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宿舍怨灵

本人从小时候到大二是从来没碰见过这类东西的,看的都是故事或者电影里的东西,真实的没见过,直到大三才颠覆我的看法。这事是在2012年发生的,就读的大学在武汉市内,不过这个学校分几个校区,新校区大一大二在郊区,读完大三就到搬室内了,是一所老校区,宿舍分校内和校外,都很破旧,洗手池有青色的,还到处是蟑螂,柜子门也垮了,床架子也不稳,会响。8月放完暑假,9月1号开学坐校车换校区,我班们住校外,刚到这就准备搬行李上楼,我很快就把自己的东西搬上去了,然后开始住校。9月正是当时智能手机面世的时候,9月几号我哥们就催我去买一个,两人一起玩(我这里之所以讲这么多因为跟我后面要说的惊人的事息息相关,请耐心看下去),于是我们就去买了,到了电脑城,走到5楼,有几个柜台卖手机,一个小米没买,第二个男的和女的卖手机,那个女的好像脸上一块黑色的,我没仔细看,大概是我哥们做了什么鬼脸还是鄙视之类的眼神,我们没买这个手机走的时候,男的发怒了,泼了一杯水到我们身上(这杯水有没有问题望大佬分析),我哥们说哎哟妈的快走快走,周围有议论声说喝醉了什么的,我们就离开了,后来在一家专卖店买了多普达,牌子不重要,回去学校就玩起来了。平静日子过了10天左右,这个时候,我哥们消息灵通,他说208有个人在8月份上吊自杀了,隔壁宿舍半夜听见洗澡声音吓得都不敢动,叫我晚上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在意,我也只答应一声,没太在意,我当时住4楼。说下宿舍的配置,4个床只有上铺,2个床是连在一起的要爬梯子,下面是书桌和柜子板凳,一个卫生间,门对着洗脸池,寝室大门对着窗外,当时搬进来有个舍友搬出去了,大概觉得这个寝室不好玩,而且宿舍有个床位是坏的,所以这个宿舍算我只有2人。我当时不怎么信这些东西,更不感到害怕,晚上照常睡了。晚上舍友翻身,特别吵,吵醒了我,我也不好意思说,就不爽拍了一下床的栏杆,这个栏杆是松的会响,然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就听见有人在用指甲壳敲我头部的床架子,一直不停,又像是在室内也像是在室外,我第一次碰见这种事,吓得我睡不着了,我们寝室每晚11点半熄灯断电,这黑黑的瘆得慌,然后我就一直睡不着了,后来还听见我下面有人翻书的声音,每翻一页,我的心跳就停止一秒钟,后来还听见拉开书包拉链的声音,我不断叫舍友,他死活不理人还说要睡了,这些把我吓得不轻,你说看?谁敢去看呢,我是不敢的,后来我立马给班长打电话,他叫我不要慌啥的,反正安慰之类的话,然后我就手机开音乐开了一晚上,由于一晚没睡,啥声音都听得见,墙上报纸也有支架刮的声音,一点点地磨,简直了,后来我终于熬过了这一夜,到了早晨6点我松了口气,这半天的课都睡过去了,第二天,我就回家去住了。哼哼,你们以为事情结束了吗?其实还没完,因为我感觉是怨灵找上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也不是室友和哥们,那个人就是本文作者。回到家,照常睡觉,但是晚上听见铁圈在一个铁棒上套着不停打转的声音,当时我很怕,但是不得不睡觉,下雨了,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雨打在窗户上像有人在拍打一样。白天起很早坐公交去学校上课,有的时候一天都没课,我就在家里待着玩手机,有时候会听见卧室门口有人拍巴掌,就几下,因为在白天,我也没怎么在意了,继续干我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家里实在太不方便了,有啥通知都接不到,交作业也麻烦,哥们也不在,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学校住,这种事持续了半年,每天差不多都有声音,过段时间就习惯了(你们也许会觉得没什么事,待我后面给你们讲后果,一生也无法复原的伤),只不过有时候声音会跑到我舍友那,然后就是一些声音也是无法理解,跟某些人文章里碰见的相似,明明晚上2点了,还能听见楼下有人扫垃圾的声音,然后就听见远处有人在走廊不停嚷嚷,这种声音就像是空气里产生的,有的时候,半夜就一直听见有人洗澡不停,后来早晨才发现是我们寝室厕所冲水的自己开了,一直冲了一晚上。秋天我衣服一个扣子掉了,被我塞到书包里,第二天莫名其妙的跑到我手机的屏幕上盖着了。到了下学期,不止是声音了,还有震动,这次是感觉一个力道在冲击床架子,床一震,就像地震一样,每天晚上都会有几下,这段时间也搬进来过几个其他班上的同学,但是没多久就搬走了,原因未知。到了大四,那个同班舍友搬走了,理由也是扯一大堆,不说我也知道是害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胆大还是无知,竟然没换寝室,这下子就成了我一个人住了,于是这个“怨灵冤魂”开始“调戏”我了。首先呢,这件事你们待过最近非正常死亡的人的房间或者楼房的人都会有同感,那就是睡觉的时候,睡一会儿,20分钟就醒了,再接着睡,过一下子又醒了,晚上就这么反反复复,而且每次醒来口非常干,再次醒来又干了,直到4点才能安稳入睡,听见柜子里塑料袋不停的响,我去查看,根本啥都没有,感觉是凭空产生的,口香糖盒子里的口香糖自动摇着响,这类事多了去了,我就没太在意小事,结果过了几天,我睡觉刚快睡着,就被一股力量推醒了,再睡,再推醒,过几天又换个方法,“床震”,有时候手压在枕头底下,刚睡着,手就自动的伸直了,再次醒来,反反复复好几次,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还是很扰人的,总之肯定是不干净的东西。过节回家去了,半夜睡觉也是总是反复醒来,并且感觉有人在拍我枕头,砰砰砰的,我仰头一看,啥又没有,我去,这个“怨灵”还能跟我到这么远吗?我说了这么多也可以跟各位提个醒,你遇到跟我类似情况就要注意了,这个人可能是同校学生,所以不会害人,但是我后面的症状科学无法解释,灵异也无法解释。大四跟家人去了归元寺,买了个开光的护身符,带到寝室后,床的声音,扫垃圾和推人等各种“恶作剧”全部消失了,这个护符我到现在还带着。事后几年问了朋友怎么回事,他有个懂行的人说半夜在那里敲墙=招魂。至于这个死去的人是真实存在,我都在贴吧搜到他名字了,姓何,全名不说了,怕你们看到晚上会做梦会梦到幽灵。这个故事说完了,但是也还没完,因为我虽然身体无大碍,但是我思维出现了些问题,在大三下学期的一些时候,我感觉我的想法能被周围许多人知晓,并且我看到的也能被获取图像,就比如我在寝室打字,寝室门关着,有同学就能在门口说出来,虽然不全匹配,但是大部分雷同,有时候我在寝室做的事,比如一些小动作,干毛巾擦脸等,被同学说出,我在输入密码时,隔壁同学开始不断地说英文乱码,比如我输密码是abc123,就有人这个时候念fg45ur7w之类的,毕业了也是如此,在看手机通讯录时,路过的小朋友能把里面名字念出来!!!而且我接近某人的时候,那个人就像是感觉风吹过一样,能感觉到我本人接近了,看到的能看到,想到的能知晓,听到的也能感知,感觉我就像失去了隐私一样,去台服星际2,一进游戏就有人说啥“哎哟我是透明人”,知道台独分子不喜欢大陆人,但是我都没打字,你怎么知道我是大陆来的,这类事情太多了,不一一列举,有些事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反正就是一句话,整个人已经失去了应有的隐私,虽然很多人有自己的事,没时间管我,但是我感觉我被那个“怨灵”夺走了什么东西,至于之前那个人的那杯水,也是个迷。文章还没有结束,感谢耐心看到这里,后面的内容涉及到一点黑科技,喜欢的就继续看下去。这种事我怎么能坐以待毙,特别是年轻人,我无法从我认识的人那里得到任何信息,于是我就从网上找,前几个月去了灵异百度贴吧问,没有得到任何满意的答复,但是在2013年曾经有个懂的人告诉我,灵不能知晓人心,说人心是天地间最神秘的东西。2014年我终于在百度上得知“脑控”这种东西(详情百度),脑控是一种毁人于无形的武器,可以给人制造幻觉幻听,还能远处传话,这都不是我的症状,但是脑控也能知晓人的思想思维,并且打开思维散播出去,像我这种症状,很有可能不是鬼所为,而是人为的,这种事很多人反驳,但是那么多人都如此讲,总会有这个可能性,而且真相可能是这个仪器并不叫“脑控仪”,而且其他某种黑科技东西,只不过一般市上看不到,只有国家和黑市才会有的“实验仪器”“整人仪器”,那杯水到底是什么,电脑城说不定有这种仪器,因为最新的东西都会先到那里进货,我出现这种症状对的感觉也是在2012年的10月,也就是我开始怀疑室友能知道我想法,这一切太巧合了,我找过无数网站,最后得出的结果只有2种可能,脑控和幽灵,但是解决办法可能根本没有,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是渺茫的,有句话叫真相与幸福不能并存,我有时候想知道真相,但是网上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到处都是复制粘贴,管用的东西几乎没用,这种事大概我只能自认倒霉了吧,现在很多人的一些小动作小行为无不是在提醒我,我的身体出现了点状况,还有些路人的不友好,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种活法。最后提醒下各位,注意灵异和脑控带来的危害,因为知道的少有可能下一个受害的就是你,不去做什么验证灵异的事,不是迫不得已不要去什么荒郊野外的怪地方,到时候出了事不是一般人能解决的;然后就是尽量少跟人起冲突,也不要惹到一些不该惹的人或者去些稀奇古怪的地方,脑控专挑心里虚弱,性格内向,人少的地方下手,真的倒霉了,区区平明百姓谁都救不了的,我不希望任何人好好的变成我这样,那就很糟糕了,如果真有这种人,联系下我(这两件事跟父母说都不信的,只能跟同辈和懂行的人讲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