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脸老太婆

我是夏亦波,和梁涛涛一对情侣,从小青门竹马,也门当户对。但我们的父母都比较迷信,因为卦象不好,说我们在一起会有血光之灾,所以百般阻挠,不让我们来往。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所以有一天,我们两个再也忍不住了,便决定离家出走。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不停往前走着,期望逃脱身后的命运。但这条路并不好走,没多久我们就疲惫不堪,干粮即将耗尽,也没有多少钱在身上。身边的涛涛憔悴很多,吹弹可破的脸颊变得粗糙,乌黑亮丽的头发变得干枯。我的心很疼,却毫无办法。我太年轻了,根本没考虑过后果。从家里出来这么多天了,我却没能给她一个安身之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不能再走了,得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找一份工,挣钱好好养活涛涛。但眼下天已经快黑了,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可以安顿的地方。我打算不在往前走了,就地找个地方坐下来,让涛涛睡进我怀里。这时候我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火光闪烁,涛涛下了一跳,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安慰涛涛,对她说没事,兴许是个人家。我们相互扶持着走过去,没想到真是一户人家,屋里火光暖暖的。我们都非常高兴,今晚不用在路边坐着过夜了。我们上前敲了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一个老太太从里面探出头来。老太太这一探头不要紧,差点没把和我涛涛吓死。涛涛死死抓我的胳膊,才没尖叫出来。天色虽然很黑,我们还是看清楚了老太太的这张脸,这个老太太满头白发,而且还是披散着的,就像是清朝时的人剪去了辫子。她的脑袋圆圆的,而且比正常的脑袋小了不少,身体却和正常人差不多,这不协调让她看上去颇有些诡异。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在她开门的一刹那,竟然发出了幽幽的蓝光,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她的唇腭裂有点严重,看着和一只猫的嘴巴似的,头发遮掩下的一双耳朵似乎也尖尖的,倒像一双动物的耳朵。这老太太虽然长相奇异,但我们并没有想太多,人为是她年纪太大了,就脱了像。老太太看见我和涛涛,显得有些兴奋,但随即又警惕起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明了来意,就是借宿一宿。老太太可能看我们可怜,立刻就答应了下来。我和涛涛道了谢走进院子,老太太在后面关门,这时候涛涛回头看了一眼,又是猛的一激灵。我连忙问:“怎么了?”涛涛摇摇头:“没事!”我俩跟着老太太走进了屋里。这间年代久远的四合院就老太太以和人住,她说她的老伴去年已经去世了,儿子儿媳又在外面做生意,很少回来,她一个人挺孤独的。然后老太太问我们要不要吃点东西。“不用了大娘,你年纪大了,就不用忙活啦!我们不饿。”涛涛一向善良。“没事,你别看大娘年纪大,其实大娘身体硬朗着呢,小伙子看着挺壮实,但他的力气未必有大娘大呢,大娘一拳头能把他打死,你信不信?”老太太嘿嘿笑着。本来这句话没什么,但她最后那一句,却让我有些不寒而栗,忽然感觉她没在吹牛。老太太又说:“你们难道不好奇,大娘为什么力气这么大嘛?”“为什么啊大娘?”我顺着应付了一句。“因为我吃肉,嘿嘿!”老太太嘿嘿的笑着,眼睛眯起。我突然想起,她的声音有点像猫。我不想在和这老太太聊天了,于是随便的敷衍了几句,准备睡觉。临走的时候老太太又问了我们一次,确定不要吃的吗?涛涛说不用了,本来就已经打扰了,怎么还好意思在麻烦大娘。老太太不再说什么,回自己的堂屋里去了。老太太走了之后,我过去关上了门。涛涛从包袱里,掏出来两张干巴巴的饼子,递给了我一个。就在我俩正吃着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走过去开了门,是老太太,她的手里提着一个水壶,说:“怕你们口渴,大娘给你们泡了蜂蜜茶,可甜了。”她看到了我和涛涛手里的饼子,又道:“这饼子干巴巴的,怎么吃的下去呀,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不用了大娘,这么晚了我们凑合吃点就行了。”涛涛急忙走过来说道。老太太叹了口气:“那好吧!那就喝点我自制的蜂蜜茶吧,饼子硬,别噎着啦!”“嗯嗯谢谢大娘。”我从大娘手里接过装着蜂蜜茶的水壶,“时候不早了,你早点歇着吧。”老太太走后我关上了门,然后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继续吃饼。“这老太太怪怪的,而且长相还有点恶心,她弄得东西,哪里吃的下去呀!”涛涛说。我也感觉这老太婆怪怪的,她的一举一动,都特别像......一只猫!涛涛又说:“你还记得吗,刚才刚进院子的时候,发现那个老太太在笑,笑的特瘆人。”这么一说,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哎对了,这这壶蜂蜜茶也别喝了吧。”涛涛也点头。吃完饼之后,我俩就躺床上准备休息了。最近都太累了,我们没有精力想那么多,也许那就是一个普通老太太,只是长相有些奇怪罢了,毕竟天底下长相奇异的人很多。我们很快就睡着了。恐怖的事情也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突然被涛涛摇醒了。她摇晃着我声音透着恐惧:“亦波,你醒醒啊!”“嗯?怎么了?”我勉强的睁开了眼睛,屋里还是漆黑一片。“你听听!”涛涛小声在我耳边说道,“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我仔细的听了听,又使劲的睁了睁,让自己清醒一点。外面模糊的声音在耳边也变得清晰了。刺啦,刺啦,刺啦,刺啦。这是什么声音?我问涛涛。“我听着怎么像是磨刀的声音!”涛涛说了一句让我感觉毛骨悚然的话!“会不会是那个老太婆在磨刀。”涛涛小声问我。“不会吧!老太婆大晚上的磨刀干嘛?”突然,院子里传来了老太婆说话的声音:“今晚又有肉吃啦!”声音还是很细,很小,但我和涛涛却听的很清楚。涛涛吓了一跳,急忙钻进我怀里:“她会不会把咱俩煮了吃!”我突然想起来,老太婆说她身体强壮,力气很大,一拳能打死我,还说之所以力气这么大,是因为吃肉。吃肉?吃什么肉?这老太婆不会专门吃人肉的吧?突然!刺啦磨刀的声音停止了,老太婆也不说话了,随即而来的是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那个老太婆正在正在朝我们这间屋子的方向走过来!“坏了坏了,那个老太婆拿着刀过来了,她会把咱俩杀死,然后煮了吃的。”涛涛吓得快哭了,外面的脚步也突然停止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太婆发现我们醒了,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离门口有多远。我悄悄的下了床,走到门口,通过门缝朝外看。这一看我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只见门外那个老太婆,正拿着一把菜刀,也通过门缝正在朝屋里看,我俩脸对脸,眼对眼!“操你姥姥呀!”我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破口大骂了起来。“怎么了!”这时候涛涛点着了屋里的油灯,赶紧走过来扶起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咣当一声砸门的声音,只见木头门上,漏出了一点刀尖。老太太正在劈门!涛涛一声尖叫,我也是头发竖起,但我不能慌乱,否则会让涛涛更害怕。我赶紧四下看了看,唯一一个窗户早就用木板钉死了,我急忙跑过去想掰开它,但没有用,我又抓起一个凳子砸窗户,但凳子都碎了,窗户也没砸开,我气急败坏的把手里的凳子腿给摔在了地上。老太婆用菜刀劈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咣当,咣当。每响一次,我和涛涛就后退一步,双眼紧紧的盯着那扇并不坚固的木头门。突然扑通一声!木门倒了,竟然是被那个老太太一脚踹的。随着木头们倒下,老太太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到老太太的样子后,涛涛尖叫一声,一下子躲在了我的身后。只见那个老太太,已经不是刚才的那张脸了,那是一张猫脸!她拿着一把菜刀,笔直的站在门口,两只眯成缝的眼睛看着我和涛涛,三角嘴一扬,诡异的笑了笑,发出喵喵喵刺耳的声音,然后漏出两颗尖尖的牙齿。她又扭头看了看桌子上装着蜂蜜茶的水壶,用非常细小的声音说道:“怪不得醒了,竟然没有喝我的蜂蜜茶,不过没关系,不影响我吃肉,嘿嘿嘿…”老太太一会嘿嘿嘿,一会喵喵喵,诡异无比。涛涛躲在我的身后,不敢再去看那个老太太。我双手握拳,对门口站着的老太太说道:“我不怕你,你放马过来吧!”此时的我们!已经是无路可退,虽然说我是一个强壮的小伙子,但她是一只猫妖,而且手中还有一把菜刀,该怎么办啊?老子也没遇到过这种诡异的事啊!老太太没给我机会想办法,直接发出一声喵的尖叫,举起手中菜刀猛的向我们扑了过来。我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身后的涛涛,把她推向了一边,自己迅速躲向另一边。老太太手中的菜刀猛的砍在了墙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如果我在慢那么一点点,它这一刀非得砍在我的背上不可。涛涛摔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那个老太太一击未中,立刻又朝涛涛砍去!涛涛吓呆在那里,我也来不及多想,猛的一把从身后搂住了它的脖子往后拽,但这个老太太的力气非常大,我竟然制不住它,只让它放慢了速度。我对涛涛大喊:“快走!”涛涛这才反应过来,爬起来就朝门外跑去。老太太还想追,我怎能让它如意,一手搂着它的脖子,一手攥紧了拳头砸它那小小的脑袋,一边砸一边大骂:“我捶死你,我锤死你,你为什么老追她,我就在你身后呢!你干嘛不砍我,你个老妖婆!”我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手硌的很疼,很快就红肿了。老太太发出喵喵的尖叫声,可能我真的捶疼它了,它放弃了涛涛,在原使劲转圈,想把我甩开。我又加了力气搂着它脖子,现在死都不能放手,不然就都完了。转了一阵,老太太见甩不开我,就把手中的菜刀一反转,猛的往后面砍过来。我吓了一大跳,赶紧松开它的脖子后退,差点这一刀就劈在我脑袋上了。一摆脱控制它就迅速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我,肚子一鼓一瘪的起伏着,三角嘴变得呲牙裂嘴,很愤怒的样子!我心中害怕的,但嘴上不肯示弱,直接对她大骂起来:“你他妈的看什么看,没把你捶死算你运气好,不然我锤爆你脑袋,把你丢去喂狗!你这恶心吧唧的东西,我弄死你!弄死你全家!”老太太气得喵喵大叫,挥舞手中的菜刀,再次向我砍过来!我左右躲不开了,只好伸出脚,用力踹在了它肚子上。它的胳膊没我的腿长,所以我踹中它的时候,它的刀还没砍下来。它被我踹的猛的后退了几步,我也被刀划一道长长的口子,从大腿处一直划到脚脖!那一瞬间我并没有多疼痛,只是感觉大腿处猛的一凉,随后鲜血涌出,这才剧烈疼了起来,我呲牙裂嘴,大叫叫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想要捂住伤口减少流血,却无能为力。老太太看我受伤了,兴奋得咯咯笑,漏出两颗尖尖的牙齿:“好多的血呀,好浪费哎,那就只能吃吃肉了。你的肉挺结实的,不好嚼,不过我可以多煮一会儿,煮烂了就好嚼了,嘿嘿嘿。”我被它说得头皮发麻,那老太太举着刀还在念叨:“可惜那个丫头跑掉了,不过没关系,吃了你我就有力气了,一会就去把她抓回来!”听到它说涛涛,我一阵惊恐,虽然刚才涛涛逃走了,但是她一个女孩子真的逃得掉吗?就算今天躲过一劫,以后会不会遇到坏人,被人欺负?我一下子无比后悔,我带她出来了,却没本事保护她!涛涛,希望你不要往前走了,赶紧回家去吧,哪怕一路上要饭,只要你安全到家,我就是被煮了也瞑目了!你一定要安全到家,你父母会原谅你的,然后你在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也把我忘了吧!还有我的父母,儿子不孝,不能为您二老送终了。想到这里,我终于哭了,我也不想死,我舍不得我的涛涛,舍不得我的父母啊!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做最后一次的搏斗,但是无奈腿上的口子太大,又钻心的疼,我试着扶着墙站了几次,但最后都无功而返,摔得伤口一次比一次更疼。老太太已经到了我面前,眼中都是疯狂和变态:“我要先割掉你的脑袋,然后再把你大卸八块,烧上一锅水,烧上一锅油,一边煮你的肉,一边炸你的鞭!”我坐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后退,可是早就无路可退,恐惧使我拼命往泥墙上挤,恨不得钻进墙里去,眼睁睁看着它举着菜刀往我脑袋上砍。我彻底的绝望了,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突然“咚”的一声,像是一个很硬的物体砸了另一个很硬的物体。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涛涛正站在老太太的身后,手里提着一根很粗的木棍。老太太停下砍我的动作,慢慢的转过身。涛涛吓得愣住,手中的木棍也掉在了地上,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原来涛涛她并没有逃走,而是找了武器又回来了,终于救了我一命。可她毕竟是个女孩,手上没多少离奇,这一棍子并没有对老太太造成多大的伤害,它揉了揉脑袋,嘟囔了一句:“好疼!”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那叫一个急啊,傻丫头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为什么要回来?我现在身受重伤,已经没办法保护你了啊!“涛涛,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我对涛涛大喊。“我不能丢下你啊!”涛涛哭喊着对我说。“傻丫头你不要管我,快跑,你快跑啊你不要管我了!”我也哭喊起来。“不,我不走,要死就死在一块!”老太太嘿嘿一笑:“你俩放心,你俩都跑不了,我会让你们在一起的,我准备一个大点的锅,把你俩放在一起煮好不好啊?”“我煮你大爷呀!”我大骂了一声,再顾不上腿上钻心的疼,猛的往前一趴,一把抱住了老太太的腿,然后对涛涛大喊:“涛涛!快跑!”老太太见我抱住了它的腿,恶狠狠的说:“好!我先送你一程。”说完!就要用手中的刀砍我。在这生命危机的时刻,涛涛也被逼到绝境,来不及害怕了,她急忙又捡起了地上的木棍,尖叫着往老太太的头上一阵猛砸。她已经彻底失控了,闭着眼睛也不管砸的哪里,只是拼命一直砸:“砸死你,砸死你,砸死你!”老太太没时间砍我了,转而去砍涛涛,但是我正用尽力气的抱着它的双腿,它根本动不了,它也慌了,两只胳膊胡乱挥着试图护着自己。光是这样没有可用!我腿不行了手也被占了,唯一的武器就是牙齿,于是一口咬伤了老太太的腿。它的腿特别硬,硌的我牙疼,但我也不管了那么多,像野兽一样撕咬着,也已经几乎失去理智。突然哐当一声响,老太太手中的菜刀被打掉在了地上,我一下子扑过去抓起掉在地上的那把菜刀,一刀砍在了老太太的腿上!老太太发出一声惨叫,腿被我砍出一个大口子。求生意志已经彻底占据我的思维,连腿痛都忘了,我提着刀红着眼对老太太一阵乱砍,涛涛也还闭着眼睛猛砸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我砍了很久,但是似乎又才片刻。随后又是砰的一声,半截木棍子掉在了地上。涛涛的棍子居然打断了!随即又是砰的一声,老太太笔直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一身血污也不知道是死没死。房间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我还提着刀不敢放松,生怕它突然再起来。涛涛弓腰站着,手里攥着剩下的半截木棍喘着粗气,已经筋疲力尽。她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我,突然丢下手中木棍,赶紧扶住我。我这才松了口气,手中豁口了的刀落地。我一屁股坐了下来,腿上钻心的疼痛再次袭来,疼的我几乎晕过去。涛涛急得一脸的眼泪,哭着说:“怎么办啊怎么办啊你流了好多的血!”她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来了布条为我包扎伤口,可我的伤口太长,一根布条哪里包得住?但她还是手忙脚乱的为我包扎伤口。我流血太多,又经过生死搏斗,已经耗尽了全部体力,现在眼前一阵阵发黑,连坐起来都不行。迷迷糊糊中,我看到涛涛手忙脚乱的样子,还有那一脸泪水,我想伸出手为她擦擦,可是手也抬不起来了,就好像全身都灌了铅。最后我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慢慢的,我疲倦的闭上了眼睛……故事到此戛然而止,我终于因流血过多而死了,看来爹妈算的卦还是蛮准的,那么下个故事见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