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马仙:童子命、鬼门十三针

今天讲讲出马仙。网上有关出马仙的故事很多,但基本上都是瞎胡扯,很多人甚至连出马仙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在东北认识不少出马弟子,对于他们这行我还是比较了解,今天就给大家好好唠唠。先说一下什么是出马仙。出马仙是以萨满、道教、东北土匪文化三合一体产生的结物,是东北龙门道教为了传教不得已与当地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出马仙的核心是道教,出马过程中的仪式源自萨满教,一些有关出马的切口黑话来自于当地土匪文化,三者结合促就了出马仙这一神秘的身份。再说一下出马仙里的仙家。现在一提起出马仙大家就想起了狐黄白柳灰,其实出马仙里的仙家是有阶级的,从高到低排下来,最高阶梯是出马总坛九顶铁刹山,然后是太上老君和长眉李大仙,再然后是五大护法,黑妈妈和胡黄常蟒四大家族。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黑妈妈,黑妈妈又名黑老太,道教里的地仙,是东北地方神,在东北一般道观或者寺庙都有黑妈妈的塑像,传闻在九顶铁刹山得道,是五大护法中的大护法。除此之外还有悲王烟魂,悲王烟魂指的是家族里上一辈的出马仙或者横死的人,与胡黄常蟒共称为五路教主。上面我说的这些都是比较厉害的仙家,在出马仙他们看来,任何动物只要修炼到了一定程度都能成为保家仙。言归正传,今天主要讲我一个朋友是如何走上出马仙这条路的。这个朋友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出马弟子了,我每次去东北都会跟他小聚一下,所以听他讲了不少关于出马仙的故事。朋友说他三十岁那一年夏天,在田里干活中暑晕倒了,本来以为休息休息就会好,谁知道好几天也没见好转,后面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家里人把他送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什么原因。他说那段时间经常能梦到一个老头缠着让他立堂口,后面找人看了一下,那人说他是被保家仙看上了,只要立堂口他这病就能好。朋友起初并不愿意立堂口,这堂口一立就代表他成了出马弟子,一开始他对这方面比较抗拒,但招架不住仙家的霍霍,那段时间大小病给他折磨的人快废了,而且巨倒霉,什么灾祸都能遇上,最后不得已找了一个出马仙给瞧瞧。朋友说那个出马仙就一典型的农村妇女,身宽体胖嗓门大,一看就是没有受过科学教育的乡下人。但别说这个出马仙还真的有一套。朋友说他那次过去是想让她给瞧瞧,能不能跟缠上自己的保家仙说说好话放过自己,因为他实在不想当出马弟子。妇女说行,我跟它盘盘道。接着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朋友也不知道,他说当时自己就失去了知觉,后面的事都是家里人跟他说的。家里人说他当时被缠上的仙家上了身,整个人都变了,说话声音刺耳,还有些含糊,不仔细听都听不清。那个妇女问缠上朋友的仙家为什么非要找他当弟马,上了朋友身的仙家说它跟朋友有缘,只要朋友答应它愿意立堂口当弟马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后面可能是意见没有统一,双方起了争执,那位妇女请了自己的仙家上身跟对方盘道。妇女请的仙家是狐仙,缠上朋友的是个黄仙,双方报了自己的来历和名号,狐仙说:“你也是一位修行多年的老黄仙了,这人不愿意你还缠着他,万一有个好歹岂不是自损道行?我看你还是重新找别人当弟马吧。”黄仙说:“你说了不算,这小子软硬不吃,我非要把他磨同意,不然我是不会走的。”黄仙态度有些顽劣,狐仙也动了怒,说道:“和你好好说你不听,非要斗一斗才肯罢休吗?”黄仙说:“甭吓唬我,斗就斗,你说怎么个斗法,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吃红枣还是捋红桃?”黄仙说的这些都是出马仙盘道的比试,所谓吃红枣是把铁块烧红了放进嘴里,捋红桃是把大铁链子烧红了用手来回磨搓,还有穿铁鞋和海底捞月,一个比一个狠,要是仙家道行不高,随便一个环节出事弟子就有危险。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双方又和解了,据说是因为狐黄两仙达成了共识,狐仙貌似也看中了我这个朋友,就对黄仙说:“我劝他立堂口,但我也要到你家堂口,堂单上必须要有我的名字。”黄仙一听觉得这事靠谱,也很大方的说:“没问题,你到我家堂口我安排你做二排教主。”就这样我这个朋友稀里糊涂的就当了弟马。(其实主要原因是他家里人怕他被黄仙给折磨死)这件事是真是假我不清楚,朋友他自己都不清楚,想来是有些夸大,但过程是不会错的。朋友说他那次醒过来身上难受的要命,好几天一直感觉后脖子那嘎达吹冷风,整个人都虚脱了。不过立了堂口后他就恢复了过来,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久而久之名气也传了出去,十里八乡都知道我朋友这号人物。我也曾亲眼见过朋友出马,那是他们当地一个犯了邪病的人,说是夜里路过坟头撞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家里人带他过来让朋友给瞧瞧,然后我就目睹了朋友请仙家上身。所谓请仙上身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在诸多影视剧里我们都有见过,最多的是道士请祖师爷附体对抗邪祟,在这之前还要设坛做法画符等一系列的程序。然而我见朋友请仙家上身就简单得多了,我们前脚刚吃完饭,后脚病人就来了,朋友去香堂上了三根香。出马仙上香是很有讲究的,在香堂,一根香是烟魂香,三根是狐黄常,七根是破关人马香,九根是拜月人马香,十三根是九根满堂驻堂人马和三根坐堂领兵报马以及一根悲王。上完香朋友就开始请仙,当时他是又跳又唱,我记得他当时唱的什么日落西山黑了天,我请黄仙下高山,无事堂前不能生香火,无事也不能麻烦神仙……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朋友停了下来坐在仙榜前面的长条板凳上,然后低着头不说话,大概过了一两分钟突然打了个哈欠,等这个哈欠打完明显感觉他有些不一样了,我有点不认识他的感觉。接着朋友就开始说话,但声音变得尖锐刺耳,眼睛瞪的很圆,我看他的时候他还骂了我一句。然后就是看病,我这个请了黄仙的朋友开始说病人是什么时辰在什么地方撞到了什么东西,讲的有模有样,好像他亲眼见到了一样。后面朋友用银针把那人给扎好了,接着仙家就走了,仙家走后朋友身体有点虚弱,好像干了什么重活一样感觉特别累。朋友说这是请仙家上身的后遗症,这已经算是轻的了,他刚当弟马那会儿仙家走了后他能睡好长时间,现在仙家上身他隐隐约约还能知道仙家当时说了什么。我问朋友怎么把那人给治好的,朋友说那是仙家治的,叫做鬼门十三针,专门对付一些不识相的东西。朋友告诉我鬼门十三针是由张天师创造的,针对鬼封、鬼宫、鬼窟、鬼垒、鬼路、鬼市、鬼堂、鬼枕、鬼心、鬼腿、鬼信、鬼营、鬼藏、鬼臣这十三鬼穴,专治百邪癫狂。去年冬天我去东北找我那朋友小聚,听他讲了一件事,听后我心里难受了好几天。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上面提到的那个出马仙,就是领我这朋友入门的那个农村妇女,她隐退了,不再给人看事。朋友说快过年那会儿,有对夫妻带着儿子去找那个妇女看事,说他儿子这段时间不对劲,总是说一些神神叨叨的话,还跟他们说明年就要回去了。父母问他回哪儿,儿子说回天上,还说他本来就是天上下来的童子,明年时间一到就要走了。那个妇女一听他们这么说觉得他们儿子可能是童子命,童子命跟花姐命一样,一般都活不长,他们有的是犯错误被贬的,有的是偷偷跑出来的,还有是带着任务下来的,上面一发现就要把他们带回去,所以活的时间不长。但童子命跟花姐命有真有假,假的比较好办,一般烧个替身就行了,而真的却很难办,听说需要过阴,现在应该没人会了。就算会估计也不会有人愿意帮这个忙,你想想,你这样一做相当于跟上面对着干,能有好果子吃吗?当时那个妇女想着给他们儿子烧个替身就行了,谁知道有个仙家擅作主张给那个男孩换了一命,就是把这个男孩的童子命换给另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孩。可想而知,被换命的那个男孩成了替死鬼,人家家里人也找了出马仙看,人说你家孩子不是童子命,是被人给偷偷给换了。人家家里人经过出马仙的指点,打黄表把这事给告到了阴间,后又告到上房(上房仙,出马顶级仙家)那里,结果那个妇女的仙家就被上房抓了。抓的不止是擅作主张的那个仙家。(妇女供奉的仙家很多,擅作主张的是其中一个)连她供奉的大教主狐仙也被抓了。(就是上面提到跟我朋友身上黄仙斗法的那个狐仙,狐仙在她供奉的仙家里面是第一阶梯的大教主)后面妇女再也请不了狐仙上身,她就找到我这个朋友,让我这个朋友问问黄仙是什么情况。妇女供奉的大教主狐仙也是我朋友供奉的二排教主,我朋友问黄仙是什么情况,黄仙说上房把狐仙大教主的位置给免了,罚它三百年不能抓弟马。朋友说妇女那段时间几乎不怎么出门,也很少给人看事,连续好几天都没看到她。直到后面有一天,那个妇女一大早来找我这个朋友,眼眶还是红的,她说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天上飞下来一张纸,纸上写着狐仙的名字,她伸出双手去接,结果纸突然变成了两半,接着听人喊了一声时辰已到,声音刚落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头,她没反应过来接到了一手血。妇女让朋友再问问黄仙狐仙怎么样了,朋友问了黄仙,黄仙说狐仙身为大教主没有管住手底下的仙家,结果造成了大祸被上房给斩了。妇女听到这里顿时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都怪自己害了大教主。黄仙说狐仙安排好了,已经帮你选好了新的大教主,还让我去你的堂口当二排教主。朋友说妇女没有同意,回去后很少再见她出门,也不再给人看事,原本一个身宽体胖大嗓门的中年妇女,没多长时间好像老了十多岁,说话有气无力,体重也直往下掉,但唯一不变的是她每天都会在香堂给狐仙大教主上香。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