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定场合发生的故事——1. 异乡的酒店之“不同光影所呈现的差异”

春分。昼夜平分,玄鸟始归。窗外已经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春景。近日,总是觉得身子有些疲乏,睡眠质量每况愈下,白天精神不佳懒于动弹。就在这个时候,单位组织春游。我大手一摆,便告知X,虽然有负春光,但我宁愿在办公室里加班,也不想爬山涉水的去踏青。大家也熟知我的性格,便放任我留守大本营。第一次走在这层空空荡荡的办公楼里,除了打扫卫生的临时工,便只有我了。我例行的打开电脑,登录专栏网站主页,想着冬季的寒气还迟迟未退,还是喝着咖啡悠闲地看着故事比较合适。正当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输入了登录密码,回车键刚按下,上百条信息提示忽然跳了出来。也不知道后台是哪位仁兄设计的,信息提示音选择了沉闷而突兀的音效,每次听来都像是有人在楼上狠狠的跺脚似的。本来也没有这么在意,可偏偏今日只有自己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声音尤其的让人胸闷。其实早就应该习惯了这个声音的,平时也会有不少信息发到我的后台私信里。但大部分的投稿还是会发布在主题帖下面,只有这样才能视为正式的投稿并取得录用的机会。一经录用,便会尽快联系投稿人简单询问后安排编辑发布,并会给予相应的报酬。因此,一般会给我发私信的,都是一些我的读者粉丝,内容也多半为问候或者出于好奇的提问。这些私信我自己会回答一部分,X也会帮我处理一部分。平日里,这样的私信都来自不同的网友账号,估计也有近百条。可今日不同,我点开私信列表之后发现,这上百条私信里面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来自同一个ID——“小P”。我从来没有接到过同一个人的这么多私信,小P也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点开了最新的一封,是今早凌晨发过来的,里面附有一张照片还有一段话。因为顺序原因,他的那段话我看着不知所云,照片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一个男子坐在一个光线昏黄的房间里,脸部特显占了大半个画面。我将屏幕往下拉寻找小P发给我的第一封私信,翻了几页之后终于找到。下午两点左右,我终于将小P发给我的所有私信全部看完了。这些私信里不仅仅有以他第一人称叙述的文字,有的会附上照片、还有的配有视频或是链接网址。我从第一封信开始,便有了浓浓的兴趣,一口气全部看完后长出了一口气,将杯子里剩下的几口失了温度的咖啡仰脖喝完,才发现自己连午饭都忘了吃。从时间和叙述来看,小P的故事几乎是以直播的形式发给我的,此时此刻的他甚至还在故事的发生地。但一边看着,一边又觉得故事似乎有所缺失。第一封信是昨天晚上八点多发的,然后陆陆续续一直发到了今天的凌晨。可这封信却是以旅程第三天作为开端的,虽然看起来也可算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前两天是否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想法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索性,又将私信页面往前翻看了几页。果然不出所料,这个ID为小P的网友,早在两天前就有发过几封私信。我看了一眼时间,正是我睡眠不足让X代替我打理的那几日。从私信内容,我可以得知X是读过这些文字的,并且回复了小P,提醒他将文字发布在投稿页。回复是复制粘贴的,小P之前发的十几次私信均得到了X这样的回复。我忍不住想象着X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这小子有时候对于这些事情还缺少一点灵敏度。点了一个外卖,在等待的时候又将小P之前发的私信内容全部看了,然后整体梳理了一遍。我此刻所在的这栋办公楼,是一个九十年代的建筑,一些门窗逐渐老化也被人漠视没有修理过。我在办公室里的位置一直靠着窗,曾经也向X抱怨过身后的窗户关不拢,有些漏风。但之前由于不经常坐班,所以没有提出过要修理之事,况且夏日里这样溜进来一丝小风也算凉爽。可此时,不知是小P的故事的原因,还是这倒春寒所致,我坐在这里,从那道缝隙渗进来的冷风直逼我的脊梁骨,让人感到后面似有非无的阴风不断。再想想这层楼似乎就剩下我自己了,顿时觉得整个房间都阴冷刺骨了起来。小P的故事小P是一位网络up主,坐拥十几万粉丝,每天的日常就是寻找一些新鲜刺激的事情,然后以身犯险博取眼球,并以此获得关注和打赏。在仔细整理过后,我发现小P的故事发生于此时在F市的探险旅游中。F市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前几年刚成为地级市,既不是全省GDP贡献的大主儿,也没有秀丽山川可以供人游玩,可谓是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城市。而小P之所以会前往这样一个地方旅游,全是因为一个酒店。说是酒店,其实不过是一栋老旧的招待所翻新。与它平庸至极的外观不一样,这栋历经岁月的建筑物可是当地有名的鬼楼。一般的鬼楼似乎都应该是废弃的建筑物,而这个酒店不一样,它每天依然在迎来送往顾客,偶尔也会出现被租用举办会议的时候,人流量似乎不算小。小P之所以会选择来此,全因一位粉丝的推荐。在查询了一些资料之后,小P觉得冷僻和小众的探险才是观众们想看的,要是所有人都挤在“京城81号院”里,久而久之也是司空见惯,廉价了。于是,小P邀上了一位负责摄影的朋友,两人便出发了。到达F市的第一天,在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小P便开始了第一次直播。据小P自己的描述,直播内容无非是一些对于这个酒店的介绍,以及自己房间的布局简单描述。这个直播前半小时简单讲述这趟旅行德目的之后,后面就是互动,看起来没有什么也特别的。但是,自从这个直播之后,故事开始向一个十分诡异的方向发展了。第二次直播依旧是在入住的这天晚上,小P仍然就在酒店之内。这一段文字的叙述是有配图的,可以看得出来,小P选择了在酒店的走廊里直播,然后一边与网友互动一边将镜头拉回到房间里,最后又坐回到了房间的书桌旁。这一切从小P发的照片里看,似乎都很正常,但小P却说,不少观看直播的粉丝都对他说了一件事情。第一条这样的留言是负责拍摄的朋友看到的,他以为只是一个玩笑,在这种探险性质的直播里类似的留言很常见。随后又有几条跟风的,他也没有当一回事,但还是抬起了头看了看屏幕外的小P,一切正常。随着直播的时间越来越长,竟然越来越多人加入了那场貌似的玩笑之中,这让他有些不安,便示意小P网友们的留言说现场有异样。听到这个消息的小P,不但没有停止直播,反而十分的兴奋,说话声音也越来越大。一不小心扰了民,只好强制回房继续直播。回到房间的小P看到在线观看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三万多人,而且这个数字还会不断上升。只要达到一定的数字量,不仅其在直播网站的排位会提前,同时也会有一笔客观的收入。小P越想越美,不断地绘声绘色的讲着,直到他也注意到了这样的留言。“是不是就是一直跟在你身后的那个人?”这句留言的出现让小P瞬间背后发凉,他停止了表情和一切言语,慢慢回头看去。只见身后唯有朋友坐在床边,正低头看着手机。小P也觉得这是一个玩笑,便又恢复到了正常直播状态,并笑着说不要吓人。“你身后真的有人”。忽然,又有人这么说。小P虽然开始有些不安,但还是微笑的劝解大家不要再和他开这样的玩笑了。很快,直播时间结束了。小P心有余悸的想找朋友说说,但一看点击量又将此事抛到了脑后,立刻沉浸在了喜悦之中。小P早早的就起床了。经过一个晚上,这一期视频的点击量已经突破二十万,这样的飙升让小P几乎是惊叫了起来。他兴奋的拉着还在睡梦中的朋友,高声呼喊起来。但朋友似乎并没有小P那么兴奋,而是说起了昨晚直播的事情。果然,朋友也一直在意直播时的那些留言。当天中午未到,已经感觉功成身就的小P应了朋友的要求,更换了住宿的酒店。还不止如此,小P甚至同意吃过午饭就陪朋友去附近的道观走走,算是去去晦气。中午两人狠狠的吃了一顿,或许是兴奋让人胃口大开,身材一向瘦小P竟然足足吃了两碗牛肉面。下午两人便溜达着消消食,一路走到了道观。这座道观是在唐朝时候建立的,拜的是城隍爷。清朝末年的时候曾经遭受过一次摧毁,但好在摧毁的只是一部分,后人又在原址重建了起来,所以这座道观也算是饱受风霜、历经改朝换代却依然屹立至今,因此如今香火鼎盛、人流如织。就在道观门口,小P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或许是中午牛肉面吃太多了,一时不消化。还未进道观的门,小P就抱着路边的一棵大树,不断地呕吐。至此,这是小P对于第二天的最后的记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是断片了,就是意识模糊到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据小P自己的回忆,不知什么时候他好像回到了酒店里,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似乎有人一直在和自己说话,但是一切都好像是在看电影一样,感觉麻木且不真实。眼前的人好像是自己的朋友,但是他在对自己说什么却一句也听不清,好像有一股气积压在耳膜里,阻隔了一切声音。忽然,小P看到一个身着青绿色唐装的人,身姿挺拔飘逸,向自己径直走来。还未等小P反应,那人就结结实实的甩了他一巴掌。不疼。虽然小P觉得那人下手不轻,而且打的也是自己的脸,但他似乎只是头歪了一下,没有其他感觉了。小P试图看清楚那人的模样,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人长相。自己的视线就好像是摄像镜头卡主了一样,只能将视线落在那人的脖颈处便是极限了。“你知道你是谁吗?”那人忽然开口问道。很清晰,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浑厚而有力。“你知道你是谁吗?”那人又问了一遍。小P努力的想将自己的头和视线抬起来,但就好像有人压着自己一般,无论如何尝试都是徒劳。身体好像瘫痪了一般,意识在不断地向脑后移去。对于这一段的记忆,小P无法确定是真实发生的还是自己做的一个梦。所幸,虽然小P没有了记忆,但是他的朋友还一直陪着他。从他的口里,小P知道了那天自己在道观门口呕吐之后发生的事情。第二天的下午,小P呕吐之后忽然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一开始只是觉得小P是因为身体不适而难过,但是小P的行为却也变得越来越奇怪,他开始躺在地上像撒泼一般的嚎啕大哭起来。这让朋友开始有些慌了,找了几个路人寻求帮忙。小P的朋友是一个常年健身、身材魁梧的一米八二的汉子,连同找来的两个路人也是健壮的青年男人。就这样的三个人,竟然无法将躺在地上的体重不到一百五十斤的小P抬起来。别说抬起来了,竟是连挪都挪不动一丝一毫。三人也觉得有些奇怪,便有人进了道观找来了道士。道士看过之后,又简单的询问了几句,便开始做法似的念了几句咒语。说来也不可思议,就这样,小P一下子就被朋友掺了起来。“跟我进来里面吧。”那道士说道。朋友将小P扶着往道观里走,跟着道士沿着小路来到了后面的主殿。那主殿还是仿古的模样,挑高至少有七八米,正当中站着城隍爷,面容威武庄严,一身金光闪闪。左右分别还立着两位护法神将,主神位上面悬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威灵显赫”四个大字。道士简单的疏散了一下人群,找了一块地嘴里开始低声念叨:“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各统部属,立至坛前;转扬大化,开济人天;急急如律令!”之所以小P能完整的叙述出来,竟然是因为朋友将这场法事全程录了下来。随着私信留言,这个视频的链接也一并附上了。从视频的画面中看到,小P跪坐在殿前,他就像是陈列品一样,周围有不少围观的信徒,不时还有人指指点点的在小声交流。这段视频只有不到五分钟,所以后续的事情只能再打开下一封私信。在道观施法之后,小P神智恍惚的被朋友带回了酒店,再醒来的时候便是第三天的下午了。之后,他与朋友对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又翻看了之前所有的视频和照片,才发现蹊跷之处。原本,这件事他们没有想要告诉任何人,但小P一直是我的忠实读者,本来最初发给我的用意,是想邀请我与他一起做一次直播的,但不想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反倒让我看了一次现场直播版的诡异故事。终于,故事的主线落回到了最后一封信上。现在,我终于明白最后那封私信中的一段文字和照片的意思了。一切都还未完待续。“多川老师,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我第一天直播的时候,网友留的言都是真实的。后来我自己又反复看了几遍,终于也找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个人’了。”看完这个故事之后,我将最后那张图保存了下来,但依然看不出什么端倪。我有些气馁,坐久了难免疲乏,打算起身溜达几步。就在我走到办工桌侧边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个所谓的灵异之处。那占了大半个画面的男子特写是小P的,在左边的缝隙间可以看到他朋友坐在远处的床边,而他的右边画面中,就在靠近门的地方,有一张白色的小脸。虽然看不清五官,但是可以确定那是一张人脸。我将照片亮度调高,那张脸就越来越清晰。同时,随着照片越来越亮,还可以看到在小P的右肩处竟然还有一只手。那只手呈现透明状,如若不注意看起来就像是重影一般。但是在调整亮度之后,却分明可见是四只手指,从小P的领子处伸了出来,然后虚弱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我不知道这只手和那张脸是否来自同一个人,但看上去那张脸更像是婴儿的脸庞,而手指则像是成年女性的。我激动于自己的发现,不知道小P的发现是否和自己一样。就在这时,忽然,那沉闷的提示音又响了起来,着实将我吓了一跳。我刷新私信列表,竟然发现小P又给我发了一封新私信。立刻点开之后,发现,里面内容竟然就是现在。从文字内容来看,小P已经和朋友踏上返程了。看似一切都过去了,小P重新打起精神,一边和朋友翻看着这几天拍的视频和照片,一边畅想着直播突破百万点击率。但是就算如此,依旧发生了一件令两人无法释怀的事情。这封信的后面依然附上了一张照片,那张看过之后令任何人都会惴惴不安的照片。乍看之下,一片黑暗。我又想起了用调高亮度的方法,果然这次依然有效。小P去探险的那家当地有名的闹鬼酒店,在这个事情之后我也简单搜索了一下。建国初期建立,起初只是当地一栋普普通通的三层楼招待所,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却在近几年开始,频传灵异事件,于是其尘封了几十年的历史也被网友们一一揭开了。说它是鬼楼或许有些过了,但是里面确实发生过不少凶杀案和离奇失踪的案件。能找到的最早的一起案件是发生在九十年代初,一对情侣烧炭殉情自杀,而女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近六个月大的婴儿。除此之外,还有一起案件也上了当地新闻头条,曾是这家酒店最轰动一时的骇人听闻的新闻。2003年,招待所已经不复存在,翻新之后的酒店有一家三口曾经入住。退房后,打扫人员进入房间,在衣柜里发现了一个行李袋,以为是客人遗落的便告知了经理。经理来房里查看,并决定将包拿到前台并联系客人来领取,就当她拎起行李袋的时候发现,这个不大行李袋竟然挺沉的,而且还在漏水。她仔细看了才发现,那水是血红色的。经理不敢再动这个行李袋,当即就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将行李袋打开了,里面被层层包裹住的东西让人震惊和惋惜。是一个被分尸的婴儿,大约十个月左右。这也是我目前为止看到过的,最令人不舒服的新闻。本身不在整点的午饭就令我胃有不适,而此刻更是有一股灼烧感缓缓上升,顺着食道爬到了我舌头后面,一阵压抑不住的恶心感。至于小P最后传给我的那张照片,在恢复了一定的亮度之后可以看到,那是以俯视的角度拍下来的一张照片。从照片看来,这应该是一间房间。房间里并排放着两张床,分别都睡了人。从左边的那人伸出被子的手臂可以看出,那个纹身是小P的;而另一张床只带到了三分之一,从熟睡的侧脸可以猜测,那人就是和小P一起的朋友。并没有其他可以称为异状的部分。我又仔细的反复看着这张照片,良久,忽然我像是被一盆冰水灌顶一般,感觉一股寒意顺着天灵盖瞬间就走到了我的脚底。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冰凉,却又止不住的冒汗,身后的那道冷风似乎已经将我吹透了。我关闭了电脑,想趁着天黑之前离开这里。就在我开门之际,忽然门口出现一个人影,与我四目相对。我倒吸一口冷气退了一步,只见来人也如此。我还有些恍惚,却仔细看清了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X。“哎哟,吓死我了!”X一手扶着胸口说道。我没说话。“您还没走呢?太好了”X顺势进了门,说道:“老多,正好把下一季度的主题选一下吧。就差您拍板了。”我依然没有说话。X以为我心情不好,便凑到身边,好声好气的又说道:“多川老师,老大特意让我回来让您敲定的,只要您点了头,我就立刻开工了。”X还在不停的对我说着,但我一点听进去的心思也没有。我还在想。眼前似乎还是那张照片。我在想。最后那张照片,到底是谁拍的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