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河洋异志

灵峰寺伏妖我幼年时,有一半的玩乐时光是在灵峰寺院上度过的,只因我的姑奶奶和爷爷是寺院的檀越,倍受僧众尊敬,我们几兄弟也就肆无忌惮,骑着大龟几乎跑遍了整个寺院,自然也就见得了许多平常人见不到的光景,听多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要说这灵峰寺中,灵峰八景倒为其次,最出名的就莫过于大悬祖师了,相传大悬祖师是那活佛济公的化身,来这灵峰府第弘扬佛法,救苦救难。为了证实这一传言,我们还特地跑遍了寺内各处,找那济公运木的古井,也当真被我们找到了,那时年幼趴在感觉有万丈深的古井边,一股凉气上涌,只见那露出水面的小半截圆木,心中兴奋不己,也因井口没有遮掩,僧人出于安全着想不准我们逗留玩耍,便又跑回去跟爷爷吹嘘。后来又见有一个拔木坞,传说跟古井运木的故事异曲同工,便疑惑了,真真假假,无从分辨。那时灵峰寺还没有翻修,如今十数年过去,再想找那口古井,怕是也找不着了。八景中另外记忆深刻的便是留衣亭,那时的留衣亭也与如今的不同,更具古味,那时韩文公留下的衣服还在石碑后面,却不是史料记载的官服,后来想想历经一千多年的岁月,那官服早已不见了,兴许是哪位住持又让僧众放了一套衣服在里面,以寄托情怀。而血甘棠,莲花池,千佛塔和放生池自不用我多说,其他景象就算我看过,如今时过境迁也跟那古井一般,早已记不得名字和方位了。不过连理枝旁,有一棵被雷劈成两半的百年古树,不知道有没有人留意到,我管它叫“天雷不死树”,恭喜它渡劫成功,喜登仙界。早几年曾听闻灵峰寺要置办成旅游景点,计划得热热闹闹的,到后来不知这计划有没有实施,只知道现在除了上山拜佛与老人晨运之外,人迹罕见,个中种种原因,也不外乎从上世纪末至今以来不知谁人谣传的几件怪事,流传最多的是“情侣魔咒”,“拍照夺命”,以及“野和尚”。这些都不是本文所要讲的故事,就简单的述说一遍。情侣魔咒情侣魔咒是众多谣言中最没深度的一个,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无非是某对脑残小年轻情侣其中一方想要分手,感觉心中有愧,就把分手地点设在这灵峰之上,陪对方玩最后一次当作补偿,而被甩了的这位心不甘情不愿,又自视甚高,不从自己身上找答案,又听闻灵峰上的种种传闻,就把责任怪罪在这佛门重地之上,唾沫星子四溅得给灵峰扣上了这么个屎帽子。骗得这么些年来,无数欲往灵峰寺旅游观光的青年男女都闻言止步,让这谣言到现在都骗得跟真的一样,从嘴里说出来都斩钉截铁,好像亲身经历了一样,明白人也就把这当成一笑谈,应用一句早几年的网络名言:“出了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答案,别一便秘就怪地球没引力”。拍照夺命再说拍照夺命这个传闻,就有些邪乎了。老一辈常说山中不能拍照,说是会拍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相信这样的话全国各地都有,至于传言的真假就不得而知,这里就当一个故事来讲。大概8几年的时候,有一伙女大学生来到灵峰上游玩,其中有一个女孩子是本地人,叫梁梅,对灵峰寺是再熟悉不过了,毛遂自荐当了导游带了同学们一通游玩爬山涉水,拍照留念,玩得是不亦乐乎。再回过神来一个个饿的肚子直打鼓,到了灵峰梁梅自然是少不了带着同学上斋菜馆大搓一顿,要说这斋菜馆师傅的手艺是真不赖,那素菜做得比鸡鸭鱼肉还香,一上口那是吃不够,就是整个镇区内只此一家,价格也不是一般家庭吃得起的,外来客不明就里的吃完一看价格都感觉被痛宰了一顿,还别说,人家有这手艺就挣这钱,别处还真就够不着他家这水平了。话接回来,梁梅带着这群同学吃饱喝足了,又散了散步去到一处平地,有一个废弃了些年头的旧亭,众人就到了那里歇脚,接着又拍了几张大合照,就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有人说,难道这故事到这就完了,拍照是有了,夺命呢,你这是给灵峰作宣传呢还是?别急呀,你得容我喝杯茶,吃块饼,徐徐道来,这故事这才刚刚开始。那时候还没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照片都是要到照相馆里去洗出来了。这天梁梅到照相馆里去取照片,老板的表情有些怪异,告诉她照片拍的不好,洗出来的效果很差。梁梅接过来一看吓了一跳,这正是她们最后在废亭拍的照片,包括梁梅在内,还有另外两个同学在照片里的头部一片模糊,好像头部没有了一样,梁梅想应该是光线的问题吧,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再接着看其他的照片,梁梅惊出了一身白毛汗,所有照片里面,她和那两个同学的头像都是模糊的,梁梅心里生出一种恐惧感,随即又摆了摆头,说服自己,这只是巧合,一个大学生怎么能有这些迷信的念头呢,付了钱拿着照片就走了。那照相馆老板看出了梁梅受了惊吓,想说点什么,又止住了,心里想着,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回到家,梁梅有些坐立不安,那一夜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好不容易到了天亮睡着,却又马上因为噩梦惊醒,全身被冷汗浸湿,就那么呆坐在床上。直到她妈妈进屋去叫她起床,才发现一夜之前,梁梅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吓得她失声尖叫,赶紧询问梁梅的情况。梁梅不想让妈妈担心,支吾着说是因为失眠没睡好,便起身洗脸,这时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也被自己吓得尖叫了起来。梁梅这时候心里全乱了,什么科学,什么迷信,只有恐惧牢牢的占据自己的心头,挥之不去。紧接而来的一个噩耗,彻底让梁梅崩溃了。那天结伴的同学来电话,其中一个女孩子,跟梁梅同宿舍的陈娇,昨晚突然猝死在了宿舍里,而她正是另外两个在照片中头部模糊的女孩之一。突然听到梁梅的尖叫,正在厨房里议论徐梅健康状况的爸爸妈妈匆匆赶到卫生间,见到梁梅蹲在地上痛哭,身躯一抖一抖的,意识到发生了严重的事情,便急切的追问梁梅发生了什么事。梁梅这时还没从恐惧中缓过来,用颤抖的声音,讲了照片的事,这一说,可把梁梅的爸爸妈妈吓破胆了,她的妈妈更是吓得一口气回不过来直接晕倒了。梁爸爸跟梁梅赶紧把梁妈妈抬到床上,又是按人中,又是掐腋窝,总算把是梁妈妈给救醒了。梁妈妈一醒来,又是痛哭流涕,哭着喊着什么人都不能带走梁梅,梁梅刚止住的泪腺又打开,母女两哭得稀里糊涂的。还是梁爸爸比较冷静,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后,马上赶到灵山上去找住持大师,望能化解这灾难。那时寺中的住持大师是我爷爷的朋友,曾跟我们讲过这件事,告诉我们,灵山虽然是佛门重地,自从文革时,佛教受到冲击,山上佛光微弱,颂经声细,山上风水墓穴乱选乱葬的现象十分严重,不乏有葬错到凶地里的人家,化作恶物害人的,正不能压邪,才会有这些邪祟害人之地发生,还教了我们一句劈邪正气的咒语,让我们谨记在心,便是那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言归正传,梁爸爸这边请了住持大师在寺院中为梁梅颂经祈福,另一边让梁梅联系那另一个女同学,然后又找了村里的李太婆和黄瞎子,这两人平日里都以给人卜卦算命,消灾解难为生,梁爸爸把希望寄托在这三位身上,自己跟梁妈妈到处求神拜佛。忙活了一天,这天晚上将睡的时候,梁梅又接到一个电话,顿时如同五雷轰顶般,摔了手机恐惧得又开始大哭,抓狂得不停打自己巴掌,嘴里念叨着求求放过我吧!这把梁爸爸梁妈妈又吓得赶紧按住梁梅,拿起电话一问,才知道那另一个同学,在赶往这边的路上出了车祸死了。梁妈妈顿时也泣不成声了,抱着梁梅一顿痛哭,一家三口紧紧抱在一起哭着,梁爸爸嘴里一直念叨着:“阿弥陀佛!”就此又过了一夜。第二天,梁爸爸一早就带了礼物到李太婆和黄瞎子那边拜托了又拜托,请一定救自己女儿一命,李太婆是个没真本事的人,收了钱和礼品,拿着那些照片拍着胸膛让梁爸爸一百个心放她身上。黄瞎子年轻时跟龙虎山的天师学过些术法皮毛,至于他的眼睛是怎么瞎的,那是后话。黄瞎子只道一句尽力而为,也拿了照片去起坛作法,梁爸爸这边也就跟着往寺院里跑,住持大师已经在佛堂里为梁梅念了一天一夜的经文,见梁爸爸来了,示意他坐下一同念经,直到傍晚。回到家中, 李太婆穿的有模有样正坐在客厅,厅前摆着蹩脚的伏魔八卦阵,起了神坛,见梁爸爸来了,就打算开坛作法。梁爸爸说:“这不黄老先生还没来吗?开坛作法的时间也还没到啊!”李太婆一听不乐意了,嚷道:“你干嘛要听那死瞎子的,他一点真本事都没有,整天在外头招摇撞骗,大家是可怜他才叫他一声先生,本道姑是玄女娘娘下凡,我的本事比他大了去了,你要么就听我的,要么我就走,让那死瞎子救你的女儿吧!”说完作要离开状,回过头突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可怜这女孩子啊,年纪轻轻,今晚小命就要交代了。”李太婆演的真切,把梁爸爸糊弄过去了,跟梁妈妈两人好言相劝把她留住,就依了她的,不等黄瞎子起坛作法。据住持大师说,那晚佛堂里突然阴风阵阵,吹得门户大开,他去关完门窗回来,那如来佛像下的照片突然不翼而飞了。而后来黄瞎子也讲到,那晚他算准了时间到了梁梅家时,感到阴气大盛,听得屋里传来作法的声音,大叫不好,夺门而入,听得有人叽里咕噜得念着听不懂的咒语,木剑劈斩在空气中的呼啸声,一顿足,张口骂道:“你们怎么不等我来?”黄瞎子眼盲心不盲,心眼看到了那阵眼中间,梁梅的阳气只怕是只剩一分了,三魂留离,七魄将散。喊道:“快让开,就要上前推走李太婆。这时李太婆嚷道:“快把他拦住,我的法就快做完了。”梁爸爸一听,一把把黄瞎子抱住,怕他扰乱了法坛,破了李太婆的法,自己女儿的小命就没了。这时厅里的老钟敲响了十二点,黄瞎子再往梁梅身上看去,三魂七魄一溜烟,已经成了个死人。气得把法器一扔,破口大骂道:“误人性命,误人性命。”情到真切,气得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摔门而去。这边李太婆也收了法,笑口吟吟得对梁爸爸梁妈妈说道:“本道姑大展神通,已经打那恶鬼孽障打得魂飞魄散,你的女儿已经没事了。”夫妻二人刚才都专注看着李太婆施法,没在意黄瞎子的言行,哪知魂飞魄散的是自己的女儿,一听女儿得救了,高兴的拥上去一看,刚一碰到陈梅就往后倒下,脸上七孔流血,哪还有命在。梁妈妈一看,血压上升,嘭的一下晕倒在了旁边,梁爸爸老泪横飞,捶胸顿足,哭得不能自己。而那李太婆一看事情不对,马上就逃之夭夭。最后这一家人如何,也就不表了。后来几年也都听说各地都有拍照夺命的传闻,也就说明并不是只有灵山这一块地方有这事发生,而是真是假,科学迷信,无意争论,在这人口众言的新新社会,总是偏向谣言的多一些,我们也就只把这当成一个故事听听就算了。野和尚这第三个故事,是从一些小女生嘴里听来的,要说这野和尚,真是个大坏蛋,专门抓小姑娘,全都关到地下室里,给他们生孩子。听到这事,我一口盐汽水差点没喷到她脸上去。野和尚有传闻不假,但绝对不是这样的,也不是发生灵峰之上,指定是某些小学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吓唬小女生,以讹传讹也把屎帽子盖到灵峰寺上了,其实近些年的很多传闻都与灵峰寺无关,只不过灵峰寺是最早出现古怪传闻的,所以四面八方的怪事就被人全往灵峰身上加了。野和尚的故事与本文无关,且押后再表。说了这么多终于要说回本文要讲的故事了。故事要从解放前说起,灵峰寺前有一面碧波湖,那时候的碧波湖要比现在大很多,至上是得一倍以上,湖水清澈,湖面如镜,雨水充沛溢出时,还会在山沟处形成一条颇为壮观的瀑布,老辈人管那瀑布叫银龙天降,可见其声势之大,仅有每年夏季可以看到。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在这一带也着实杀了不少人,全都扔这碧波湖里,那些年,碧波湖水常年泛红,银龙也变成了红龙宣泄而下,那么大一面湖全给血染红,可想而知,那得死了多少人啊,那些抗日时存活过来的老人都说,这碧波湖之所以变小,都是用尸体给填的。自那以后,那瀑布也绝了,湖水也一天天少了,到了解放后,碧波湖虽然恢复了清澈,但湖水也只剩下原先的一半多了。解放初,人民迎了来和平解放,自然要欢天喜地的庆祝一般,那时候的条件自然不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上个酒楼大吃大喝。解放初期,生活还是艰难,那时的人民朴素,又提倡新生活运动,当地人善泳,便由镇里发起了一个游泳比赛,各乡各寨都踊跃参加。到了那一天,那碧波湖边是人山人海,人挤着人争相把头挤进去看水里比赛的健儿。比赛是正午开始,就在争夺这冠亚军的时候,这天突然一黑,黑云滚滚,狂风大作,大伙都以为要下暴雨了,大伙纷纷往后退,那时候碧波湖还没建堤坝,脚下踩得那可是黄土,这大雨一下,还站那里准掉水里去。就在大家回过神来时,怪事发生了,湖底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就在比赛那几人身边,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把那几个人给吞噬了,也不知谁喊的一声“妖怪”场面全乱了,群众跑的跑,喊的喊,推推攮攮,不时有人掉下水去,掉的近的还好,有的刚好掉在漩涡边上的,转眼就给漩涡吞了。镇上与各乡县的领导全都愣作一团,好在天空突然又放晴了,黑暗中那种迷信的思想引发的混乱也随之慢慢平息下来,水底的漩涡早就不见了,那些领导这才反应过来,驱散了群众,马上组织村里的民兵实施救援,那一乱掉下去的少说有二十来个人,救援工作进行到日落就停止了,救上来了十多个,还有几个连同那几个比赛选手一时找不着,怕是凶多吉少。20世纪50年代国家是解放了,但人民心底里那根深蒂固的迷信思想还没解放,不到一天就流言四起。有人说那碧波湖里本来有大悬法师封印在底下的湖妖,那时间久了,湖妖趁着乌云蔽日冲破了封印出来吃人,大伙要大难临头了。还有人说,那是抗日的时候被日本鬼子杀死的人,冤魂不散,化成了水猴子,昨天是个大阴之日,出来找替身投胎了,众说纷纭,不外乎神鬼之论,上层领导听了,那还得了,解放初期,打击封建迷信,这才没多久呢,就搞出这种事来,这乌纱帽还不掉了,赶紧向下镇压,向上谎报人数,就说是一两个游野泳的出了意外。好不容易压下来了,没过几天,碧波湖里涌出了一大批蛤蟆,把在边上网鱼的都吓了一跳,黑压压的一片,从一个漩涡里涌出来,少说得上万只,最后跳出了一只蛤蟆王,足有磨盘那么大,还是三只脚的。怕归怕,那时候管三只脚的蛤蟆叫金蟾蜍,是只招财进宝的瑞兽,那些网鱼的一看赶紧找了几张网,把那些乱跳的蛤蟆连同蛤蟆王一起抓了,还别说那蛤蟆王在水里劲大,竟然把那两三个渔民拉下了水,赶紧的呼喝来几个帮手,六七个人好不容易才把这蛤蟆王拉了上岸,称上一称,奶奶的,足有三十几斤重。正想放篮子里去找买主呢,谁曾想那蛤蟆王一蹬腿,挣脱开来,嘴巴一吐,竟吐出了一只人手,这可把渔民吓坏了,一个个脸色发青,有个人视线看到那漩涡里,吓得小便失禁,趴在了地上。那漩涡里竟然吐出了六七具尸体,之后黑压压的吐着黑水染黑了半个湖。这事邪性了,村里当官的派人一打捞,那几具尸体正是前几天比赛和落水的人,又听说这数万只蛤蟆的怪事,也不敢小视,一方面压下传言,一方面请寺里面的高僧给那些人超度,又在湖边念佛镇压,这在那时候都是不允许了,只能偷着来。唱诵了三天的佛经, 大师们又把那蛤蟆王带回佛堂,颂经过后放到了放生池里。要说这放生池里,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四只脚的鲤鱼,桌子大的巨龟,磨盘大的鳌虾,真是应了那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放生池里没有的。村里有一个老道,叫叶竟航,四邻八乡的都管他叫叶先生,解放前在大上海专门给有钱人卜卦算命,指点风水选阴阳宅,到了解放后,全国打击封建迷信,那营生也没法做了,只好收了摊子回老家过晚年。刚好这一天,叶先生也在这湖边闲坐着,发生了什么事全看在眼里了,那蛤蟆之所以会乱窜乱跳,全因为湖里面有东西在赶它,漩涡里吐着黑水,看不清那湖底的是什么,但肯定是龟鳖大鼋之类的,看那体型都不知道活了几千年。碧波湖在灵峰寺脚下,常年听寺内颂经念佛,有了些道行,却不学好,吃起了人,被佛陀镇压在了湖底,不知怎的突破了封印,又要为害四方。叶先生古道热肠,见不得这湖妖害人,当即就起了除妖的念头,但是这湖妖沉居湖底要怎么去降它呢?叶先生干脆晚上隐藏在湖边监视那湖妖的动静,以便抓准时机将这湖妖一举歼灭。虽然出了人命,但奈何不住当地人好泳,一些年轻胆大的小伙子还是照常到湖里游野泳,叶先生劝说了不听,前后又给湖妖吃了几个人。这天阴历十五月圆,叶先生照常蹲守在湖边的草丛里,久了打起了瞌睡,没多一会被一股涨潮般的声响吵醒,定睛一看,那湖妖正伸着脖子露出水面吸收月光精华,把叶先生也惊得厉害,娘希匹,这它奶奶的足有一间屋子那么大的一只巨龟,那还了得,这湖妖不除,让它出了这湖,灵峰寺下不免生灵涂炭。好在知道了这湖妖是个什么东西,自然就有法子对付它。转眼又到了阴历十五,这天白天,叶先生照常到了灵峰寺和僧众们闲逛瞎扯,有意往藏宝殿这边靠,等到了藏宝殿门口,就用道法迷了在场众人的感官,偷偷潜入宝殿偷了法器,准备今晚重新使用久无用武之地的道术除妖。夜里叶先生背着个布包在老地方蹲守,就等那湖妖现身,这天月亮出奇的大而圆,料定了湖妖不会放过这种机会。这天晚上云多,不时遮蔽了月光,夜里凉,叶先生等得困了打起了盹,再醒过来时,那龟精早就现了身,正在贪婪得吞吐着月光精华。叶先生心里暗道:“该你这孽障今日偿命。”便跳进木船里慢慢靠近,那龟精吞吐那月光精华正上瘾,全然不知有人靠近。待得意识到的时候为时已晚,正想遁入水去,叶先生从布包掏出一把东西,月光下有些反光,正是当年灵峰寺祖师佛陀镇压这龟精时存留下来的铜钉,全都被叶先生用道法定在了龟精周围,龟精无法遁水,便发起狂来,闹得那动静好似翻江道海,叶先生撑着那木船被浪涛拍得都快散架,由不得细想,叶先生看准了往龟精的嘴里扔了一物,那是本门师祖辈传下来的伏魔盐;那么一扔还真起了作用,龟精被封了道行,又不能遁水,惊慌失措时,被叶先生跳上龟背,掏出一根伏魔杵,往龟甲上一敲,打掉了龟精好些年的道行,敲碎了龟甲,用伏魔杵的另一端刺入龟精的体内。龟精顿时发出一声狂叫,拼尽最后的力气翻滚着,竟把叶先生道法设的结界打破,遁入水中不停翻滚,叶先生憋着一口气,握紧刺入龟精体内的伏魔杵,跟龟精一同在水里不停翻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再等叶先生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是一众僧人,僧众见叶先生醒来,齐声喊:“阿弥陀佛。”细问之下,才知道自己被龟精带到水底不知道翻滚了多久,失去了意识,好在天色将亮,龟精被伏魔杵散尽了修为,终于死去,带着叶先生浮出了水面,被早上起来的僧众救了。想到自己终于除掉了这吃人的妖怪,叶先生止不住的欣喜。这时候寺院里的住持大师进来了。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为了百姓牺牲自己,实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叶先生谦虚道:“不敢不敢,大师才是。”转念又问:“那龟精的尸身如何处置。”住持大师道:“那龟精被您打散了修为,化为原型,老衲让弟子们把那躯体火化,镇压在我寺千佛塔下。”叶先生听闻放下心来说:“如此便最好不过了。”这时住持大师又道:“施主虽然是为了百姓而除妖,但这龟精怎说也是修行千年,您一下把它千年道行打散,未免做得太绝,怕是会有因果报应到施主身上,我祖师便是深知这一点,才只是将这孽障镇于湖中,怎奈这孽障不知悔过,遇上施主,真不知是冥冥之中自有上天注定,还是它造业太多,阿弥陀佛。”叶先生知道大师是关切自己,便说:“大师不必为我忧心,老道年过半百,也已活得够本了,此举只为百姓谋福,有何因果报应都应到我身上便是,不作他想。”住持大师听完,念道:“善哉,善哉,施主大德,日后需多做善事,望能抵消这业障,阿弥陀佛。”叶先生双手合十恭敬道:“谢大师关怀,老道谨记在心,阿弥陀佛。”自那以后,叶先生常记大师善言,虽做不到每日一善,吃斋敬佛,却也尽量少造罪业,为人消灾解难,救济贫苦之人,奈何还是消除不了这个杀业。十年文革动荡,叶先生因为从事过风水算命等迷信活动,被红卫兵揪住小辫子,三天一小斗,五天一大斗,当时佛教也受到极大的冲击,当年的住持大师早已圆寂,灵峰寺被打砸得几近废墟,叶先生也在被押赴灵峰寺批斗时,一把老骨头终究熬不住,倒在了灵峰寺的路上,正好在碧波湖旁,也算偿还了这业障。也正因叶先生不顾自身造这极重的杀业,后来碧波湖中好几十年再没淹死过人,他的这段事迹才流传至今,一度成为人口众说的佳话。他的后人也因和叶先生经常做善事获得福报,一家人过得甚是安乐,他的后代中还有一人是我的死党,叫叶沛良,这故事便是他在灵峰寺当义工时,从他口中完整的叙说出来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