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影

妹妹的小餐厅主营中餐,也上了美团,蜂鸟(饿了吗)外卖网,每到午餐晚餐的时候,除了来吃饭的客人外,外卖单也比较多。那些穿着黄色(美团)蓝色(蜂鸟)制服的配送员,每逢这个时候是最忙碌的,跟妹妹他们一样,都是伺候好了客人,直到下午两点左右才吃午饭。有的配送员也来餐厅吃午饭,餐厅有空调,午饭后的空闲时间还可以在餐厅休息,蹭wifi玩手机。时间长了,有些配送员就熟悉了,其中有位叫阿威的配送员,前几天跟我们讲了一个2017年的事。阿威快四十岁了,属于年纪比较大的配送员,年轻的都叫他威叔。阿威下岗以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光靠老婆的工资生活肯定拮据,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凭自己对广州市道路的熟悉,做了配送员的工作。美团和蜂鸟的配送员分两种,一种是专送,就是专职配送员。每天必须穿制服按时到站点报道,上岗后,订单由站点调度分配,无论什么订单,分配到手机APP上,就必须按时完成配送,每个月根据订单量结算工资和奖金。另一种是众包,兼职的,可以自由接单,选择自己能完成的订单进行配送。做多少算多少。阿威做的是众包配送,众包时间比较自由,随时上岗,而且还可以同时兼职做多个众包配送,如达达,同城快送等。遇到顺路的单可以同时接单,一起配送。只要勤快,赚的不比专送少。而且遇到如孩子学校开家长会,亲戚来了接车等其他事情,还有充裕的时间处理。2017年过了八月十五的一天晚上大约7-8点,阿威像往常一样,晚饭后再出来跑几个送便利店或宵夜的单。当时他接了个订单,从五羊新城某便利店取货送到培正路。最快的路线是从寺右新马路出发,横过达道路十字路口,进入保安前街,再往前到烟墩路,然后左拐就是培正路了。阿威也是按这条路线走的。保安前街是广州市旧城区之一的道路,东西向,路面不宽,双向两车道,两边还有人行道。人行道上种满了郁郁葱葱的大树,在夏天的太阳下,比较阴凉。晚上,明亮的路灯在树荫之间照下来,路面有光有暗。保安前街西接烟墩路,在解放前,很多华侨,当时一些政权人物和外国富商都在这里建了一些洋楼,别墅居住,有些完好保存至今的建筑还列入了历史建筑。那时候说的“东山少爷”(指的是当时家里富裕的年轻人)就是发源于此。阿威到了达道路口,停下等红绿灯。这时另一位蜂鸟配送员也停在阿威旁边,虽然彼此不熟,但由于是同行,总会聊两句。阿威正和旁边的配送员聊着今晚订单多不多的时候,两人无意中往前看,同时看到了一个后来阿威有心理阴影的景象:一辆1.5吨的小厢型货车从达道路拐入保安前街,在经过两旁人行道的树下时,一个黑色的,像人又不像人,像猴子又不像猴子的黑影,在路灯的照耀下,从树上跳到厢型货车的车顶,然后消失不见了!阿威惊奇地瞪着眼睛,问旁边的配送员:你看到了吗?配送员的表情也是惊奇的,瞪大眼睛张着嘴。这时红灯开始倒数了,阿威问道:你也是往前面走吗?配送员说是的。阿威说: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边说边看看周围,周围车来车往,人来人往。但好像只有其他人都没有看到刚才的情形一样!配送员说道:不要管了,别说了,快点开过去吧。绿灯亮起,两人开着电动车过了达道路,也到了刚才厢型货车的位置,人行道上有人走着,他们前后也有其他车辆,后面的车开着车灯。但阿威就是觉得非常不舒服,但也只能加快速度通过了。进入烟墩路,那位配送员拐到了幼儿园旁边的巷子,阿威则继续往前。阿威形容当时的心情是非常紧张的,虽然路上有人有车。拐进培正路,按时送达便利店货物。阿威从客户家出来,四周地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而且已经拐入培正路,没那么多树木阴影了,路灯把培正路照得亮堂堂的,这才稍微放心,拿出手机继续接单。阿威发现有个距离很近的订单,在东华东路那边,最快的取货路线是回烟墩路,经过广州市第七中学,过东山口进入庙前西街拐到东华东路,最多不到十分钟就到商家那里。当阿威接单以后,赶往商家的路上,经过东山口,发现前面好像出事了,很多人在围观,路上还堵车。由于路面窄又有汽车堵着,阿威靠边慢慢地往前开。到了前面路口,发现刚才那辆厢型货车,与1路公交车碰撞。货车车头撞到公交车尾,车头撞凹了一块,看起来不严重,但车上两人是被抬下来的,躺在路边好像失去知觉,有两位公安警察蹲在旁边在急救着,其他的在维护次序等着救护车来。这时刚才跟阿威一起的配送员也经过这里,阿威和配送员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阿威再向货车车顶看了看,没有发现那个怪影。就问配送员有没有看到那个怪影,配送员说:赶快走吧,还看什么呀。太邪了!于是阿威和配送员赶紧离开。阿威很担心以后会不会给类似那个怪影的东西跟上自己的电动车。阿威的妈妈让他赶紧去庙里烧香,求了两道平安符,一道挂车上,一道自己佩戴。再后来遇到那位配送员,配送员也是戴了平安符。阿威虽然有平安符,但每次不管白天晚上,经过保安前街时,阿威的心理都是毛毛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