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见过鬼附身

前天晚上说到我大姑家准备翻修房子,家里钱不充足就耽误了一两个月做准备。我还记得大姑家老房子是典型的胶东小四合院,大门在东南角,进门是照壁,照壁后面是露天的旱厕和猪圈,西面一溜三间西厢房,正房四间,东面是两大间的主卧,然后是厨房和西小间,窗户都是俗称“狮子大张嘴”的老式木窗,糊纸的那种,下面一半是固定的,上面可以向上打开。东面一墙之隔有两间房子是我姑父的叔叔的,因为是老轱辘汉没孩子就把房子给了我姑家,我姑平时当粮仓用,院子里养着鸡鸭鹅。就在筹钱期间有一天下大雨电闪雷鸣,没事干的男人都在我姑家打勾级,那天我小姑带着我刚满周岁的表弟也在那玩,表弟睡了以后我小姑把他放在最西间屋子的炕上睡觉。突然一个闷雷响过,西屋的表弟可能受到惊吓大哭了起来,我小姑正在打牌就喊我:大侄子,快去看看恁小弟怎么啦!我从炕上爬起来赤脚跳下地向西间走去,一打开西间屋的门帘(没门,都是门帘子),当时瞬间感觉一股子凉意,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觉头发都站起来了,至今我想起来还起鸡皮疙瘩。屋里光线很暗,南面有窗子但是被西厢房遮挡着加上下雨阴天,北面没有窗户,就跟马上黑下天来的那种感觉。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就我表弟那两个眼珠子发着绿光,太TM吓人了。不好意思爆粗口了,想起来我身上就阵阵寒意,心里特别烦躁。我试探着喊我表弟名字:明明,明明?一点反应都没,只会大哭。我大喊:小姑,小姑你快过来看看俺小弟,眼都绿了。我小姑一边数落我一边对炕上喊:别偷看我牌啊!然后往这边过来。我小姑一过来往前抱起我表弟哄起来,根本没反应,哄不好。这时候我大姑也过来哄,我对大姑说:大姑你看,俺弟那个眼都发绿!我大姑吓了一跳一看果然是瞪着两大绿眼珠子,怪吓人的。我大姑也吓了一跳说:这怎么了这是?那天正好有个年龄大点的婶子在那玩,听我大姑叫了一声就过来看,一看就对我大姑说:媳妇(XI FEN我们这这么个读音)啊,孩可能是冲撞什么了,你给他立立(我们这一般有人得了查不出问题的病,或者突发呕吐,浑身疼,精神恍惚,吃药无效的情况,就立立)吧。我大姑赶紧找了一个碗盛了半碗清水,然后拿过一根筷子,把筷子竖放在碗里,(有异议的可以试一下,筷子一根很轻,加上水的浮力,没有特殊情况根本站不住)嘴里念念有词:爸啊(我大姑的公公,已过世)是你吗?是你你站着,缺什么我给你烧,然后松开手,筷子就倒下了,试了几次都站不住,然后又说了几个附近三年内过世的人的名字,无非就是你缺什么托梦我给你烧,别吓唬孩子之类的,都是一样站不住。这时候我小姑说:不是冲冲爹(我爷爷,去世两年多)啦?(写到这,我又开始起鸡皮疙瘩了),我大姑嘴里又开始念叨:爹啊是你吗?是你你站着,知道你亲孩子,恁外甥小经不得你亲,你是仙人了,有什么事托梦告诉俺姊妹几个就行了。刚说完手里的筷子就那么慢慢正当起来,然后立在了碗里面。我当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不可能啊,一根筷子自己能站直了!!!(后来没事我模仿过,我那会儿特别想我爸,就想他附身在筷子上哪怕是不能说话,我能感觉到也行,知道我想他也行)。我大姑说:唉呀是爹!这怎么弄?旁边那个大婶说:你找个瓢,挖点面,米,五谷杂粮先送出去泼在大门外念叨念叨叫恁爹先回去,等好天恁姊妹再回去给恁爹上个坟,烧点纸钱,可能是太孤单了,老的(去世)时候恁小妹(指的我小姑)还没发送(嫁女儿)光知道说中亲事了,现在孩子满周岁了,放心不下可能。我大姑依言装了米面五谷杂粮冒雨出去泼在了大门口,又念叨了几句,无非就是好久没回去看看您老人家,等好天了就回娘家一趟,给你烧点钱,你放心俺妈和家里人都挺好的,然后说到了我,叔叔姑姑会照顾着,你叫俺大哥在那面也放心什么的。你们说怪不怪?就在我大姑念叨完之后,我表弟几乎是瞬间就没了哭声,我小姑又给他喂了点奶,没一会安安稳稳的又睡着了!!直到现在我偶尔想起来这件事情,心情也是难以平静,我们不崇尚迷信,要相信科学。可是这件事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得到过正确的解释,是我爷爷的灵魂当时真的附身在我表弟身上?还是种种的巧合?人的眼睛在黑暗中也会发绿光?没有人知道。我从来没立到过我爸的魂,真的是很遗憾。明后天有时间我再给大家讲下一段奇闻《倚在门上的古装绿衣女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