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水坝:尸解仙、尸解地

好多朋友在后台催着让我讲讲尸解仙,今天我就来说道说道。这件事发生在我们当地,是好些年前了,小时候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讲。那时候我们当地大旱,粮食还没丰收就要枯死,村里人见到这种情况都骂老天爷狠心,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跑到田埂子上一哭能哭好几个钟头,但却一直不曾见到天上落下来过一滴雨。田里的粮食一天比一天败落,眼瞅着快要烂死在田里,这时候村里人合计着要不然就修个水库,于是县里出钱村里人出男丁,浩浩荡荡的就开始了修水库运动。大概修了5个多月吧,眼看水库快要修成了,结果这时候突然挖出来一口棺材。这种在地里挖出来棺材的套路一些灵异小说里面很常见,但跟灵异小说不一样的是这口棺材并不是很特别的那种,就是一副纯木板打造的普通棺材,当时农村人都能用得起。可不管怎么说挖出来棺材这事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吉利,尤其是在农村,那会儿农村人还比较迷信,有人就说:“要不然咱们别修了,万一招惹上什么东西就不好办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迷信,那会儿破四旧刚过去没几年,一些参与了当年破四旧的人说:“一口烂糟的棺材板子怕什么,这都是封建迷信,往前稍两年敢说这种话肯定把你发配到大西北开荒。”就这样双方起了相对意见,有人坚持要修,有人说修不得,最后闹到村长那里,村长说:“我看这水库还是得修下去,这样以后大旱庄稼还能活下来,不修的话怕是咱们都要被饿死。”村长说的话句句在理,那些反对要修的人也都沉默了,有几个胆子大的村民自告奋勇说把棺材拉到别的地方给埋了,省的影响群众情绪。村长同意了,那几个村民就把棺材拉到了另一块荒地,墓坑挖好要把棺材埋进去的时候,有人试探性的说:“咱们把棺材打开看看咋样?”前些年破四旧,红卫小兵挖了不少名人墓鞭尸,每次一打开棺材里面金啊银啊的可不少,看着都眼馋,他们都有这个想法,这棺材里要是有东西可够他们赚的了。于是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干了,三下五除二就把棺材给拆了,但让人意外的是棺材里面除了一堆灰烬外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骨头都没有。他们仔仔细细找了个遍,确实只有一堆不知道怎么来的灰烬,其中有人说:“这他娘怪了,棺材都没烂这人骨头倒是烂个干净。”几个人心里不忿,本想着发笔横财,结果却吃了个空屁,于是又把棺材合上草草给埋了。后面又过了几个月,村里的水库修成了,修成后没多久下了场大雨,这场雨赶走了大旱,刚修好的水库也满了,村里人都高兴的不得了,嚷嚷着老天开眼。不过这水库是修好了不假,但同时麻烦事也来了,一到夏天比较炎热的时候,村里的半大孩子就爱下水库里洗澡,家里人管都管不住,偷着去,还有半夜一伙人同去的,每年夏天总会淹死那么几个。那时候农村人还比较重男轻女,家里媳妇生了女娃,夜里就扔进了水库,时间一久就有人说夜里听到有婴儿在河里哭闹,还有人说经常听到对话的声音,嬉水声,扑通水的声音络绎不绝,可每次一有人想走近看个清楚那声音就消失了。一时间,村里的人夜里都不敢再去水库那边,孩子也被家里大人管的严严的,水库俨然成了村里的禁地,除非是大旱来临,不然很少有人涉足那里,甚至连路过都不愿意。就这样平静了一段时间,但好景不长,几个外乡初中生放暑假来到我们当地,路过水库的时候野性上来了,几个人脱个精光跳进去洗澡,结果这次一个人都没上来,全淹死了。几天后他们的父母找到我们村,在水库岸上看到了他们孩子的衣服,哭的那叫一个惨,还跟我们村闹了一场,村委会赔她们好些钱才算完。后面村里怕再发生类似的事就在水库附近搭了个简房,每家出一个男丁轮流住在那里守着,遇到外乡人靠近就要赶走,同时也防着村里的小崽子们偷着去水库洗澡。直到有一天,轮到村里的王老六去守夜,这王老六是个寡汗条子(单身汉),看起来五大三粗,但这人胆子特别小,轮到他的时候死活不愿意去,村里守过夜的人就说守夜的时候喝点酒,喝了酒阳气重胆子就会变大,睡一觉第二天起来啥事没有。于是王老六晚上就拎着两瓶烧酒去了水库边的简房,夜里一个人害怕就开始喝酒,一瓶酒下肚觉得烧的慌,寻思着要是弄点下酒菜就好了。就在这时候王老六忽然听到外面水库里传来噗通噗通的声音,要是放在之前他肯定吓得屁滚尿流,但刚喝过一瓶烧酒脑子有点晕晕的,他胆子也大了不少,提溜着煤油灯就循着声音过去了。王老六循着声音来到水库,煤油灯往前那么一照,好家伙,水里竟然是一群大鲫鱼板子,足足有好几十条,每个都顶大,在月光下一会甩尾一会翻腾,扑腾的水哗哗直响。那个年代虽然粮食够吃,但肉还属于奢侈品,寻常人家一年能吃上一次肉就够了不得的了,王老六一下看到那么多鲫鱼板子,心里痒痒的,当时也顾不得关于水库的那些传闻,脱了裤子就往下冲。那群鲫鱼板子被惊到呲溜呲溜的都往中间游,王老六一看这情况懊恼的不得了,这时候岸上突然有人喊他:“大兄弟,你这样是逮不到鱼的,你听我的,咱俩一块把鱼给逮上来。”王老六正愁着呢,听到有人要跟他一起逮鱼,当下心里喜的很,赶紧说:“大兄下来吧,这鱼我一个人还真不好逮。”岸上那人下来后说:“这样,我这里有张网,你去撵,我来把网展开,你撵过来多少我能网多少。”王老六听他这话心里高兴的不得了,一个人就开始在水库里撵鱼,但那些鲫鱼滑的很,每次快撵过去又都调头跑了,而且越跑越远,眼看快要跑到水库中间,边上那人说:“大兄快点,再让他们跑掉咱们可就真的逮不到了!”王老六听他这么一说扎个猛子就往水库中间游,到了中间伸出头喊:“大兄快把网展开,这鱼要进来了!”王老六喊了好几遍也没听到回应,他回头一看原本在岸边展网的人突然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王老六心里一惊,顿时感觉水库里的水变冷了很多,水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平静了下来,那些鲫鱼也都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王老六被吓得酒一下全醒了,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这大半夜黑不溜秋的哪有人会过来,而且自己也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他的脸就好像被黑雾包着一样。反应过来的王老六想上岸,但腿跟抽筋了一样直愣愣的动不了,而且脚突然变重了很多,坠着身子往下沉,脑袋一会浮上来一会沉下去,身边的水呜噜呜噜的响个不停。就在王老六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简房那边传来几声狗叫,这狗是王老六带过来壮胆的,不曾想竟然救了他一命。那狗边叫边往水库跑,然后跳进水库往王老六身边游过来,等那狗过来的时候王老六感觉自己腿又能动了,一人一狗拼了命的往岸上游。上了岸后王老六一刻都不愿意再待下去,牵着狗提溜着灯往村子里跑,一边跑一边怪叫,村里人都被惊醒,看到王老六大半夜跑回来问他怎么了,王老六一时间语无伦次,还没等他开口说出来,他牵着的那只狗嗷呜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断气了。村里人把狗翻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却看到一地的肠子和血,那只狗的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开了,肠子流的一地都是。王老六被吓得大叫,哆哆嗦嗦把之前在水库发生的事讲了一遍,讲完身子跟筛糠一样抖个不停,这时候一孩子走上去说:“王叔,你脚脖子上咋有个手印呢?”大家都往王老六脚脖子上望去,果然发现了一个乌青乌青的手印,五根手指头好像是要握在一起,紧紧抓住王老六的脚脖子。王老六看到自己脚脖子上的手印嗷的一声就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已经神志不清了,从此村里多了个憨子,整天攥着一条没有栓狗的狗链子跑来跑去,见到人就喊:“大兄咱俩一起逮鱼啊!”王老六这事过去后村里也不再有人去水库简房守夜了,那简房一直空在那里,直到有天一个卖豆腐的老头路过,当时天已经很晚了,那老头看到有间空房子就想在这里歇一夜再走。简房里什么都有,有床有被子,卖豆腐的老头还找到了一瓶没有打开的烧酒,这烧酒就是王老六剩下的那一瓶。下午天快要黑的时候,老头感觉有点饿,就准备熬锅豆腐汤喝,正好旁边就是水库,取水很方便,于是拿着水壶就去了水库,顺便带上称豆腐的秤杆还有秤砣准备过去洗洗。当时天差不多快全黑了,老头找了个踩脚的地方弯腰用水壶灌水,结果看到水面上倒映出一个人,那人在他身后站着一动也不动。老头吓了一跳,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嘀咕了一声又转过去继续灌水。水灌到一半的时候水面上那人影又出来了,老头仔细看了看,确定自己没看错,自己身后确确实实站了个人,不过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过来的,而且也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老头这一看发现那人影动了,慢慢向自己走过来,老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到那人影走过来伸出两只手慢慢靠近自己的背好像是要把自己推下水,顿时心里一咯噔立马站了起来。老头站起来的时候人影也消失了,他左右来回扫了扫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影,就在这时候他腰间挂着的秤砣噗通一声掉进水里了,然后又慢慢浮了上来。这秤砣跟秤杆是配套的,少了秤砣秤杆也不能用了,一杆配套的秤要不少钱呢。那年代人人都节俭,尤其是老年人,那老头看秤砣飘在水上当下也没觉得什么不妥,下意识就去抓,结果没抓住反而飘的更远了。老头这下急坏了,裤子都没脱直接下到了水库,那秤砣越飘越远,老头也跟着秤砣越来越深入水库,就在他远离岸边的时候,水面上的秤砣一下子沉进了水里。老头刚开始愣了一会儿,但随后整个身体抖个不停,一边叫一边往岸上游,他这才想起来,那秤砣是铁的怎么可能会飘在水面上呢?!这下老头说什么也不敢再去追秤砣了,可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脚脖子好像被人拽着往水里拖,而就在这时候岸上传来几声狗叫,狗叫声一响起老头就感觉脚脖子上的束缚消失了,他一点不敢耽搁的往岸边游。老头刚回到岸上就看到几个人牵着条狗正往这边走,那几个人也看到了老头,脸色大变道:“外乡人这水里可下不得啊!”老头颤着牙壳子把刚才的事跟他们说了,这几个人是村里的村民,他们是来简房拿褥子的,好几个人一起来的,还专门牵了条狗,就怕遇到什么不好的事,结果误打误撞救了这老头一命。村民把王老六的事跟老头说了,老头赶紧看自己的脚脖子,还真让他看到一个手印,不过这个手印很淡,不仔细看几乎看不清楚。老头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多待一秒,回到简房推着卖豆腐的车子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几个村民收拾好褥子也赶紧离开,水库附近又成了死气一片。又过了几天,一个卖白菜的路过水库,跟那个卖豆腐的老头一样,秤砣掉进了水库里飘在水面上,不过他没有卖豆腐的老头幸运,死在了水库里,被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发胀发臭了。这下周围好几个村子都知道了这个水库,人们给这个水库起了个名字叫“鬼水坝”。从那以后十里八乡除了白天没有人愿意再涉足那里半步,鬼水坝也成了村里人教育孩子的利器,谁家小孩不听话大人就说再闹把你丢进鬼水坝,孩子一听这话立马变得老老实实。后来听说一个云游的老道路过我们村子,一个人在鬼水坝左左右右看了很长时间,然后找到村长问:“你们修这个水库的时候有没有挖出来什么东西?”村长一开始极力否认,但那个老道却说:“你可要想清楚了,晚了可就不是死几个人那么简单了。”一听这话村长全都招了,告诉老道修水库的时候挖出来一口棺材,那口棺材后来被埋到别的地方去了。老道听后直摇头说:“你们这是做错了啊,那水库原本是一位前辈的尸解地,那位前辈是在棺材里尸解的,你们破坏了那里自然会惹上麻烦。”村长问老道:“尸解是个啥玩意儿?”老道解释说:“尸解是古时道家成仙之法,遗弃肉体遗世而升天,谓之尸解。简单点说,尸解就像是蝉蜕变的过程,肉体死亡,破茧化蝶化成另一个‘我’成仙。”村长问道:“不都成神仙了咋还霍霍人呢?”老道回答说:“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所谓成仙无非就是自欺欺人,尸解成仙法说白了就是展示各种死法,比如火解、水解、兵解,也就是烧死淹死和被兵器杀死,人都死了你说还怎么成仙呢?”村长又问:“这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一会儿成仙一会儿骗人的,这到底咋回事?”老道说:“执念太深啊,我辈之人一心求道,绝大多数都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成仙,正是因为这种执念原本的尸解地变成了凶地。”村长对这些不感兴趣,问老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您给指条明路,这水库实在霍霍的人不安生。”老道让村长找人把棺材挖出来,在水库附近找个好地方重新下葬,接着又让村里人在水库旁边修了个一米高半米宽的小庙,说以后大家可以去小庙烧烧香,时间一长自然能够化解那位前辈的执念从而镇住鬼水坝。村长听了老道的话全部照做,从那以后鬼水坝确实很少再发生意外事故,直到现在,每年大年三十祭祖坟的时候我们村里人都会去小庙上柱香。久而久之一些外乡人把那个小庙当成了祈福的地方,逢年过节都会有人去那里烧香还愿,前几年不知道是谁在小庙旁边种了棵银杏树,现在每年一到三月三,银杏树枝上飘的全是红色的祈福彩带。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