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定场合发生的故事——1. 异乡的酒店之“不可名状的客观存在”

新年伊始,当所有人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之中时,我却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寻找和阅读恐怖故事中。新上任的大当家老K,年前忽然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多川啊,以后还要你多费心啊”,于是,网络故事征集之事就全部落在我所负责的部门。老K的这句话连带着沉重的责任,一时间我那闲云野鹤的日子俱往矣,唯有受困于这狭窄的办公室之中了,终究是安定了一段日子。虽然我依旧会时不时的找一两个适当的理由悠哉一时,但也正是这些日子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每日坐班的生活,不禁对X和其他同事有了更多的敬意。‘’只有李医生来过电话,说让您有空去一趟。‘’X说。‘’好的,我知道了。‘’我又补充到道:‘’如果有其他人打电话找我一定记得告诉我。‘’X离开之后,我坐在电脑前一直发呆。未得到我所想的信息,虽然坐在办公室里也久久无法进入工作状态。电脑的弹窗偶尔跳出飞往各地的机票信息,时不时的会告知我有从此地飞往N市的机票这在打折。从N市回来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Z的消息,她就像消失了一样,至少是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了。我曾经尝试通过我在警察局的朋友帮忙查找,但是很遗憾,依然在N市查无此人。时不时的,我仍然会忍不住的往她的手机号码发送短信,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从未再提及过关于自己的近况和炸老楼的一字一句,也依然没有任何回复。未确定的事情悬而未决,该出现的人依旧销声匿迹。习惯是个有脾气的‘’孩子‘’,一但往常的存在和平衡被打乱破,那个空出的位置就会变成一个漩涡,连着其他的顺序和感觉也乱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关于旅途中的酒店故事闯了进来,很好的为我诠释了这种感觉。明明熟悉的事物和环境一旦起了变化,会比原本陌生的环境更加令人感到不安。我在重新整理状态之后,登陆了杂志网站的后台查询投稿,在几十个故事之中,一个叫做Miss F的人的投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能远走他乡,看着他人旅途中的投稿也算是一种安慰。那是一个去R国旅行时候入住酒店时发生的故事,不知为何她的故事总让我有一种认同感,但是我至今却从未去过R国。不知道这种熟悉感是来自她的文字渲染力,还是来自故事内容本身,又或是让我回想起了多年前遇见Z的时候她讲述与我的故事。总之,一时间,我陷了进去。Miss F的故事说起R国这个国家,F并不陌生,从叙述中可以得知,这至少是她一年内第四次前往。而每次都是因为工作。因此,每次都是到达同样的机场,顺着同样的路抵达同样的酒店,所以并未有真正的机会好好的游览过。R国是一个享誉国际的旅游国家,即使是同一个地方也是一年四季时时不同景。所以第四次来到R国的时候F特意订了晚了两天回国的机票,打算在R国度过一个周末,第一次的好好观光,了解一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在入住了一个全新的酒店之后,F就决定将这个周末交给了充满新鲜和未知的这里。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周末酒店里,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之中发生的。F曾经怀疑是自己太敏感了,毕竟这个具有本国特色的酒店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一些设施或家具年久失修或也情有可原。但却未曾想,就在这种特意的忽略之中,它却越来越明显了。F订的是当地一家有名的温泉酒店,因为是临时预定所以所有单人间早已预定完毕,无奈之下F才接受了双人间。双人间,顾名思义就是有两张床的房间。但好在酒店只按人数收取房间和服务费用,所以在付了单人间的费用之后却可以享用双人间,F觉得这至少是个合算的交易。进入房间后,F将行李安置好后选择了靠窗一侧的床铺,另外一张则空闲。F会将脱下来的外套随手的放在它的床脚边,也算是合理利用了。入夜,F泡过温泉之后打算回屋休息。一进门,发现自己的外套竟然掉在了地上。F不以为意,将其拾起再次放回空床上。就在此时,F的第六感告诉她,她面前的这张床和原来不一样了。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却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床铺好像没有原来平整了,很可能是自己无意间弄的,可直觉就是让她注意到了。或许是工作的紧张感还未消除吧,F想着打开电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等她再次注意这个床铺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F起夜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在床头灯微弱的光线中,整个房间和在内的物品轮廓变得清晰分明起来。就在此时,她余光扫过了那张床。有凹陷的感觉。F回到自己床上,再次向另一张床看去。这一次,她终于可以确认。那是一个面积不小的凹陷。因为是冬天,酒店被子厚实却又蓬松而柔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F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个与真人差不多大小的凹陷在另一个床铺上出现了。如若再仔细一些,甚至能看清那“人”应该是正面平躺着的,而且双腿是微微分开的姿势。F立刻打开了房间里的顶灯。在刺眼的白光中,凹陷变得不明显了许多。但是再关掉顶灯,那“人形”又清晰的出现了。这一夜,F警惕的坐在床上,不知如何入睡。只好将房内所有灯全部打开,并开着电视再看着手机才算勉强度过。次日一早,F便前往前台要求换房。虽然服务和礼仪都让人满意,但是要求却被驳回了。很不幸的,酒店目前全满,而且也无法临时取消预定和退还第二天的房费。在缺失了一夜的睡眠之后,F的大脑也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状态,思考似乎变得缓慢和钝塞了许多。恍惚和无奈间,她又在晚上回到了这家酒店,并没有更换住处。或许此时F的状态也不适合收拾行李、拖着笨重的行李再找寻落脚之处了。林林总总的理由,总之,她又在这里度过了一晚。房间已经打扫过了,床铺在此时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问题。F不放心,又用手仔细摸了摸这个床。虽然床板老旧,在受到压力之后,木板之间会发出难听的挤压声。但是并未感觉到,有任何塌陷或者断裂之处。难道真的是自己过于敏感了吗?昨晚那个存在了一整晚的人形,真的是幻觉吗?很多问题的存在都是禁不起仔细推敲的,F也清楚这个道理。罢了,F换好衣服决定去泡个温泉。但依旧有些不放心,就连背对着那张床都会让她有点不安。干脆,她将自己的箱子整个挪到了那个床铺之上。箱子打开之后,正好能很好的掩盖住大部分床铺,这样F才出了房门。回房之后,F便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那张床铺上。还好,一切都并无异样,和自己出门之前一样。F这才算松了一口气,放心让睡意将她包裹,不久便似昏厥一般的沉沉睡去了。可又是半夜之时,F醒了过来。而将她从梦境的深渊之中唤醒的并非生理之需,而是一阵又一阵细小的、尖锐的声音。F侧躺在床上,那声音很容易就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可以说距离明显到只是一个床垫之隔而已。那是床板受压时发出的声音。但是自己并未翻身或者挪动,这个声音从何而来?就在F被这个声音完全唤醒之后,她忽然又感觉到了床铺有了凹陷。而这一次并不是她背对着的那张放满了行李的床上,而是来自她正睡在上面的这张床。所以,这一次,并不是视觉的察觉,而是感觉上的明确洞悉。F觉得自己背后的汗毛全部立了起来,那凹陷感正在往自己这一侧靠近。F能感觉到有东西在向她无限的接近,她甚至能感受到似乎靠近自己的那个东西,明显比自己的体重重很多。因为自己的瘦弱,而不受控的向凹陷那侧倾斜了一些。那个凹陷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或许自己长一点汗毛已经触碰到了它,但又感觉不到有任何实体的存在,F这样回忆道。但就是在这样一个距离之下,逼近的感觉戛然而止,留下了一个十分令人不安的状况。到底是什么东西躺在了自己的身后?F没有翻身的勇气,也无法就此置之不理。这一夜就此开始,变得史无前例的冗长。终于,天刚刚擦亮,在迷迷糊糊之间,F突然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另一半床铺弹了起来。这时,F的后背才稍稍放松了一些。离开这家酒店的时候,F依然惊魂未定。至今,她依然不知道也不敢去知道,那晚她的房间里是否真的只有她一个人。F的故事至此结束,这样一则短小的故事却让我对自己背后的空间感到了一些的不安。我也是一个喜欢侧身睡觉的人,看过这个故事之后,让我对自己的睡姿有了重新的考虑。就在我踌躇之时,忽然接到了警察局朋友的电话。他告诉我关于Z这个人的找寻,似乎有了一个微妙的进展。我虽然有些着急,但依然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我不着急,看你时间吧。”“那就等我忙完这一阵之后联系你具体时间。”当时不知对方手上正在配合处理一个重大案件,再次联系竟然是另一个时节之事了。挂了电话,我再次翻阅投稿。常闻人曰“多事之秋”,却不想,从这个故事开始,从这一通电话开始,从这个孕育万物之季开始,我的生活就此变得不可预测和多事恼人。阳和起蛰,却唯有辜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