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柏叶

这个故事不长,也不怎么惊险,说起来应该算是小灵异知识,是一位叫钟叔的长辈说的。钟叔在80年代,住在广州中山八路冼家庄,3楼。那些楼房属于旧式建筑,一层有八户人,每层分两边,每边四户有一条公用走廊,走廊一边是住户,另一边对着住户的家门,是自家的厨房,进厨房往里面走就是厕所。走廊上有公用的灯,走廊门口有个大门,大门旁都安了各家的门铃。晚上休息,住户们都会把走廊大门关上。晚回来的人如果没带钥匙,可以按门铃叫门。走廊上的公用灯只是摆设,因为涉及到摊分电费,谁也不愿意多交一分钱,因此早就不开灯了,连灯泡也早就卸了。住户们都习惯了抹黑上楼进门。而且都认为只要晚上关上走廊大门,治安防盗还是有保障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钟叔家在快半夜的时候,就听到敲门声。这敲门声说起来,跟我在本网站发过的帖子《土炮驱邪》里的敲门声一样,声音不大,响几下又停几下。跟普通的敲门声一样。不同的是,钟叔家这边的四户人家,都听过敲门声。有时敲这一家,有时敲那一家,开门查看,没人。而且走廊大门都关得好好的。甚至有的住户晚上开门到对面上厕所,关上厕所门也听到敲门声。如此过了几个晚上,大家都害怕,但怎么害怕都要面对。他们问另一边的四个住户,有没有听到敲门声。但另一边的住户却没有听到。连楼上楼下的住户都没有听到。而这边的住户,也曾经试过一起合作调查,还把走廊灯的公用灯泡装上,整夜开着,但都没有效果,晚上不是这家敲门就是那家敲门,而且每晚没有规律,不定是哪家。钟叔的弟媳妇是个大胆的人,听说钟叔家的事,特地来查看。但弟弟弟媳住了几天,还是没有查到是怎么回事,反而弟媳在经历过上厕所听到敲门声的事,有点怕了,于是第二天就离开了。就在这四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并且还要继续在恐惧中度日的时候,钟叔的弟弟在外面问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每户人的家门,连同厨房厕所门和走廊大门,挂一些扁柏叶。扁柏叶本身带毒性,但加工过后可以治病。门上挂的扁柏叶是从广州烈士陵园背着管理员偷偷摘的,烈士陵园的扁柏树最多,很容易摘到新鲜的扁柏叶。自从挂上扁柏叶之后,敲门声再也没有出现。有个住户家里的老人,还经常去烈士陵园或其他公园找新鲜的扁柏叶,用来更换门上因时间长而枯萎的扁柏叶,还把摘回来的叶子分给大家。这边四户挂了扁柏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敲门声,不久对面的四户人家,却过来询问为什么晚上会出现敲门声。当然,他们也很快挂上了扁柏叶。现在冼家庄有些旧楼房已改建成新的楼房,当年那栋楼房已经拆掉了,钟叔说拆建的时候没有要求回迁,因为当年敲门声事件的影响,觉得那里的风水不好。钟叔还说快清明节了,家门还是挂点扁柏叶吧,做为一种识别标志,以免晚上受到不良的影响。各位如果摘不到扁柏叶,还可以到卖元宝蜡烛香的店里买,价格不贵。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