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车祸:在被车撞上之前那一刻,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多日未在这里发表文章了,因为,日常一些道听途说的、个人认为可信度不高的故事,为了对大家负责,也就没有写出来。前几天清明小长假,回了一趟苏北老家,村里发生的一件事,我认为比较可信,写出来与大家共享。一个姓孙的村民,姑且叫他老孙吧,年龄比我要大几岁,住的地方离我家的老房子也不太远,虽然这些年不常见面,但这个人我是认识的。与母亲聊天时,母亲无意中和我谈起老孙,说这个人几个月前遇到车祸,花了几十万元,伤情也没有好转,现在基本是个植物人了,躺在家里人事不知,每天靠打点流食维持生命。我一是感慨,二是想问个究竟。母亲只是说,这个人晚上出去散步时让一辆三轮车给撞成这样了,具体情况她也不太清楚。第二天中午,跟我年龄相仿、在家或在外地工作清明回家祭祖的一群老同学一块吃了顿饭。饭桌上不知是谁又提起了老孙这件事,有个叫陈*亮(为了好记,叫他老陈吧,现为村委干部)的慢悠悠的说:“这事我最清楚,我当时在场,简直不可思异”。在大家的追问下,老陈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先说一段插曲。俺村与东边的邻村大约有两公里距离,相连的是一条近4米宽的村村通公路,路两侧全是庄稼地。两村村民之间关系复杂,走动频繁,所以常年在家的成年人大多相互认识。去年秋末冬初的一个傍晚,邻村一个叫王*花的女性村民和小姑子去她家承包的一个小水塘里收割芦苇,芦苇收割之后两人骑着两辆电动车回家,小姑子在后,王*花在前,她右扶着车把,镰刀放在左手,一时忘乎所以,在公路上骑的疯快,左手的镰刀不经意的搭到了肩上。在距村大约1公里位置时,一只大白猫突然从路边窜出,王*花一惊,猛捏车闸,可一只手骑车根本掌握不住,整个人重重从车上摔下,搭在肩上的镰刀竟不偏不正割到了自己脖子的动脉上,刹时鲜血喷溅。她无力地用手捂了下伤口,随后瘫倒在地。后面的小姑子吓坏了,跑到跟前时,嫂子基本没了生命体征。等到120急救车到场,人已经死亡多时了。这事当时在两个村庄也引起了一时的轰动。再接着老陈的讲述。老陈和老孙几个人年龄相仿,小时又是同学,每天吃过晚饭总爱一块出去散步。王*花死后不久的一天晚上,皓月当空,老孙提议,咱们往邻村方向走走吧。于是一行5人顺着公路住邻村方向走去。一边走他们一边还在议论:前边就是王*花死的地方了,真可怜。快接近那个点时,他们几人借着月光看见路边坐着一个女人,从外形看竟然与死去的王*花有几分相象。几人不再吭声,借着人多,慢慢走了过去。到了那女人身后,女人一直低着头坐在那里没动,从外形、身段怎么看都与王*花相似。几人这时全部心里发怵,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等超过女人十几步后再一回头,女人还坐在那里一动没动。不知是谁小声说了句:“你们都看见没有,那不是王*花吗?她不是死了吗?”大家附和:“看见了,就是,怎么那么象呀”“咱们不是遇到鬼了吧。不会吧”说着还都不住的回头。这时老孙说话了:“我就不信,大月亮天的,还真能遇到鬼了?不行,我再回去看看”。大家拉住他,别呀,快走吧,不是啥好事。可是,好奇心害死猫,老孙就不信这个邪,一个人竟又返了回去,走向那个女人。大家老远的瞅着,提着份心。老孙走回到路边那个女人身后,伸手轻轻的拍了下女人肩膀,就见女人一回头,猛然就听见老孙一声惨叫“啊呀妈呀”转身就往路中间窜。可是这时,谁也没注意到他们来的方向竟然有一辆农用三轮车急驶而来,等老孙窜到路中间时,刚好三轮车也到跟前了,呯的一声,重重的撞上了老孙。老孙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头上脚下重重的摔倒在地。这几人一见这情景,啥也不顾了,急步就往老孙身边跑来,赶快将老孙扶了起来。再一回头,刚才坐着的那个女人是踪迹不见。三轮车司机也吓傻了,说跟本就没见到路上有人,没料到会出现这个情况。这时老孙已昏迷不醒,大家在拨打120的同时,慌忙就近将老孙送到村医务所,医务所医生束手无策,赶紧转到县医院,医治几十天不见效果,三轮车司机已倾其所有,两家无法再支付接下来遥遥无期的治疗费用,只好拉回家保守治疗,看他的造化了。至今仍是昏迷。至于老孙当时看见了啥,只有等他苏醒后才能知晓了。听了老陈的叙述,大家两眼发直,真的感觉不可思异。出事的地点当时有5个人在场,老陈没必要撒这个谎。可是从老孙所出的这件事上,谁又能解释的清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