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笔仙,才敢告诉你,好奇真会害死猫

c是我的朋友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信仰基督教而我对神鬼传说一向是十分有兴趣的,所以有投机的话缘就十分的聊得来。那是一个夏天,正好我们俩个在同一个时间点上 不必出去工作了,便三天一聚,聊天,逛街,喝茶反正他成了我的男闺蜜我成了他的良红玉。吃饭喝茶,我们也是分的,饭钱他付,茶钱我付。我是比较占便宜的,但是俩杯茶也要八九十了,我也有些肉疼,不过朋友之间账目分清楚友谊也会长久。这天,我们在我家楼下一个不知名的饮品店里的阁楼里聊天。c点了一份华夫饼,我要了一盘水果拼盘,再加上个子都点了饮品。 聊了一会,因为我们选的位置是一边角落,座位旁边是栏杆,望出去能看到整个一楼的店景,所以阁楼上四下无人,我问他:“你相信神鬼传说吗?”也正是这么一问,才打开了我们之间另一个无话不说的话夹子。这是c告诉我发生在他身边朋友的故事,一个正实的故事,也是一个对用行动去探索神鬼而敲响的警钟。(下面以c为第一人称)c是信基督教的,他每个周末的早上都会去做礼拜,因此在上海各个教堂里结交了一大帮教友,他们之间会举行教会,而这个故事就真实的发生在他的教友身上。第一次见到那个朋友是在一次教会上,教友们会互相邀请自己的朋友(基督教徒)来参加由某人组织的教会,我们相互祷告等到祷告时间结束就会卸去那份庄严让这里成为一个聚会,我们相互聊天,述说那些信仰基督教的过程,那位朋友便是其中的一位述说者,而他的述说更像是告诫。(z代称)z从外貌他是个畏畏缩缩的人,像是大病一场刚刚好转的模样。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并带着沙哑,看上去这是一个三十五岁以上,经历了大病疼的苦难人。教堂里有很多患了重病的人们见多也是习以为常了。他坐在桌子的一角,伸出那干燥略带皱纹的手缓缓的摘掉了头上的帽子(出现在教会上几乎除了祷告外他都是带着帽子的)入眼帘的是谢了顶的头,稀稀落落的头发只长在了边缘,这般模样硬生生的让他像个病恹恹的老头子。教友们在等他述说自己的过去,猜测着什么样的病魔如此的不近人情,让世人饱受折磨,甚至有些教友开始为他默念祷告。然而他缓缓的从自己的上衣掏出一个钱包来,打开钱包里面一张照片,上面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像极了电影里的片段,穿着球衣胳膊夹着篮球,笑的阳光,充满了朝气。当大家看着照片,看着照片里的人,有人问这是你的儿子吗?z将视线离开了钱包抬起头来看着提问的人,那双眼睛冷冷静静。“这是三年前的我,我今年27岁”全场蓦然,眼前这位谢了顶的中年人声称自己才27岁。当时包括我在内都深深的震惊了,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什么样的折磨才会让人变成这副样子。不顾全场的震惊,z开始叙说他的故事(z为第一人称)那年我24岁,是即将毕业准备跨入社会的实习生,那张照片是学校组织比赛拍的,而我的噩梦也是在那段时候开始的。学校组织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同系的学生会一起聚会因为能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更加珍惜每一次的聚会,聚会的时间长甚至通宵那次聚会让我永生难忘。一共五个人,四个同系的一个外系,我们唱歌一直唱到了凌晨,凌晨会宿舍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定了酒店,四个人一间房,另一个是个外系女生,她的男友是我的同学,她独自一个房间,我们的房间是连在一起的,凌晨到了酒店已经是12点多了,大家余兴未减便提议玩游戏,起先我们玩的是扑克牌因为没有赌注大家觉得没什么意思,便有人提起要玩些刺激的,看我们这里的一对情侣接吻之类的,同系的同学笑骂了我们几句说便宜你们了,你们玩笔仙跟鬼亲热去,正是这句话引来了我入了那万劫地狱。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虽说是啤酒,但是都是大学生没什么酒量。借着酒胆子和及其的好奇,我们搜索了网络,和酒店店员借了一只笔和一张纸,照着网上照葫芦画瓢的弄了起来。经历了笔仙,才敢告诉你,好奇真会害死猫起先玩的是我的同学,俩个人对坐握笔,但是画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异样,我当时也是及其的好奇,说道换我试试,所以我和另一个人在纸的另一面从新花了图,开始试试,我们照着网上流传的办法一边又一边的喊着,当时手真的动了,但我们都不当一回事并开玩笑说对面是不是你故意的,我嬉笑着不以为然发现没有传说的神奇,索性不玩了,我失去了兴趣,先放开了手,并嚷嚷这不玩了,全是骗人的。我们是盘坐在地上,当我起身浑身一软差点没站住,以为是酒喝多了,干脆直接不理他们睡觉了,这天夜里什么都没发生。隔天我回到了家里,因为学校举办活动是因为放假,我也提前买了车票,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了。家里熟悉的环境,妈妈做的菜,晒好的被子,干净的房间让我一下子放空自己,只想好好吃饱睡上一觉。噩梦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的,是真的噩梦,梦里我见到一个女的披头散发面目狰狞浑身是血的追着我,我一直跑一直跑,直到我全身是汗的醒过来。我猜想到可能是那天的笔仙让我心了又了记挂才出现了这个梦,我到了杯水回到床上坐着,没一会又困了,可是我一睡着就看在原本应该在隔壁房间睡觉的父母也是浑身是血的站在我的床旁边,眼珠突出吓得我一声尖叫,我被吓醒了,我的父母也被我叫声给吓了一大跳,跑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着父母又想到了梦里的场面,只是说了做了噩梦,那一夜我都没有睡觉过。那天起,我连续俩个星期没有在夜里睡过觉,我开始也尝试过,但是一睡觉就会做梦,梦璃全是白天见过的熟人,变成了凶恶的鬼来追杀我。我日渐消瘦引起了父母的注意,最终我还是交代了事情的经过,母亲吓的出神,让我父亲连夜去请神婆。家里请了一起有一批的道士神婆捉鬼拿凶的人,但是毫无作用。渐渐的越发严重,先前白天还能睡下,到最后就连白天也会做噩梦,一次比一次可怕一次比一次厉害,我的父母就我一个儿子,带我去了医院去了各个可以医治怪病的地方总不见效。我终日无法安睡,整个人消瘦不说,精神也萎靡了,半年时间老了十几岁。学业也荒废了,同系的同学已经上班了,我还在家里如同死尸。父母也为了我散尽家财求神拜佛,寺庙也是踏破了门槛也无济于事。那段时间我只有在正午的太阳下才能安睡几个小时,父母带我回了老家,老家在乡下,夏天温度达到30度左右,我脱光上衣睡在院子里的木床上,皮肤晒掉了一层又一层,只有那时候我才能换来片刻的安静。就那样持续了一年半,我整个人苍老了一倍,头发也秃了。活生生成了一个老头子。那种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折磨我只能靠着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儿子的信念苟延残喘的活着。直到我接触了基督教……(后面就没有多少了,是关于这个人加入基督教的事情,c并不是极度迷恋基督教,他更像是把基督教堂当做一个社交结友的地方,所以他不是在给我灌输传教思想)以上就是以c的口吻叙说的一件故事。我听c说那个朋友特别强调,在坐的各位千万不要因为好奇而去探索未知的神鬼,错一步万劫不复,这不是电影更不是小说,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听闻后我还是感慨良多,不过我到是不玩什么碟仙笔仙什么的,我信中国的神鬼传说,对于这种流传到中国的洋玩意不感兴趣,但也是并不否认。国外流行仪式什么的,不管是祈祷还是巫术都是要有仪式,笔仙碟仙更像是某种通过仪式举行的召唤或者巫术什么的 。血腥玛丽,削小苹果的皮类似。对于中国的只要不烧钱不烧香那都不是中国的。不过碟仙笔仙倒真是一个热门的话题,这么热门的话题在坐的各位要不要送我上热门?我是一只喵~o( =∩ω∩= )m,用亲耳听闻带你看故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