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巫 第二章 来自黑夜的礼物

来自黑夜的礼物月光照进了房间里,夏亚坐在房门后,门把世界隔成了俩半,但是也抵挡不了那刺耳的争吵声钻进她的耳里直击着大脑。爸爸回来了,带回来的永远是无止境的争吵,他们在争论在埋怨在责怪,所有的源头她都知道,是因为妈妈年华已逝,所以才会导致爸爸去青睐别的芳华正茂。夏亚低着头,长发散落遮住了脸庞,琥珀色的眼瞳泛着黑色的气息,如荆刺爬满了双眼吞噬着原本的颜色,最后黑色占据了上风,侵蚀了一切,恨与怨无限被放大。“为了仇恨可以把灵魂卖给恶魔,换取复仇的力量”那不是传说,至少对夏亚来说是另一个事实的版本,而她就是类似,只有恨没有仇,这种恨对恶魔来说根本没有吸引力,所以没有恶魔会来收取她的灵魂。不过她跟黑夜做了一场交易,她除了恨之外还孤单,相比孤单恨显得太疲惫了。半个月前嘈杂的大街上,一道人影穿梭在一堆书贩摊位旁,怀里抱着一大堆淘来的二手书籍,一边还在不断了将看上的旧书揽进怀里,乐此不疲。这是夏亚的一大爱好,那就是购物,特别是书,只要看上就要买,她不缺零花钱。至于买什么书,五花八门,上到财经报道,下到言情玄幻。有一段时间她迷上了言情小说,疯狂到买下了一个书店里几百本的言情类书籍,店主还特地开了送货车送到夏亚的家里,最后看了几十本觉得老剧情老套路果断不读了,也断了再买的念头。傍晚夏亚拉着一个手拉车,这是书摊老板送她了,她实在是抱不动这一大车书,估计是那老板看到她买下了半个书摊的书所以很爽快的送了一个旧的手拉车给她,毕竟得能带走才会付钱买下。辛好家里有电梯,不至于让她一次次的搬上楼。将一车旧书通过楼下车库的电梯拉上了三楼,停放在了房间门口,夏亚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半个小时后,裹着毛巾的夏亚赤着脚走到了房门口弯下腰在书堆里翻找着什么,今天她看到了一本有趣的书。“找到了”长发顺着肩膀滑到了前面沾湿了一本页面崭新的书籍。“平行世界”平行不相交,却有各自的边界。皓月当空,今天是十六号,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散发着寒冷的月光,照影如雪。夏亚坐在窗边的桌子上,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一边看着月亮一边一口一口的喝着,脚边倒落这几个空罐。睡不着,失眠整整折磨了她俩年,无法在黑夜中熟睡,只有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才能进入梦乡,在哪之前伴随这的是长长的黑夜,以及天上的这颗时有时无的月亮。后来发现只有灌醉自己才能勉强的睡去,一开始一罐,俩罐,直到喝撑自己也不会醉,过换白酒,有后遗症,白天起床头昏昏沉沉一身酒气,所以放弃了这样没法去学校。好在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举起手中的啤酒瓶,她想到了那本书平行世界,里面讲述的是有无数个其他世界是出于一个平行的时间线条上,只是相互看不见,但却存在着。好比在另一个世界线条上夏亚的身边就有人穿过在她的身边走过,甚至在她洗澡的时候,似乎这样也不错最起码不是自己一个人了,想到这夏亚笑了一下,只是这个笑略微有些凄凉。看着窗外的月亮,像极了一个知心老友,夏亚从桌子上取来了一个玻璃杯,并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如果真的有平行世界,那么必有交集点,因为地球都是椭圆的,万物没有真正的平行,也没有真正的圆体存在,因为看不到所以定义平行。“那么,让我看看事实如何吧”夏亚觉得自己已经喝醉了,接下来的事情有些疯狂,疯狂到认为这是醉后的发泄,就连看着月亮的眼神都变的炙热。月光照在了夏亚的身上,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握着锋利的刀刃,玻璃杯放在了俩只手的中间,她此刻的心中只是希望这是个梦,一切都是个可笑的梦,她需要一个陪伴她的人,或者说只要是活着的都可以,甚至已经到了奢望付出任何代价的地步。夏亚缓缓的将握着刀柄的手向后抽动,随着刀柄的移动,她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另一只手上有液体顺着手心滑落进了玻璃杯里,没有疼痛感,因为酒精的麻醉,当她的怨念足够强大到影响周围的磁场,或许她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而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个欢迎仪式罢了。“你来自何方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一起,因为一个人疼苦到撑不下去”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