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长得一样

晚上22:00房间里很黑,也很安静,只有一台电脑屏幕发出的暗白色的光,还有啪啪啪砸键盘的声音。啪……啪……啪菲菲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屏幕,而她的手则是快速的按着电脑桌上的白色键盘,别以为她是在玩游戏,其实她是在码字!码字?对的!你没猜错!她是一个网络写手。外面的风很大,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偶尔一辆车经过的声音,还有树枝被风吹的哗哗的声音。“终于写完啦!”菲菲伸了一个懒腰,蛮有成就感的看着电脑屏幕,然后两只手相互的搓了搓因为码字而发麻的手指头。搓了一会儿!手不麻了,但她的眼睛依旧的看着电脑屏幕,菲菲顺手端起电脑桌子上的水杯,就往嘴里倒,但是没喝着!菲菲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水杯,摇头无奈的笑了笑。水杯里没有水了!菲菲站起身来,拿着水杯,来到客厅里,打开了灯,走到饮水机旁边弯下腰来,接了一杯温水,站起身来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又弯下腰来,又接了一杯温水,端着水杯朝书房走去。来到书房,菲菲重新做到了电脑前面,把手中的水杯放到电脑的旁边,然后握住鼠标,点击上传章节。看着一天比一天多的推荐票,收藏,还有书评区催更的评论,菲菲满意的漏出一丝浅笑。今天任务完成,顿时轻松多了,菲菲点开了游戏,准备大开杀戒。她的另一个小企鹅就是玩游戏专用的小企鹅。她的企鹅号:497800799(其实这就是本作者夏亦波的企鹅号)所谓的企鹅号,指的就是QQ。刚一上线,赵东的留言就弹出来了。赵东是菲菲的一个网友,游戏上认识的,但是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面!留言有好几条。“喂喂菲菲赶快上线,我快要被杀光啦!”“菲菲你不在吗?”“菲菲你在不在?”“说话呀说话呀!”看到这里,菲菲闪电般的速度敲出几个字来。“赵东!你还在不在啊?我来啦!”菲菲刚回复完赵东的留言,就赶紧的上了游戏。登入游戏以后,她熟悉的进入了常去的那个区,那个房间,她知道赵东一定在那个房间里,因为她们二人在那个区那个房间里已经并肩作战将近半年了。刚进入,就看到赵东一个人在那里杀四五个老怪。他竟然在做任务,也许是在等菲菲上线。菲菲也没有多说话,上去就帮赵东和那些老怪厮杀起来。赵东也没有说话,也没有给菲菲发消息,可能是现在正在高chao的厮杀过程中,看样子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回事,那还有时间敲字。经过二人的努力,杀了一会儿,终于将那几个老怪全部斩于马下。菲菲兴奋的“耶”了一声!然后就赶紧准备给赵东发消息,刚打开对话框,赵东的消息就发来了!“菲菲你刚才干嘛去了?害得我等了这么久!”菲菲麻利的在键盘上敲出一段话来:“不好意思啊赵东!我刚刚在工作!所以没看到!让你久等啦!”点击发送,不到几秒,赵东就回复了!“你让我等了好久啊你!”菲菲回复道:“不好意思啦赵东!你是知道的,我都是晚上这个时间段码字,而且防止灵感像兔子一样窜跑掉,所以我码字的时候不上小企鹅的,所以就没看到啦!”点击发送,发出去了。菲菲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赶紧的在键盘上敲出几个字来。“待会儿玩完了啦游戏你可别忘了去给我点击一下,给张推荐票,”赵东的回复:“放心吧!哥们什么时候忘记过给你投票,你哪一天写的文哥们不是认认真真的读完!”菲菲笑了。“嗯!谢谢啦!”点击发送。赵东回复:“谢你妹啊谢,赶紧的上装备,跟老子再去杀一炮!”菲菲麻利的敲出两个字。“好的!”点击发送。二人进入战场,痛痛快快的厮杀起来。一个小时后。菲菲玩着游戏,斜眼看了一下电脑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23:00了。又过了几分钟,这场结束了,菲菲赶紧的给赵东发了一条消息。“不好意思哦赵东,我男朋友快下班了,我要下线了!”赵东的回复:“我靠!这么快就要走了!再玩一会!”菲菲的回复:“不要啦!我要去给他下面吃了,不然的话他又该抱怨了,”赵东的回复:“我去!你怎么每天都给他下面吃啊?”菲菲的回复:“对啊!下班这么晚,不吃点东西怎么可以啊!”赵东的回复:“嗯……那好吧!今天就放了你!明天早点码字,码完字就赶紧的上线,老子等你呢!”菲菲的回复:“必须的!”赵东的回复:“那好!你先去忙吧!我一个人再去杀一会儿!”菲菲的回复:“嗯嗯!我警告你啊别没事又给老娘整一个女战友回来啦!不然的话老娘就卸掉你的装备!”菲菲这样回复,别认为人家俩就有一腿,人家在游戏上经常这样开玩笑的,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两个是这样经常开玩笑的。赵东的回复:“放心吧姐妹儿!老子就等你,范冰冰来了老子都不要!菲菲的回复:“那行!老娘相信你啦!我要去给老公下面吃啦!你玩吧!别忘了去给老娘的小说投票!”赵东的回复:“放心吧!我在玩一会儿!你赶紧得去吧!”菲菲的回复:“嗯!”菲菲关了游戏,又到自己小说的书评区逛了逛,又多了几条回复,全部是催更得。菲菲得意的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来,朝厨房走去。一会儿的功夫,一碗热腾腾的面就做出来了。菲菲端着面,放进了微波炉里面,保温。菲菲关掉了厨房里的灯,朝书房走去。菲菲来到书房,做到了电脑的旁边。奇怪!张强平时的这个时候像这个点都来到家了,今天怎么还没来。菲菲拿起了电脑旁边的手机,拨了张强的电话。咚咚咚几声之后,张强接接听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了张强的声音:“喂老婆!还没睡啊?”菲菲无聊的看着电脑,懒懒的说:“老公!怎么还没回来啊!我都无聊死啦!”“我今天晚上要加班!可能会晚一点回去!”“不会吧!”菲菲一脸的沮丧:“面我都给你煮好了!”“辛苦老婆了!”电话里的张强说:“给我留着,我回去就吃光它!”“嗯!你早点回来啊!”“嗯我知道了!你也早点睡吧!”“嗯知道了!”“亲!”“亲!”菲菲挂断了电话,无聊的看着手机屏幕,然后把手机重新放回电脑的旁边。太早睡不着,网络写手都是这样,她又上了游戏,准备在大厮杀一场。上了游戏之后,发现赵东已经下线了。“咦!这个死赵东!刚才还说再玩一会的,才这点功夫就下线了,无聊!”菲菲上了游戏,赵东已经下线,她感觉没什么意思了,伸了一个懒腰,关掉了电脑,准备回房睡觉。张强不知道要几点才能回来。菲菲随便的了一下澡,就钻进了卧室,一头扎进被窝,睡起觉来。怪事发生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正在睡梦的菲菲突然被一阵啪啪啪的声音给吵醒了,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没有开灯。菲菲转身摸了摸旁边,一下子摸了个空,张强还在加班,没有回来。啪……啪……啪又是一阵啪啪啪的清脆的声音传进了卧室里面,传进了菲菲的耳朵里。什么声音?菲菲登着大眼睛,仔细的听着。啪……啪……啪咦!好像是键盘的声音,敲键盘的声音。菲菲一下子愣住了,是键盘的声音,没错就是键盘的声音,既然是键盘的声音,那就是说声音应该是从书房传来的了。菲菲躺在被窝里只漏出一个脑袋来,她又仔细的听了听,就是从书房里传来的。谁在书房?大半夜的谁在书房玩电脑?家里就是有她一个人,她很害怕,大气不敢喘一口,只有缩再被窝里,瞪着大眼睛静静的听着那啪啪啪敲键盘的声音!那敲键盘的声音响了一会儿!突然戛然而止,整个房子里瞬间又静了下来,只有菲菲那彭彭的心跳声,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咦!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不可能啊!刚才那明明就是敲键盘的声音,还那么清楚,不可能听错,难道是在做梦?菲菲缩在被窝里,只漏出一个脑袋,停止了呼吸又仔的听了听!什么声音也没有,靠!原来就是自己听错了!像网络写手都是这样,晚上对着电脑时间久了,容易产生幻觉,这也很正常。张强还没有回来。菲菲闭上了眼睛,准备接着睡,刚闭上眼睛,突然又听到从书房传来了砰砰砰的脚步声。砰……砰……砰菲菲一下子又睁开了眼睛,大气不敢喘一口。听脚步声,好像是穿着拖鞋,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不是幻觉!是谁?菲菲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汗水把枕头整的粘糊糊的,她的头发也粘在了脸上,但是她不敢出声,只有静静的听着书房里的脚步声!听着这脚步声,好像是从书房里走到了客厅里。忽然又传来了“啪”的一声。是客厅里大灯开关的声音,是谁打开了灯?菲菲吓得一下子把脑袋缩进了被窝里,她的身体颤抖着,不敢睁开眼睛,现在的她认为被窝里才是最安全的。完了完了待会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会不会跑到卧室里来!怎么办啊死周强还不回来!菲菲急得都快哭了。她想去看看,又不敢,怕一开门就看见一张满是鲜血的脸。这时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菲菲在被窝里听着。那脚步声在客厅里响了几下,停了下来,然后就传来了饮水机的声音。咦!那个东西在用菲菲最爱的饮水机喝水。饮水机停下了,传来了一阵咕嘟咕嘟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了饮水机的声音。然后就是脚步声,走进了书房里。接着又是啪啪啪敲键盘的声音。菲菲缩在被窝里不敢出声,她怕稍微一动就会惊动那个书房里的东西。就这样,她静静的听着那啪啪啪敲键盘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过了一会,说话声停止了,接着就是脚步声,走到了卫生间里,冲水的声音,那个家伙在洗澡。片刻之后又是脚步的声音,菲菲缩着身子在被窝里。闭着眼睛,两只手握的紧紧的,变成了两个拳头,贴在嘴上,身体也颤抖着。突然!菲菲感觉那脚步声由远变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最后停在了卧室门口。那个东西真的来卧室了!菲菲缩在被窝里,抖成了震动棒,大气不敢喘一口,只有彭彭的心跳声。她想尖叫,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突然!那声音在门口停止了,没有了任何动静,就好像是门外的那个东西在静静的等什么一样,又好像是门外的那个东西在用耳朵贴着门,想听听里面的动静,或是用眼睛透门缝朝里看,像是在观察卧室里的菲菲。菲菲颤抖着身体缩在被窝里,也在等待着,不过菲菲所等待的是恐怖,或者说是死亡。我要事先告诉你门外的那个东西是谁。不要感到惊讶,是你!我要告诉的就是正在读这个故事的你!门外的那个东西你认识,你绝对认识。我是作者!所以我要提前警告你,如果你感到非常害怕,那么你可以把这段话忽略掉。菲菲缩在被窝里,就这样等着死神的到来!1秒,2秒,3秒,4秒,5秒,6秒7秒,8秒,9秒,10秒…………几十秒钟过去了,门外的那个东西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是那个东西在门口消失了,没有任何的预兆!整个客厅也安静的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静的可怕,静的诡异,让人有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菲菲缩在被窝里,又等了一会儿!卧室的门外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她在被窝里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但是什么都看不见,因为是在被窝里!难道门外的那个东西走啦?菲菲这样想着。由于菲菲在被窝里憋的太久了,憋的难受,被窝里全是菲菲流下来的冷汗,再加上这一会卧室的门外没有了任何的动静!所以她要弹出脑袋来看一下,顺便喘口气。尽管卧室里漆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但她还是想朝卧室门口看一眼,只有这样她才会放下心来。可是!当她的刚从被窝里漏出半张脸的时候,卧室里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菲菲吓得差点惊呼出声来,一下子又把刚漏出的那半张脸给缩进了被窝里。死神终于来了!菲菲在被窝里感觉快要窒息了,吓得身体发抖,想要呼喊!但是张不开嘴巴。突然传来“隔”的一声!有人打开了卧室里的灯。随着这“啪”的一声!菲菲的心猛烈的抖动了一下,一时喘不上气来。只“啪”响了一声开关的声音,房间里又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越是静的很!菲菲越是感到恐惧。菲菲缩在被窝里,她能感觉到了那个东西正站在卧室的门口,死死的盯着自己。突然!轻轻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穿透被子,钻进了菲菲的耳朵里。菲菲抖的更加厉害了。砰…………砰…………砰………………脚步声很轻,很轻,就好像是踩在鸡蛋上怕把鸡蛋给踩碎一样。菲菲能感觉到!那个东西正慢慢的朝自己床边走过来!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菲菲感觉到!那个东西离自己的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重,越来越近,就好像踩在了菲菲的耳膜上一样,是那样的清晰。脚步声停止了!它在菲菲的床头边停了下来。但是又没了动静,菲菲快要崩溃了,她感觉那个东西正站在床头边死死的盯着自己。忽然!菲菲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凉风袭来,她身上的被子被人一下子掀了起来!菲菲虽然闭着眼睛,但还是能感觉到亮光,身上的被子被人一下子掀了起来,她猛的睁开了眼睛。你猜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一个和她自己长得很像的女人正站在床边呆呆的看着她菲菲顿时起了一身份鸡皮疙瘩,她“啊”的尖叫一声,哆嗦着缩在床边的墙角里,她的床是挨着墙的,菲菲哆嗦着伸出手来,指着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女人:“你……你是谁?”那个和菲菲长得很像的女人,被菲菲的尖叫声一惊,反应了过来,奇怪的是她也尖叫了一声,猛的向后退去,撞到了身后的墙上,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颤抖着伸出手来指着菲菲:“你……你又是谁?”菲菲惊恐的看着那个长得和自己很像的女人:“我我是……我是菲菲!你你是谁?”“我才是菲菲!”那个女人也惊恐的看着菲菲:“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里?你你怎么和我长得这么像?”“不……不!”菲菲惊恐的摇着头:“我才是菲菲!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样?你又怎么会在我家里?”“胡说!”那个女人一下子变得面目狰狞起来,狠狠的瞪着菲菲:“我是菲菲!你敢假冒我!让我把你的脸皮斯下来!看看你的真面目!”那个女人说着忽然从背后抽出一把水果刀来!握在手中,摆出随时都会刺的姿势,死死的看着菲菲,一步一步朝床边逼近,恶狠狠的说:“你假冒我,是来和我抢张强的,张强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他,你也不可能抢走他。”菲菲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目光看着一步步逼近自己的那个女人。菲菲想说张强是我的男朋友,不是你的。可是她很害怕,怕的说不出话来。那个女人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忽然像是一只猴子一样一下子跳上了床上。菲菲吓得“啊”的一声惊呼,紧紧的缩在床边的墙角里,身体还在用力往后挤,就好像是要钻进墙缝里一样。那个长得和菲菲很像的女人,像一只猴子一样,跳上了床,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软绵绵的床铺上,慢慢的走进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的菲菲。一步,两步,她离菲菲越来越近,菲菲的眼睛瞪得也越来越大,惊恐的看着那个女人手中明晃晃的水果刀。终于!那个女人走到了菲菲的跟前,举起手中的水果刀,在菲菲的头顶。菲菲抬着头,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她还没来得及尖叫,那把水果刀便猛的一下子刺了下来!菲菲尖叫一声,猛的一下子从床上做了起来,喘着粗气,瞪着大眼睛,惊魂未定的样子。菲菲从噩梦中惊醒了。房间里还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更是静的出奇。她急忙摸了摸身边,摸了个空,张强不在,还没有下班。她又慌慌忙忙的转身抹黑找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一下子按亮了屏幕,漆黑的房间里终于有了一丝的亮光。菲菲惊魂未定的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01:30凌晨一点半了,张强还没有下班。回想起刚才的噩梦,菲菲很害怕,她不敢开灯,她怕一开灯就真的看见了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女人。菲菲有一下子把手机屏幕的光给关掉了,就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光亮都会让她看到梦里的那个女人一样。她很害怕,哭了!一滴眼泪,从她眼睛里流了出来,滴在了枕头上。她也不敢动,更不敢下床,她有了一个小孩子的想法,蒙在被子里鬼就看不见她了。她半躺在床上,把手机塞进了被窝里,然后把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拉到了脖子上,只漏出一个脑袋来。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她自己深深的呼吸声,还有她那彭彭的心跳声。在这黑暗的房间里,她瞪着大眼睛,尽管是漆黑一片。回想着刚才的噩梦!怎么会做了个这样的噩梦呢!自己可是很少做噩梦的,也很久没有做噩梦了。就这样!想着!想着!突然,菲菲有一种感觉,她感觉到刚才噩梦里的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女人,此时正站在卧室里的某一个角落,手机拿着一把水果刀,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只是卧室里没有开灯,很黑,所以看不到她正站在哪个位置。说不定她随时都会像一只猴子一样猛的跳上床来,然后用手里的水果刀,狠狠的刺自己,就像刚才在梦里一样。这种恐怖的感觉一下子袭上菲菲的心头,她更加害怕了,哆嗦着用被子紧紧的包住了自己,大气不敢喘一口。尽管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但她还是哆嗦着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眼珠子慢慢的转一圈,脑袋又慢慢的左右看着,好像是在寻找那个女人的位置。她在哪里?天花板上?菲菲哆嗦着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也许没有!她在左边?菲菲哆嗦着向左边看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也许没有。她在右边?菲菲哆嗦着向右边看了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也许没有。她在卧室门口?菲菲哆嗦着朝卧室门口看了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也许没有。她在哪里偷偷的看着自己呢?她在床下?菲菲哆嗦着,这次她没有勇气朝床下看了,她害怕,她怕刚把头伸过去,突然有一只手从床底下伸出来,一下子抓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给拽到床底下去。左看看右看看什么也看不到,周围很安静,菲菲只感觉到恐怖,孤独,最为强烈的就是她感觉到有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正在卧室里的某个角落死死的盯着她。菲菲的嘴唇有些颤抖,这样黑的恐怖和孤独的环境让她又哭了,这次哭的很委屈,她紧闭着嘴巴,呜呜呜的不敢哭出声,怕惊动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正在读这个故事的你,你害怕吗?这还不算恐怖,恐怖的还在后头,您接着看!菲菲再被窝里只漏出一个脑袋,她也不敢把手从被窝里拿出来擦眼泪,任由眼泪滴落在被子上。菲菲在这漆黑的卧室里哭着,突然又从卧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把菲菲吓得猛的颤抖一下。哗……哗……哗水声?不是在客厅,是在洗手间,有人在洗手间里洗澡。难道不是梦?是真的?菲菲用手再被窝里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痛!很痛!不是梦!是真的!那个女人从刚才的梦里跑出来杀自己了。菲菲在黑暗中惊恐看着卧室门口的方向,大气不敢喘一声。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是砰砰砰的脚步声。菲菲听着脚步声,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然后猛的把头缩进了被窝里。那脚步声离菲菲越来越近,它真的来卧室了!最后!那个人就像梦里的一样,把菲菲给杀死了。……结局不重要,重要的是阅读的过程,就像一场旅程一样,目的地不重要,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夏亦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