一人称来叙述了!那是2016年11月中旬,我接到一个大单,是从原平市运一批货物到太原,别看路程只有短短的一百多公里,但雇主给的价格可不低!雇主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富二代,人们都叫他杨少。说起这个杨少我以前也给他干过几次活,而且每次给的价格都不低,没办法,人家老子有钱嘛!据说忻州的半个煤矿都有他老爹的股份。杨少老家本是焦家寨的,后来他老爹的生意越做越大,在杨少十几岁的时候全家就搬到忻州去了,我记得当时我刚跟师傅学跑车就接的他家的活,后来在师傅的引见下我也就和杨少熟悉起来,再者我在货运这个行业也算是小有名气,所以杨少的活几乎都是我来做的。至于这次运的什么东西这里就不多说了,后面会提到的,但说实话起初我是不知道的。像这些富二代的生活是我们永远也想不明白的,不过不明白也好,有时候看得太明白也不见得是好事,我只管把我的那一份钱挣到手里就对了。按照杨少的安排我得前一天晚上去忻州,和他回合后商量一下具体事宜,然后第二天从忻州出发到原平拉货再到太原。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是11月6日下午,我开车从太原往忻州去和杨少会和,我为什么会把这个日子记得那么清楚呢?因为那天正好是我姑娘4岁生日。奶奶的,为了挣钱姑娘的生日都给过不了。11月的天还是黑的挺早的,我到忻州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到了杨少的住处和他商量了一下具体事宜,什么几点装车、走哪条路、装卸工等等。我和杨少聊完已是晚上10点多了。杨少说“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好啊!”下午着急出门随便吃了点,这会肚子早就饿了。忻州的夜生活似乎并不是很丰富,这才晚上十点多大街上就只有零星的几个人,也许是季节的原因吧,11月的晚上还是有些凉的,我们到了一家馄炖馆随便吃了些东西,刚出店门口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喊“杨少!杨少!”我们转过身去只见离我们十几米的地方有一位身穿白衣白裤的年轻人向我们走来。“是唐城啊!”杨少喊道。说话间这位唐城已经走到我和杨少身边。“这位是我的发小唐城,现在在焦家寨一个煤矿上班,这位是我朋友耗子”杨少给我们做了互相介绍。就在我和这位唐城握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手是那么的冰凉,没有一点温度,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吧。“杨少,今晚有没有事啊?”唐城问道。“也没什么事,准备回家睡觉,怎么?你有好的安排?”杨少反问道。其实吧,我很清楚像杨少这种富二代要不是明天有事,今晚早就出去鬼混了。“要不,我们一起去焦家寨吧?我表哥明天结婚,今晚他们家肯定特别热闹,我听说场子不小啊!”唐城说道。这里所谓的场子其实就是赌博,说实话山西的煤老板确实多,这些人呢有了钱就会寻求刺激,赌博就是其中的一种方式,所以山西的赌博是相当疯狂的。杨少看看我“要不我们去转转?完了直接去原平,正好焦家寨离原平也近点”。我说“可以啊!”其实我是想回去睡觉的,经常跑车的朋友都知道早睡对于司机的重要性,但是没办法,谁让咱拿人家的钱呢,不过一直听说这一带的赌博挺夸张的,兴许这次能见见世面。我们去了杨少的住处,杨少和唐城开着他的豪车,我开着我的货车向原平方向驶去,我们约好到原平装货的地方停下货车,然后三人一起去焦家寨。忻州到原平不远,我到原平的时候人家早就到那里等着我了,没办法,我的这货车和人家豪车是没法比的。下了车三人集合。“我来开吧!”我说。“好啊!唐城,上车”杨少说道。在唐城上车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唐城的脖子连着后背的地方有很大一块伤痕,像是被烧伤的,伤痕一直延伸到了衣领下面,看着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就这样我开着车,杨少坐在副驾驶位置,唐城坐在后排。“唐城,你平时都做什么工作啊?”我问道,唐城没有答复。我又问道“你们的工作平时会不会很危险啊?”依然没有回复。也许会有人说你和人家第一次见面就问东问西不太好吧。没办法啊,干我们这一行,主要得靠人脉,认识的人多了介绍的活自然也就多了。再者杨少的朋友手里资源自然少不了,我不得借机会好好联络联络。可是奇怪的是他没理我,也许这就是有钱人的傲娇吧!我抬头通过后视镜看向后排,吓我一跳,只见唐城脸色煞白,眼睛直勾勾的盯向前排,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我问道“唐城,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没事”唐城用很小的声音回答道!很快我们就到了焦家寨,奇怪的是一进村子,唐城像变了个人似的,指手画脚的给我们指路。按照唐城的指引我将车停到了唐城表哥家门口,走进院子,我的价值观完全被颠覆了,我发誓这是我见过最有钱的结婚排场,每一件装饰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就连吉吉字似乎都是百元大钞拼接而成。家里大概有个四五十人的样子,都是三五成群的玩着牌,我挤进一堆人群一看,我瞬间为我的举动感到后悔,每个人面前都堆着一堆钱,我的天!这趟没白来,真是开了眼见了!这时从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杨少!一起打会牌吧?”我钻出人群,只见杨少和唐城还有一个年轻人在一起聊着天。“好啊?刚好我们四个人!”我拉过杨少“哥!这种场子不适合我,我一跑车的,这随随便便就是我几年的光景。”“没事,既然来了就放开玩,输赢都算我的。”杨少回答道。好吧,看样子今晚只能舍命陪君子了。这一玩可就是一晚上,还好手气不错。我和杨少出唐家门已是清晨六点,我们到了原平装货,再到太原卸货,一切都很顺利。一切收拾妥当已是下午两点,我开车回家准备好好洗个澡睡一觉,这一晚上可把我累坏了,回到家,姑娘正在睡觉,老婆听见我回来从卧室出来但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啊?怎么这样看我?”我问道。“你这趟不是去的焦家寨吗?怎么脸上全是土啊?”老婆问道。我急忙跑进洗手间镜子前,我了个去,我的头上、眉毛上、眼睫毛上全是土,就连鼻孔和耳朵眼也被土塞满了。这是老婆喊道“今天早上新闻报道说焦家寨煤矿瓦斯爆炸,死了好多人,你知不知道?”我赶紧掏出手机看到这样一则新闻“11月5日11时38分,山西省同煤集团轩岗煤电公司焦家寨煤矿发生一起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47人死亡、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213.03万元。”我打开地图看了看昨晚去的地方,正是那家煤矿所在的地方,我脑袋嗡的一下,莫非唐城……那他表哥的婚礼岂不是……我赶紧掏出手机拨通杨少电话,但是显示无人接听,我脑子里突然涌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不会杨少也……”我赶紧打开皮包,这一下我彻底懵了,杨少给我的佣金全部都是冥币!我急忙跑出家门去到卸货的地方,打开其中一个箱子,没错,全是冥币!----------------
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X记录(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