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祸:白蛇引路、人心引祸

我昨天看了个电影,就是前段时间特火的那个《白蛇缘起》,画面很美人物建模也很丰富,看完之后我想起来一件关于蛇的故事,今天正好给大家伙讲一下。其实有关于蛇的故事我们听过很多,例如百年蛇千年蛟万年龙、还有什么蛇蛊蛇降蛇灵,这些我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一些。记得在我上初中那会,我家有两个猪圈,其中一个堆了很多没用的东西成了杂货间,有一年秋天我妈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一条胳膊粗两米多长的蛇在猪圈那堆杂货里面穿梭,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第二天我妈就把这事告诉了我外公,外公让我妈不要理会(不要打扰不要驱赶),说可能是蛇灵,蛇灵修行的时候会在土里待很多年,可以听懂人话,它也不会伤人,因为蛇灵是灵物,修行到这个阶段最忌讳伤人,无故伤人是会折损道行的,只要不得罪它,它反而还会保佑你这一家。后来因为修房子,我们要从老宅里搬到新房子里,搬家的前几天我也看到了那条蛇,得有我小腿粗,纯黄色的,就趴在猪圈一个化肥袋上面(那个化肥袋里装的是玉米棒子,留着烧火用所以在杂货的最上面)。当时我把外公叫了过来,外公看到那条蛇也不害怕,反而还作揖说:“我们就要搬家了,感谢您老保佑我家那么多年,这房子过两天是要拆的,您老赶紧走吧,被人抓到就不好了。”那蛇吐着信子动了动,我感觉好像是在点头,听我外公说那条蛇当天夜里就走了,我起初还不相信,等几天后拆老宅(因为老宅的砖头还能用,拆了可以节省修房子的开支),我跟我妈收拾猪圈里的杂物,把杂物清空后我在墙角看到一个洞,比我大腿还要粗,我外公说这个洞就是那条蛇灵修行的地方。后面我回想一下这事不像是假的,按理说那个猪圈堆了那么多杂物老鼠应该很多,但清猪圈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老鼠,别说猪圈,我家任何一个地方从来没有发现过老鼠屎,我在家里也从来没见过老鼠。还有就是每逢过节,我外公都会准备一些食物放在猪圈门前面,无一例外第二天食物都会消失,刚开始我认为是被领居家的猫偷吃了,可看到那个洞的时候我动摇了。那个洞很深,我打着手电都看不到底儿,而且那个洞并不是垂直的,越往下空间越大,我在洞里还发现了一张蛇蜕下来的皮,那张蛇皮很大,半透明状,最后被我外公磨成粉当治皮肤病的药了。后来听人说那条蛇跑到了一个独居老太太家,那老太太看到那条蛇吓得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但从医院出来后那老太太再也没生过病,八十多岁还能捡柴火烧,家里也是子女孝顺孙辈和谐,前两年于睡梦中去世,没有任何痛苦,享年105岁。上面这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另外还有一个听别人说的。那是14年,粤北山区有个镇上要开发旅游景点,我经朋友介绍过去打个下手(当时公司老总从香港请了个挺有名的风水先生,我过去就是干点杂活)。我到目的地的时候应该是傍晚,那地界儿风景着实不错,夕阳跟绸带似的倾斜着洒下来,不远就是连绵起伏的山峦,空气清新的不像话。当时是一个包工头去接的我,看到我一直跟我说抱歉,说他们经理有事回总部了不能亲自来接我。说实话当时我还有点受宠若惊,我排场还没大到那个地步,真要是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领导来接我我还不习惯呢。包工头把我领到他们的活动板房,我进去看到房间里架着一个铁锅,铁锅旁边围着几个人,一股浓郁的香味从锅里散发出来。包工头让我就坐,互相介绍了一下,其中一个人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瓶白酒,白酒里面还泡着一条指粗的花蛇(还有一些大马蜂),蛇躯差不多快把整个酒瓶都占满了。那人给我们每人都倒了一杯,本来我是不愿意喝的,我自己其实不怎么喜欢喝酒,更别说是蛇酒,但想着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就意思了一杯,味道有点腥,大致上跟普通的白酒没什么区别。房间里的这些人都是实在人,推杯换盏间我们就熟悉不少,期间包工头把铁锅盖子掀开,顿时那香味弥漫的整个房间都是,光是闻着那香味就忍不住食欲大振。我问包工头这锅里面的是什么肉,看着跟鳝鱼差不多,一段一段的,但比鳝鱼要粗,而且外表也要糙不少。包工头给我夹了一块说:“尝尝,这过山乌可是好东西,工人在山上捉的,祛湿祛风很有效果。”包工头说过山乌的时候我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过山乌不就是眼镜王蛇吗?这一锅竟然是眼镜王蛇肉?!眼镜王蛇的名声谁没听过,我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吃上眼镜王蛇肉,顿时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我夹起那块肉放进嘴里,一口下去肉香四溢,肉质紧嫩比鳝鱼要好吃太多。其他人也都开始动筷,筷子往铁锅里一扒拉,那香味愈发浓郁,再就着蛇酒,竟然别有一番风味。我们边吃边聊,我纳闷他们当地竟然有眼镜王蛇,在我老家我见过最毒的蛇也就是蝮蛇了,这眼睛王蛇我还真是头一次见,虽然是死的。那个抓到眼镜王蛇的工人是本地人,听我这么说他笑道:“我们当地山里什么山珍都有,别的不说就说这蛇,五步银环过山乌、烙头蝰蝮紫金顶,这样样都是好东西,不管泡酒还是炒菜那都是上佳补品。”听他说完我打趣道:“要是在你们当地待个十天半个月,那岂不是能把山里的蛇全都吃过来个遍?”“也不一定。”那工人面色一凝说道:“像白蛇就不能吃,不但不能吃还不能抓。”我问他为什么,那么毒的眼镜王蛇都能吃为什么白蛇就不能吃了?那工人说:“白蛇跟其它蛇不一样,白蛇有灵性,惹到白蛇是会招蛇祸的!”他刚说完周围的人就笑了出来,有不少人说他封建迷信,但我却觉得这事还真说不准。那工人也不介意旁人嘲笑,说道:“你们还别不信,我们村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话都说到这了有人起哄让他给大伙讲讲,他也没推托,放下筷子点根烟就跟我们讲了起来。他说在他们村有个猎户,祖上几代都是打猎的,传到这一代因为国家禁枪禁止偷猎那个猎户也很少进山了,除了急需用钱的时候才会悄摸摸进次山赚点快钱。那个猎户在村里人品很差,嗜酒嗜赌,有次因为欠账差点让人把腿给卸了,为了筹钱他只好带着家里那把土枪独自一人上了山。说来也怪,那次进山他待了快一整天也没见到值钱的活物,不过就在他失望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的草丛传来一阵动静,震的树叶子簌簌的往地上掉。那个猎户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祖上传下来的技术还没废,一看眼前这情况心知道对方肯定是只大货,于是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果然,他刚过去就看到一头野猪跟一条白蛇在缠斗,那条白蛇明显不敌,身上有很多伤口,嘴巴也被撕烂了一块。进过山的老猎户都知道,在山里面遇到狼不算可怕,虽然它们是群居动物,但只要爬到树上它们暂时也奈何不了你,最怕是遇到野猪,一身糙肉打也打不透,你上树它能把树都给拱断,很少有猎户会单独猎杀一头野猪,危险性实在太高。但风险越高回报也就越高,这头野猪要是弄出去最少能卖三千来块钱,那个猎户顿时起了心思,虽然说野猪皮糙肉厚,但这并不说明它就没有弱点,眉心位置是野猪全身最脆弱的地方,要是挨上一枪铁定得完。放在平常那个猎户还真不敢单独面对野猪,可现在那头野猪被白蛇牵制无疑是给他创造了机会。那个猎户找好位置,给手里的枪上了一敦实火药,瞄准野猪两眼之间上方位置,一枪轰过去结结实实打在野猪的眉心,那头野猪闷哼两声倒地抽搐一阵便没了动静。野猪死后白蛇游回了草丛,那个猎户没管它,反正一条长虫也不止什么钱,他趁着天还没黑就下山联系买家运货。后来那个猎户又进过几次山,每次都会遇到那条白蛇,慢慢他发现只要跟着白蛇走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些野物的洞穴,每次都是满载而归。他心想这可能是白蛇报恩,不都说万物有灵,可能是自己当初阴差阳错救了它它在还自己的恩情。按理说有了白蛇引路这日子应该过的顺风顺水,可那个猎户却膨胀了起来,每次打到野物换的钱不出三天全扔在牌桌上,有一次更是豪赌一夜,欠了庄家一大笔钱,一时间根本还不上。但庄家只给他三天时间,扬言三天后再还不上钱就要他一只手,他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在这时候外地有个大老板,不知道从哪听到这个猎户上山有条白蛇引路的消息,就找到猎户说,你要是能把那条白蛇抓住我愿意出三万块钱买下来。猎户被逼无奈只能答应,有天早早的上了山,晃荡一圈果然又看到了那条白蛇,他起先也很犹豫,但相比还不上钱要被剁手的残酷他只好对白蛇下手。那个老板叮嘱过白蛇他要活的,猎户趁白蛇不注意用蛇叉钳控制住了白蛇,白蛇起初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始疯狂扭曲身体,猎户一个不注意就被白蛇逃脱,白蛇爬到树上吐着信子盯着猎户,有那么一瞬间猎户好像看到了白蛇眼神中的愤怒!猎户有些手忙脚乱,同时还有些害怕,他知道这条白蛇有灵性,要是让它跑了自己以后上山可就危险了,说不定还要面临白蛇的报复!那猎户也是个狠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对着白蛇开了一枪,这一枪有些歪打在了树上,但还是伤到了白蛇,白蛇似乎被激怒了,吐着信子看着猎户好像随时准备进攻!猎户又开始填火药,但土枪上铁砂子是要时间的,那白蛇也不给他机会,直接从树枝上“飞”下来,在白蛇即将要落在猎户身上的时候,猎户已经上好了火药,对着半空中的白蛇开枪,一枪轰过去把白蛇的下半身打了个稀巴烂!可诡异的是,剩下一半身子的白蛇仍然吐着信子继续爬行,猎户一时紧张滑到在地,就在他以为白蛇要咬过来的时候,没想到白蛇竟然停在了自己面前不再前进,而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他看到那白蛇的眼睛分裂出很多竖着的黑色瞳孔,猎户大叫一声好像疯了一样连枪都不捡直奔山下。回到村后猎户大病一场,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就不正常了,像是中了邪一样,嘴里流着口水,有时候身体还痉挛似的扭曲,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眼睛瞳孔也变了,跟蛇眼一样倒竖着细长细长的。后面猎户的家人带他去医院看过,医生说这是癔症,辗转了好几个城市,大大小小的医院都去过,但得出的结论都是癔症。不过这事还没结束,那个猎户有后,一儿一女,女儿在家里睡觉被蛇缠在脖子上缠死了,儿子下河里游泳淹死了,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人们发现他脚腕上缠着一条水蛇,把水蛇挑开看到他脚腕那一块地方被蛇缠的淤血乌青。那工人说到这唏嘘一声停了下来,房间里安静了一会,随后有人不信邪的说:“咱们现在不也在喝蛇酒吃蛇肉,我看这就是个唬人的故事,哪有那么严重。”那工人也没反驳,而是说:“话说这么说没错,可你见过有用白蛇泡酒吃白蛇肉的吗?别说白蛇,青蛇你们也没见哪家蛇肉馆卖过吧?”那工人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顿时哑口无言,他说的很对,包括现在我也没见谁吃过白蛇或青蛇。但听他讲完这个故事后,我甚至不敢再吃锅里的蛇肉,也不是说不敢,总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