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定场合发生的故事——1. 异乡的酒店之“后悔之后的求助方法”

霜期已过,但依旧忽冷忽热。我站在窗边望向外面的樱桃花开,被一片萧索景象所包围,却更显得难能可贵。立春之后继之雨水,近日来我便饱受下雨的困扰,起因要从两日前的一场暴雨说起。前几年由于经常出差,家里很多细节都会被我忽略,例如暖气水管是否漏水、灶台是否还有煤气,水表走字是否正常,等等。经常是不出问题,我绝对无法提前发现潜在问题的存在。终于,在经历了几日雨水的暴击之后,我家的天花板开始漏水了。一开始,我也并没有注意,因为是从靠近凉台的一角处漫开的,起初雨水只是顺着墙角溜边到达地板而已,再后来竟然在一夜之间蔓延至了我的沙发处。但是如果那水没有不偏不倚的滴落到我的咖啡里,我估计依然无法洞察到这个问题。在网络上查询了一番解决方案之后,索性请了假在家里撸胳膊挽袖子,打算修补一下天花板。而就在此时,X刚给我手机传来简讯,说下午公司有例会希望我能参加。我假装没看见,不去回复。我抬头看了看我家天花板上的那一小块水渍,除了浸湿的那一小摊以外,外围还有一大圈黄色的旧渍,估计是去年漏雨留下的印记,我也一直没有注意。或许这么繁复的工作应该找人修理一下,我正想着又抬头看了看客厅中间天花板上,那里有一个淡淡的鞋印。没有犹豫,我立刻给X打了一个电话。“你来我家一趟。找个人帮我修理一下天花板的漏水。”我对他说。感觉到X想拒绝,我又继续说:“顺便把天花板的鞋印也刷了。”X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还在呢?”经过几次交锋,我们最后口头拟定协议。X同意我提出的事情,同时作为交换条件,他要求我以后不再拿鞋印作为原因指使他做事了,并出席下午的公司例会。“不过让你帮我收了几次快递,请了几次假,买了一次火锅而已。”我对他说。“凌晨两点想吃的火锅。”X在电话一头说。“凌晨两点想吃的火锅。”我重复道,又说:“那还不是因为你赖在我家不走,偏要喝酒我才说吃火锅的吗?”我两又掰斥了一会儿,最后达成最终的协议如下,以后我不再拿鞋印指使他做他不情愿的事情,并请他一次火锅;他找人帮我修天花板并来我家清理天花板,以及帮我找借口不去参加今天的公司例会。“但稿件可要按时交啊,老多!”X挂电话前又嘱咐了一句。我答应,并挂了电话。这小子,跟在我身边一年之后变得和我一样不着调了,越来越熟悉也就有点没大没小了,之前还会多川老师前多川老师后的叫着,现在直接叫我老多了。我将准备好的工具放置在了一边,安心等着X领人来给我修理便是。于是再重新做了一杯咖啡之后,继续翻看着网友的投稿和留言。有一个投稿的故事倒是和今天的天气颇为匹配,我饶有兴趣的仔细阅读了起来。R先生的故事投稿的R先生是一位经常出差的人,每年在酒店里度过的时间,比在家里度过的时间还多。所以,久而久之,到达任何一个城市的任何一个酒店,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了。当然,R先生也会选择一些自己熟悉的酒店和固定的房间入住,因为他有轻微的洁癖。而这个即将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一次去H市出差的时候。因为H市有一家集团分公司,所以每年R先生总要来几次做市场调研和培训。那一次也不例外,接待他的职员都已经十分熟悉R先生的习惯了,并为其预定了他多年来一直入住的酒店。但不巧的是,R先生每次预定的房间已经有人入住,但想到酒店房间都几乎没什么差别,所以R先生也没有在意,便让前台随意安排一间其他的房间便可。但是,就是入住的当晚,发生了一件至今令他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因为已经是老客户了,一走进大厅,熟悉的服务员都会向R先生打招呼,主动帮他拿行李。听说R先生不是住在从前的房间时,他也会带有歉意的表达遗憾。“不过这间房也很好,和之前的房间一样,向阳但是又不临街,所以晚上也很安静。”服务员说。R先生走进房间,看到所有的布置和之前的房间几乎一样。一进门右手边是洗手间,左边是衣柜,再往里面是一张大床摆放在房间中间。唯独不太一样的是,之前的房间在靠窗的地方放着两张小沙发椅。R先生睡觉的时候有一个习惯,他喜欢搬一张小沙发放在床头,并把公文包、手机、以及明天要穿的衣服放在上面。而此刻那两张沙发椅换成了一个敦实的白色沙发躺椅,看来是搬不动了。但是想想反正也就是两个晚上而已,他也不讲究那么多了。当天晚上,R先生与分公司同事开会结束后,按照惯例大家为其接风,饭桌上免不了喝上几口,不知不觉中已经有点微醺。晚餐过后,R先生自行到酒店,原本酒量还行的他结果一躺到床上就感到头晕目眩,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当R先生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房间灯光昏暗,自己还穿着西装,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天亮了。碍于明天一早还有企业培训需要参加,一身酒气可不行。于是,他晕乎乎的起身,打算洗个热水澡再继续睡觉。好在这个酒店有二十四小时热水,R先生打开淋雨站到浴缸里,热水淋到后背的时候他瞬间清醒了许多。R先生一边洗一边想着明天要演讲的内容,忽然觉得左肩膀有一点冰凉的感觉。R先生将肩膀放在热水下,凉意立刻消失了。但右肩膀又出现了这种冰冷的感觉。不是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有的凉意,而是有冰冷的水滴滴落在在皮肤上造成的感觉,一小块凉意蔓延开,不禁让R先生打了一个冷战,起了鸡皮疙瘩。当时以为是淋浴冷热水没有调节均匀造成的,于是R先生将热水开大了一些,并转过身洗头。结果,后背忽然又感受到了这种冰凉感,不是一滴,而是好几滴。R先生抬头仔细看着淋浴间的天花板,并没有热水水蒸气造成的水滴,而且这么短的时间不足以造成这种现象,最多只是一层雾气而已。虽然想来有些奇怪,但是R先生也不疑有他,洗完头又倒回到了床上。但睡意全无了,只好看看手机又看看电视打发时间。将电视声音调到五左右,里面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呢喃般,具有催眠的效果。R先生不需要知道是什么内容,只需要制造一点声音就好。就在其不停调换台寻找新闻频道的时候,R先生忽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像是水滴坠落在木头桌子上的声音。滴答。R先生抬头向放在房间角落的书桌看去,上面确实有一小块水渍,看来有些年头了,已经有些发绿。R先生一开始没有在意,但后来这个声音又出现了,在安静的酒店房间里有点刺耳。他只好起身,从厕所拿来一条毛巾打算垫在桌上。但,当R先生将毛巾铺在书桌上的时候,他发现毛巾上吸收的水滴竟然是褐色的。这不免让人心里觉得有点恶心。就在R先生不打算继续看下去了的时候,转身的却又发现,身后的白色沙发躺椅上也出现了一些水滴,而这些是之前绝对没有的。R先生立刻将衣服和公文包从沙发上移开,结果床那边也传来了水滴滴落在被子上的声音。很快,床上竟然出现了一小滩褐色的水渍,R先生立刻拿起电话打给客房服务。刚挂了电话,突然一滴褐色的水滴在了R先生的手背,他快速走进洗手间打算清洗。在洗手间明亮的白炽灯光下,R先生才发现,这水竟然不是褐色的,而是红色的!于是,R先生走进房间打开了所有灯,然后再用手机的白色前光灯靠近水渍,果然,都是红色的。R先生又抬头向天花板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灯光染成黄色的天花板上集结了一小片一小片的水珠,在床的上方、在电视机的上方、在沙发的上方、在书桌的上方,目光所及之处几乎都是。R先生有些恐慌和不安,但还是走到了床边。他拉开窗帘发现天空已经渐白,万里无云已是清晨了,再打开窗户,发现外面空气干燥,是典型的北方夏季的干旱气候。窗帘一拉开,房间里的状况就更加清晰了。那一颗一颗红色的水珠,就像是某种昆虫幼虫的卵一样,密密麻麻的集结在一起,悬挂在头顶之上,看得令人头皮直发麻。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敲响了门。R先生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一进门服务员和他一样惊讶。现在的房间天花板上的水珠越来越大,细小一些的慢慢凝聚在一起,不堪重负之后或顺势滴落、或顺着墙边流了下来,在白色的墙体上拖出了一条一条鲜红色的水渍。“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服务员有些慌张的说。“那现在怎么办?”“应该是墙体内部的水管生锈破裂了,给您换一间房间吧。”就在服务员说完之后,屋里面的水滴忽然又多了起来,整个房间变得像在下雨一般。这些水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些气味,有些熟悉却又不确定。R先生忽然觉得不像是水管破裂的感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直觉便对服务员说道:“会不会是楼上漏水?”“应该不会的。”服务员立刻否定了。R先生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行李和明天准备演讲的衣服全在房间里,已经被淋湿了。一时间有些气恼,要求酒店经理出面解决这个事情。R先生穿着浴袍和摸不清状况的服务员一起来到前台,听到R先生的描述和员工的肯定之后,值班经理一脸歉意的对他不停的道歉,并承诺将其升级到贵宾套房。虽然于事无补,但是一想三个小时后还要去参加演讲,R先生也不再和他们较真,并答应了他们的提出的条件。为了表达歉意,值班经理特意同R先生回到房间,那个服务员也一起跟着。两人不停向R先生道歉,并承诺一定把脏了的衣物全部免费清洗干净,并在八点钟之前一定送到我的房间里。R先生妥协了,同意不再追究。当他和经理还有服务员再次来到房间的时候,R先生又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房间里根本没有任何的漏水现象。R先生和那个服务员面面相觑,经理仔细检查了整个房间,除了桌上那一小块陈年水渍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漏水的痕迹。他看向门口的R先生,R先生也感到尴尬的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他只好看向那个服务员,并对问道:“你也看到了,对吧?”涉世未深的服务员看了看R先生又看了看经理,最后还是决定艰难的点了点头。“那是怎么回事?”R先生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房间,发现床头的衣服和行李也丝毫无损的摆在那里。他又翻看了一下床铺,之前的水渍也不见了。R先生与前来的服务员下楼也不过十几分钟,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水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失的这么彻底。更何况那些水滴不是透明的还有颜色,即使水迹干了颜色应该也会留下来的。但此时,R先生看着雪白的床单、沙发和墙壁,根本没有任何的其他痕迹,雪白的亦如白纸。“先生,您还换房间吗?”经理问道。R先生想了想,还是点了头。这一切都太奇怪了,还好,幸运的是至少有一个服务员作也一起看到,不然R先生将是百口莫辩了。换了房间之后,这个怪事就没有再发生了。但是,在培训之后R先生还是没忍住,将这件事情和当地的同事分享了。他们询问是不是他那晚喝多了,但R先生一直强调那个服务员也看到了,不可能他也喝多了。这件事,就在他们的哄笑中这样告一段落了。几个月后,R先生又一次的来到H市。很意外的,当地的同事竟然帮他预定了另外一家酒店。本以为公司换了新人接待,但待见面后发现还是那群老熟人,就随意问起酒店的事情。“是这样的,”当地同事说道:“上次你走之后,你住的酒店就爆出新闻,说有人在里面自杀了。我们觉得晦气,所以给你换了一个酒店。”他们轻描淡写的简单解释了一下,但R先生直觉觉得好像不止如此。入住的新酒店和之前住的酒店在同一条街上,每次从地铁出来依然会路过它。R先生这一次来H市是陪同总公司的人一起来开会,所以逗留的时间比之前长了一些。R先生又路过之前的酒店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他。他一看,正是之前酒店经常和他打招呼的那个服务员。他正好去酒店换班,没有穿工作服R先生差点没有认出来。他看见R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的打招呼,知道他换了酒店居住之后也没有觉得意外。R先生也一时好奇,就向他打听了一下同事之前说的自杀事件。“哦,是啊,一个年轻人想不开在浴缸割腕自杀了。你可别和别人说,我看你是老朋友了才告诉你。”他压低声音对R先生说道:“但好像又后悔了,听说掉在地板的手机上有按120,但是还没来得及播出就失去意识了。真是可惜。”“他住在哪个房间?”R先生警觉的问道。“放心,不是你之前住的那个房间,在六楼,603。”他说。但是,他忘记了的事是,上次R先生入住的时候并没有住在他一直常住的501房间,而是503。直到现在R先生还在想,哪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水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全部消失的?是不是那个年轻人后悔自杀之后,向他发出的求救信号呢?故事到这里,我从R先生的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他有点后悔那天没有坚持让服务员上楼查看漏水现象。如果当时真的查看了的话,或许,也只是或许而已,还有机会救人一命吧。故事看完之后,X和前来修天花板的师傅一起来了。师傅仔细检查了一番,对我说道:“你介不是漏雨啊,是楼上漏水呀。”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这么巧吧”。X在一边替我问道:“那您说怎么办?”师傅皱了皱眉,说道:“介你要是想补也能给你补了,但是治标不治本啊。最好还要检查一下楼上人家的水管才行。”于是,我领着修理师傅一起上了楼,但是敲了半天也不见人开门。给物业打电话,才得知楼上住的人是一位记者,其经常出差不在家,要等他们联系后才可以给出解决方案。“好嘛,介要等到猴年马月。‘’修理师傅有些不耐烦的抱怨了一句。我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并承诺等楼上的人回来了,就给他打电话来修理。“没想到我楼上住着个同行。”送完修理师傅之后,我自言自语的走回家。还未进门就又接到物业打来的电话,告知我楼上的业主下个月就会回来,让我耐心等几个星期。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也好过没有结果。我只好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当然,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物业的电话挂的比我做决定还要快速,根本不容我想明白就不予以理会了。我进门,却见X还在家里。“你怎么还在这里?”我问道。X笑了笑,指了指他头顶上的天花板。终于,一片雪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